鼻衄

望诊 耳鼻喉科疾病 中医学 中医病证名 望五官 中医症状名 中医诊断学 血证 中医五官科 常见病饮食疗法 常见病方药治疗 常见病耳针疗法 中医内科学 中医常见病 常见病针灸治疗 鼻衄 中医鼻科 中医耳鼻喉科学

目录

1 拼音

bí nǜ

2 英文参考

epistaxisnasal hemorrhage[21世纪双语科技词典]

epistaxis[中医药学名词审定委员会.中医药学名词(2004)]

epistaxis[中医药学名词审定委员会.中医药学名词(2010)]

nose bleeding[中医药学名词审定委员会.中医药学名词(2013)]

3 中医·鼻衄

鼻衄(nose bleeding[1];epistaxis[2][3])为病证名[4]。见《备急千金要方》卷六。又称衄血(见《丹溪心法·咳血》)、鼻出血[5]鼻沥血(出《兰台轨范》卷五)。若出血不止则称鼻洪(见《大明诸家本草》)。是指以鼻出血为主要表现的鼻病鼻衄血证中最常见的一种。《黄帝内经素问》对此有丰富的论述。《黄帝内经灵枢·百病始生》:“阳络伤则血外溢,血外溢则衄血。”鼻衄多由火热迫血妄行所致,其中尤以肺热胃热肝火为常见[6]。另有少数病人,可由正气亏虚,血失统摄引起。中老年人反复鼻衄者,应注意排除鼻咽肿瘤[7]

古人根据病因症状不同对鼻衄有不同命名。“鼻衄”之证名,见于《备急千金要方》卷六。《诸病源候论》有伤寒鼻衄时气鼻衄热病鼻衄温病鼻衄虚劳鼻衄等。《三因极一病证方论》有五脏衄酒食衄折伤衄等。伤寒太阳病的“红汗”、妇科病的“经行衄血”(或称“倒经”)也都属于鼻衄的范畴。鼻衄严重者,又称“鼻洪”或“鼻大衄”。

鼻衄可见于西医的鼻病、高烧病证、血液病风湿高血压动脉硬化肝硬化、多种传染病

3.1 定义

病名鼻衄是指以鼻出血为主要表现的鼻病

病名鼻衄是以鼻中出血为主要表现的血证

症状鼻衄是指鼻内出血的表现。

3.2 鼻衄病因病机

鼻衄多由肺热胃火肝阳上亢虚火上炎等,致血热妄行而发为鼻衄

黄帝内经灵枢·百病始生》:“阳络伤则血外溢,血外溢则衄血。”鼻衄的产生也是各种原因引起鼻部阳络损伤的结果[8]

诸病源候论》卷二十九:“腑脏有热,热乘血气,血性得热即流溢妄行,发于鼻者,为鼻衄。”

证治准绳·杂病》:“衄者,因伤风寒暑湿,流动经络,涌泄于清气道中而致者,皆外所因。积怒伤肝、积忧伤肺、烦思伤脾失志伤肾、暴喜伤心,皆能动血,随气上溢所致者,属内所因。饮酒过多,啖炙煿辛热,或坠车马伤损致者,皆非内、非外因也。”

临床上,鼻衄与肺、胃、肝、肾、脾关系较密切:

3.2.1 肺经热盛

外感风热燥热之邪,首先犯肺,邪热循经,上壅鼻窍,热伤脉络,血液妄行,溢于鼻中,故为鼻衄

外科正宗》卷四:“鼻中出血,乃肺经火旺,迫血妄行,而从鼻窍出。”

3.2.2 胃热炽盛

胃经素有积热,或因暴饮烈酒,过食辛燥,以致胃热炽盛,火热内燔,循经上炎,损伤中阳络,血随热涌,妄行于脉外,而为鼻衄

寿世保元》卷四:“衄血者,鼻中出血也,阳热沸郁,致动胃经胃火上烈,则血妄行,故衄也。”

三因极一病证方论》卷九:“病者饮酒过多,及啖炙煿五辛热食,动于血,血随气溢,发为鼻衄,名酒食衄。”

3.2.3 肝火上逆

情志不遂,肝气郁结,久郁化火,或暴怒伤肝肝火上逆,血随火动,蒸迫鼻窍,脉络受损,血液外溢,发为鼻衄

疡科心得集》:“有因七情所伤,内动其血,随气上溢而致。”

3.2.4 肝肾阴虚

房劳过度,耗伤肾精,或久病伤阴,肝肾不足,水不涵木,肝不藏血,虚火上炎血液升腾,溢于清窍,而为鼻衄

《证因脉治》卷二;“或房劳伤肾,阴精不足,水中火发,或恼怒伤肝肝火易动,阴血隧火上升,错经妄越,则内伤衄血之症作矣。”

景岳全书》卷三十也;“衄血虽多由火,而惟于阴虚者为尤多,正以劳损伤阴,则水不制火,最能动冲任阴分之血”。

3.2.5 脾不统血

久病不愈,忧思劳倦饮食不节损伤脾气脾气虚弱,统血失司,气不摄血血不循经脱离脉道,渗溢于鼻,而致鼻衄

3.3 鼻衄症状

鼻衄可见于鼻病、高烧病证、血液病风湿高血压动脉硬化肝硬化、多种传染病

临床上,因肺热上壅所致者,症见鼻衄鼻干,咳呛少痰、口干多伴发热

胃火鼻衄常兼口渴引饮、烦躁口臭便结等;

虚火鼻衄则时作时止,伴口干少津、潮热盗汗头晕失眠等。

3.4 需要鼻衄相鉴别的疾病

临床上,必须排除其他部位的出血经由鼻腔流出者,切忌将肺、胃、咽喉出血误诊鼻衄

3.5 鼻衄辨证治疗

3.5.1 热邪犯肺/肺经热盛

鼻衄·热邪犯肺证(epistaxis with syndrome of heat pathogen invading lung)是指热邪犯肺,迫血妄行,以鼻燥衄血口干咽燥,或身热咳嗽痰少,舌红,苔薄,脉数等为常见症的鼻衄证候

鼻衄·肺经风热证(nose bleeding with pattern of wind-heat in lung channel)是指肺经风热,以鼻中出血,点滴而下,色鲜红,量不甚多,鼻腔干燥灼热感,伴有鼻塞涕黄、咳嗽痰少、口干身热舌质红,苔薄白而干,脉数或浮数等为常见症的鼻衄证候

3.5.1.1 症状

鼻燥衄血,点滴而出,血色鲜红,量不甚多,鼻腔干燥灼热感,兼有鼻塞涕黄、咳嗽痰少、口干身热舌质红,苔薄白而干,脉数或浮数。[9]

3.5.1.2 证候分析

燥热伤肺血热妄行,上溢清窍:鼻为肺窍,肺内积热,耗伤肺阴血热妄行,上循清窍,热邪灼伤鼻窍脉络,则鼻燥衄血。气热则血热血热则血色鲜红。邪热在表,故出血不多,点滴而出。若风热上受,表卫受遏,则身热咽痛肺气上通于鼻,肺热盛,伤及肺津,则口鼻干燥咳嗽痰少。热邪犯肺,肺气不宣,则咳嗽痰少。舌尖边红,脉数为肺脏有热,邪热在表,故脉浮。

3.5.1.3 治法

清泄肺热凉血止血

疏风清热,凉血止血

3.5.1.4 方药治疗

可用桑丹泻白散加减治疗。

可用桑菊饮[备注]桑菊饮(《温病条辨》):桑叶菊花连翘薄荷桔梗杏仁芦根甘草加减治疗:方中以桑叶菊花薄荷连翘辛凉轻透,宣散风热桔梗杏仁甘草宣降肺气利咽止咳;苇根清热生津。可加丹皮茅根旱莲草侧柏叶凉血止血肺热盛而无表证者,去薄荷桔梗,加黄芩栀子清泄肺热。阴伤较甚,口、鼻、咽干燥显著者,加玄参麦冬、生地养阴润肺。

可用桑菊饮[备注]桑菊饮(《温病条辨》):桑叶菊花桔梗连翘杏仁甘草薄荷芦根丹皮白茅根山栀炭等进行治疗:方中以桑菊饮清热宣肺丹皮白茅根山栀凉血止血

3.5.1.5 食疗
3.5.1.5.1 推荐食材

鼻衄·热邪犯肺证患者建议食用桑叶菊花薄荷杏仁桔梗芦根芦笋等。

3.5.1.5.2 推荐食疗

1.芦根茶(《偏方大全》):芦根100g切小段,鲜萝卜200g切小块,葱白7茎,青橄榄7个拍碎,再加入适量水,煎汤代茶饮

2.桑叶止血茶(《圣济总录》):桑叶焙干研末,5g,绿茶3g,用沸水冲泡或加水煎煮。

3.薄荷粥(《医余录》):鲜薄荷30g洗净入锅,加水适量,煎熬取汁粳米100g洗净,武火烧沸,再用文火煮粥,最后加入冰糖薄荷汁。

3.5.1.6 针灸治疗
3.5.1.6.1 方一

选穴:以手太阴肺经穴为主。取少商迎香风池合谷孔最穴。手太阴手阳明表里,取迎香合谷少商泻肺热。风池疏风清热。孔最手太阴郄穴,善治鼻衄

随证配穴咽喉痛、咳嗽发热者,加尺泽天府

刺灸方法:针用泻法。少商迎香点刺出血

3.5.1.6.2 方二

迎香合谷风府上星等穴为主。加少商艾灸涌泉隐白

3.5.2 胃热炽盛/胃火炽盛

鼻衄·胃火炽盛证(nose bleeding with stomach fire blazing pattern)是指胃火炽盛,以鼻中出血量多,血色深红,伴身热口渴便秘舌质红,苔黄厚而干,脉洪数或滑数等为常见症的鼻衄证候

鼻衄·胃火炽盛证(epistaxis with syndrome of blazing stomach fire)是指胃热炽盛,迫血妄行,以鼻衄,或齿衄,血色鲜红,口渴欲饮,鼻干口干臭秽,烦躁便秘舌红,苔黄,脉数等为常见症的鼻衄证候

3.5.2.1 症状

患者鼻衄,或兼齿衄,鼻中出血量多,血色鲜红或深红,鼻内干燥口干口臭,烦渴引饮,烦躁牙宣大便燥结小便短赤,舌质红,苔黄厚而干,脉洪数或滑数。

3.5.2.2 证候分析

胃火上炎,迫血妄行:足阳明胃之经脉上交鼻頞,齿龈阳明经脉所过之处,胃热炽盛,火热内燔,循经犯鼻,热迫血行,故致鼻衄齿衄,因阳明之火最盛,放血量多,色鲜红或深红。胃火消灼胃津,故致鼻干口干口臭,烦渴引饮,大便燥结小便短赤,苔黄厚而干。胃热忧心则致烦躁舌红,苔黄,脉数均为胃热炽盛之征。

3.5.2.3 治法

胃泻火,凉血止血

3.5.2.4 方药治疗

可用玉女煎[备注]玉女煎(《景岳全书》):石膏熟地黄麦冬知母牛膝加减治疗:方中石膏知母胃泻火;地黄麦冬养阴清热牛膝引血下行。可加茅根大蓟小蓟藕节之类凉血止血。热势甚者,加山栀丹皮黄芩清热泻火大便秘结生大黄通腑泻热。阴伤较甚,口渴舌红苔少、脉细数者,加天花粉石斛玉竹养胃生津

可用犀角地黄汤[备注]犀角地黄汤(《备急千金要方》):犀角生地黄牡丹皮芍药石膏知母进行治疗,大便燥结者加大黄瓜蒌仁通腑泄热

因鼻中出血而使营血耗伤,故出血多者,每见血虚之象,如面色苍白心悸神疲、脉细等,故除按以上辨证用药外,可配合和营养血之法,适当加入黄精首乌桑椹子、生地等养血之品。若因阴血耗伤,涉及阳气,以致阳气衰微者,应用补气摄血之法,救逆扶危,选用独参汤参附汤

3.5.2.5 食疗
3.5.2.5.1 推荐食材

鼻衄·胃火炽盛证患者建议食用牛膝、藕、麦冬地黄瓜蒌根、天花粉等。

3.5.2.5.2 推荐食疗

1.茅根藕节茶(《常用药用食物》):藕节5根,白茅根30g洗净,放锅内加水煎煮,煮沸20分钟后取汁倒入碗内,放人白糖。

2.麦冬粥:麦冬粥(《食鉴本草》):麦冬20g,粳米100g。先将麦冬取汁液,与粳米一同煮粥。每日1次,7天为1个疗程。

3.生地黄粥(《饮膳正要》):鲜生地黄100g切细,加水煮30分钟,取汁,再煮一次,取汁约200mL;粳米100g洗净,先武火煮沸,转文火熬至粥成时加入药汁搅拌均匀。

3.5.2.6 针灸治疗
3.5.2.6.1 方一

选穴:以足阳明胃经穴为主。取内庭二间巨髎上星天枢穴。二间内庭分别为手足阳明经的荥穴,功善泻热。胃经巨髎主治鼻衄。阳热亢盛,迫血妄行,故取督脉上星以泻上亢之热邪天枢穴属胃经,又为大肠募穴,泻之通腑去实。

随证配穴衄血不止者,加大椎囟会。因急躁恼怒诱发者,加内关膻中

刺灸方法:针用泻法。上星巨髎点刺出血

3.5.2.6.2 方二

迎香合谷风府上星等穴为主。加内庭艾灸涌泉隐白

3.5.3 心火炽盛

鼻衄·心火炽盛证(nose bleeding with blazing heart fire pattern)是指心火炽盛,以鼻血外涌,血色鲜红,鼻黏膜红赤,伴有面赤心烦失眠身热口渴、口舌生疮、大便秘结小便黄赤、甚则神昏谵语舌质红绛,少苔,脉细数等为常见症的鼻衄证候

3.5.3.1 症状

鼻血外涌,血色鲜红,鼻黏膜红赤,伴有面赤心烦失眠身热口渴、口舌生疮、大便秘结小便黄赤、甚则神昏谵语舌质红绛,少苔,脉细数。

3.5.4 肝火上炎

鼻衄·肝火上炎证(nose bleeding with pattern of liver fire flaring upward)是指肝火上炎,以鼻衄暴发,量多,血色深红,鼻黏膜色深红,伴有头痛头晕耳鸣口苦咽干胸胁苦满、面红目赤烦躁易怒,舌质红,苔黄,脉弦数等为常见症的鼻衄证候

鼻衄·肝火上炎证(epistaxis with syndrome of flaring up liver fire)是指肝火上炎,迫血妄行,以鼻衄头痛目眩耳鸣烦躁易怒,两目红赤,口苦舌红,脉弦数等为常见症的鼻衄证候

3.5.4.1 症状

患者鼻衄暴发,量多,血色深红,鼻黏膜色深红,伴有头痛头晕目眩耳鸣烦躁易怒,两目红赤,口苦咽干胸胁苦满舌质红,苔黄,脉弦数。

3.5.4.2 证候分析

肝藏血气郁化火肝火上逆,火邪迫血外溢,故见鼻衄量多,色深红。火热迫血上溢清窍,故致鼻衄肝火上炎,扰于清窍,故致头痛目眩耳鸣口苦肝开窍于目肝火上乘,故两目红赤。肝气郁结气机不舒,故胸胁苦满,急躁易怒。舌质红,苔黄,脉弦数为肝经实火之象。

3.5.4.3 治法

清肝泻火凉血止血

3.5.4.4 方药治疗

可用龙胆泻肝汤[备注]龙胆泻肝汤(《兰室秘藏》):龙胆草泽泻木通车前子当归柴胡生地黄(近代方有黄芩栀子加减治疗:方中以龙胆草柴胡栀子黄芩清肝泻火木通泽泻车前子利湿热;生地、当归甘草滋阴养血,泻中有补,清中有养。可酌加白茅根蒲黄大蓟小蓟藕节凉血止血。若阴液亏耗,口鼻干燥舌红少津,脉细数者,可去车前泽泻当归。酌加玄参麦冬女贞子旱莲草养阴清热

可用龙胆泻肝汤[备注]龙胆泻肝汤(《医宗金鉴》):龙胆草栀子黄芩泽泻木通车前子当归柴胡生地黄甘草羚羊角玫瑰花进行治疗,另外可酌情加犀角、生石膏黄连竹茹青蒿等以清泻上炎之火。

3.5.4.5 食疗
3.5.4.5.1 推荐食材

鼻衄·肝火上炎证患者建议食用当归青黛菊花绿萼梅枸杞苗、玫瑰花夏枯草等。

3.5.4.5.2 推荐食疗

1.玫瑰花茶(《本草纲目拾遗》):干玫瑰花6~10g,红糖适量。将玫瑰花放入茶杯中,用开水冲泡,温浸10分钟后即可引用,代茶饮

2.绿萼梅茶(《河北中药手册》):绿萼梅5g,用沸水冲泡,加入冰糖适量,代茶饮

3.枸杞蒸鸡(《中国食疗大全》):母鸡内脏洗净,枸杞洗净装进鸡腹内,放蒸锅内,加入葱、姜、料酒、盐、味精等,隔水蒸2小时。

3.5.4.6 针灸治疗

迎香合谷风府上星等穴为主。加太冲太溪艾灸涌泉隐白

3.5.5 脾不统血

鼻衄·脾不统血证(nose bleeding with pattern of spleen failing to control blood)是指脾不统血,以鼻衄常发,渗渗而出,色淡红,量或多或少,鼻黏膜色淡,伴面色无华、少气懒言、神疲倦怠、食少便溏,舌淡苔白,脉缓弱等为常见症的鼻衄证候

鼻衄·气血两虚证(epistaxis with syndrome of deficiency of both qi and blood)是指气血亏虚,气不摄血,以鼻衄,或齿衄肌衄神疲乏力面色晄白,头晕耳鸣心悸,夜寐不宁,舌淡,脉细无力等为常见症的鼻衄证候

3.5.5.1 症状

鼻衄常发,渗渗而出,或兼齿衄肌衄,血色淡红,量或多或少,鼻黏膜色淡,伴面色无华、少气懒言、神疲倦怠懒言、食少便溏耳鸣心悸,夜寐不宁,舌淡苔白,脉缓弱。

3.5.5.2 证候分析

脾气虚气不摄血,故血渗渗而出,甚或齿衄肌衄。因无热象,故血色淡。气血亏虚,失于温煦濡养,脑海失养则头晕耳鸣。心失所养则心悸四肢百骸失养则神疲乏力气血虚不荣于面,故面色不华。脾虚运化失健,故饮食减少,神疲懒言。气血不足,血脉不充,故致舌淡,脉细无力。舌淡苔薄,脉缓弱均是脾虚气弱之象。

3.5.5.3 治法

健脾益气,摄血止血

补气摄血。

3.5.5.4 方药治疗

可选用归脾汤[备注]归脾汤(丸)(《严氏济生方》):白术茯神黄芪龙眼肉酸枣仁党参炙甘草当归远志木香生姜,加侧柏叶地榆等进行治疗。

可用归脾汤[备注]归脾汤(《严氏济生方》):党参黄芪白术茯神酸枣仁龙眼、术香、炙甘草当归远志生姜大枣加减治疗:本方具有补养气血健脾养心及益气摄血的作用。可加仙鹤草阿胶茜草等加强其止血作用

因鼻中出血而使营血耗伤,故出血多者,每见血虚之象,如面色苍白心悸神疲、脉细等,故除按以上辨证用药外,可配合和营养血之法,适当加入黄精首乌桑椹子、生地等养血之品。若因阴血耗伤,涉及阳气,以致阳气衰微者,应用补气摄血之法,救逆扶危,选用独参汤参附汤

3.5.5.5 食疗
3.5.5.5.1 推荐食材

鼻衄·气血两虚证患者建议食用党参阿胶茯苓红枣牛肉猪肚莲子等。

3.5.5.5.2 推荐食疗

1.桂圆红枣汤(《中国食疗大全》):龙眼50g,红枣100g洗净,加水适量煎煮至熟烂,再加白糖,取汤饮。

2.大枣粥(《圣济总录》):大枣10~15个,粳米100g洗净,放入锅内,加水适量,武火烧沸,再用文火煮米烂成粥,加冰糖汁。

3.当归鸡(《中国食疗大全》):母鸡内脏当归洗净,包纱布放入鸡腹内,加葱、姜、盐、料酒味精,用小火煮烂,去当归食用。

3.5.6 肝肾阴虚

鼻衄·肝肾阴虚证(nose bleeding with liver-kidney yin deficiency pattern)是指肝肾阴虚,以鼻衄色红,量不多,时作时止,鼻黏膜色淡红而干嫩,伴口干少津、头晕眼花耳鸣五心烦热健忘失眠腰膝酸软、或颧红盗汗舌红少苔,脉细数等为常见症的鼻衄证候

鼻衄·阴虚火旺证(epistaxis with syndrome of exuberant fire due to yin deficiency)又称虚火鼻衄,是指阴虚火旺,迫血妄行,以鼻衄骨蒸潮热,口燥咽干烦躁失眠盗汗颧红便秘尿短,舌红少津,脉细数等为常见症的鼻衄证候

3.5.6.1 症状

患者鼻衄色红,量不多,时作时止,鼻黏膜色淡红而干嫩,伴口干咽燥少津,头晕眼花五心烦热失眠多梦健忘耳鸣心悸腰膝酸软、或颧红盗汗舌质嫩红或绛而少津,舌苔少,脉细数。

3.5.6.2 证候分析

虚火上炎,伤及鼻窍血络,故衄血量少,或时作时休。阴虚少津,故口干咽燥。虚火上扰清窍,故见头晕眼花耳鸣。水不济火,心肾不交,故失眠多梦心悸舌红、苔少、脉细数,均为阴虚火旺之象。

3.5.6.3 治法

滋阴降火止血

3.5.6.4 方药治疗

可用知柏地黄丸加减治疗。

3.5.6.5 针灸治疗
3.5.6.5.1 方一

选穴:以足少阴肾经穴为主。取太溪太冲三阴交素髎通天穴。足少阴原穴太溪足三阴经交会穴三阴交,以滋补肾阴而降肝火通天素髎主治鼻衄太冲清泻虚火

随证配穴梦魇夜惊者,加隐白神门

刺灸方法:针用平补平泻法

3.5.6.5.2 方二

迎香合谷风府上星等穴为主。加照海艾灸涌泉隐白

3.5.7 阴虚于下,阳浮于上

3.5.7.1 症状

阴虚于下,阳浮于上而鼻衄者,症见六脉浮大无力,两尺尤弱。

3.5.7.2 治法

宜引火归元,潜镇浮阳。

3.5.7.3 方药治疗

可用金匮肾气丸加减治疗。

3.6 外治法

鼻出血的病人,治疗上要遵照“急则治其标”之原则,使用各种止血方法,使鼻衄停止下来。常用的外用止血法如下:

(1)局部用云南白药止血

(2)以冷水浸湿的毛巾或水袋、冰袋敷于患者的前额或颈部。血液遇寒凉而凝泣,流动减缓,故可减其涌溢之势,而达止血目的。

(3)用手指揉按患者前发际正中线1~2寸处(上星囟会),或紧捏一侧或两侧鼻翼,以达止血目的。

(4)令病人双足浸于温水中,或以大蒜捣烂,敷于足底涌泉穴上。本法有引热下行减少上炎的作用,而协助止血

(5)香墨浓研,滴入鼻中。香墨有止血作用,可使出血停止。或可用滴鼻灵或1%~3%麻黄素液等滴鼻,也有协助止血作用

(6)用血余炭马勃百草霜田七末、云南白药等具有止血作用的药末吹入鼻腔,粘附于出血处,而达到止血目的。

(7)可用蒲黄血竭等为末,置入鼻内止血

(8)因外伤所致的鼻沥血,宜用棉片蘸药塞鼻止血

(9)可用棉花青黛粉塞入鼻腔止血

(10)可用湿棉条蘸塞鼻散百草霜15克,龙骨15克,枯矾60克,共研极细末)塞鼻等。

(11)可将血余炭马勃百草霜田七末、云南白药等具有止血作用的药末放在棉片上,贴于出血处,或填塞鼻腔

(12)用上述方法而未能止血者,可用明胶海绵凡士林纱条填塞患侧鼻腔。若仍未达止血目的,可行后鼻孔填塞止血法

3.7 鼻衄的其他疗法

3.7.1 耳针疗法

内鼻、肺、上屏尖、额等穴,中等刺激

内鼻、肺、胃、肾上腺、额、肝、肾。每次选2~3穴,捻转1~2min。每日1次。

3.8 注意事项及护理

鼻衄病情绪多较烦躁、紧张,因此,要安定病人的情绪,使其能够与医生密切配合,以迅速制止出血,是很重要的。止血操作时动作要轻巧,防止粗暴,以免加重损伤

遇有活动出血病人,要首先制止其出血然后才做必要的检查,以寻找出血原因,审因论治。必要时请其他科会诊。根治引起鼻衄的内科疾病。因热性疾病或鼻部癌症等所致者,当先治其主要疾病。

出血病人,一般可采用半卧位,既有助于止血,又便利于医生检查、操作。

针刺和艾灸治疗鼻衄有一定效果,但应注意病因治疗。

血液病引起者,禁用针刺和刺血法。

3.9 医案

执中母氏忽患鼻衄,急取药服,凡平昔与人服有效者皆不效。因阅《集效方》,云口鼻出血不止,名脑衄,灸上星50壮。尚疑头上不宜多灸,止灸7壮而止。次日复作,再灸14壮而愈。有人鼻常出脓血,予教灸囟会亦愈,则知囟会上星皆治鼻衄云。(针灸资生经

张××,男,34岁。因打喷嚏致鼻腔出血不止,当时自行压迫止血无效。即送往医院急诊,经五官检查未见异常。遂行鼻腔填塞压迫止血,仍无效,如将鼻孔阻塞则血从口出。患者面色苍白头晕目眩,又注射肾上腺素维生素K也未见有效果。经采用艾卷温和灸法,灸风府30min后,出血逐渐停止,1次即愈。观察1个月,未见复发。(针灸医学验集

3.10 鼻衄患者饮食禁忌

鼻衄患者禁忌大寒大热的食物,如葱、蒜、辣椒、生鱼蟹等,慎啤酒及各种冷饮。

鼻衄禁忌饮食辛燥刺激的食物,以免资助火热,加重病情。

3.11 鼻衄的预防

注意锻炼身体,预防感邪。

天气干燥时,饮服清润饮料;避免进食辛辣燥热食物。

在情志调节方面,尤忌暴怒。

除此要去除挖鼻习惯,避免鼻部损伤

3.12 关于血证

血证(blood disease、blood syndrome)为病证名[10]。见清·唐容川著《血证论》。是出血性疾病的统称。凡血液不循常道,或上溢于口鼻诸窍,或下泄于前后二阴,或渗出于肌肤所形成的疾患,统称为血证[11]。如吐血呕血咯血衄血便血尿血外伤出血、妇科经带胎产出血等。其中鼻衄齿衄咳血吐血便血尿血紫斑血证为内科所常见。

血证可由外感内伤的多种原因引起,而基本病机可以归纳为火热薰灼及气虚不摄两大类。在火热之中有实火虚火之分,在气虚之中有气虚及气损及阳之别。证候虚实方面,由火热亢盛所致者属实证;由阴虚火旺气虚不摄所致者属虚证。治疗血证主要应掌握治火、治气,治血三个基本原则。实火清热泻火虚火滋阴降火实证清气降气虚证补气益气。各种血证应酌情配伍凉血止血、收敛止血或活血止血的方药。

中医临床也有将血液系统疾病作血证专科者。

详见血证条。

4 西医·鼻衄

鼻衄又称鼻出血,是临床常见症状之一,多因鼻腔病变引起,也可由全身疾病所引起,偶有因鼻腔邻近病变出血鼻腔流出者。鼻出血多为单侧,亦可为双侧;可间歇反复出血,亦可持续出血出血量多少不一,轻者仅鼻涕中带血,重者可引起失血性休克;反复出血则可导致贫血。多数出血可自止。

鼻衄(epistaxis)颇为常见,一般可分为两类,由鼻局部原因所致的鼻衄和作为全身性疾病的局部表现之症状鼻衄。尤以症状鼻衄更为常见,其发病率约为前者的2倍。

局部因素引起的鼻衄大多为单侧性出血发生鼻中隔前部富于毛细血管动脉的部位(Kisselbach区)。此处组织弹性较低、遭受刺激时(如挖鼻、干燥粉尘等),粘膜血管容易破裂,导致出血。鼻粘膜溃疡鼻息肉鼻腔恶性肿瘤更是引起出血的原因。

症状鼻衄可见于血管和肾疾病(如血管壁损害、尿毒症等)。出血素质和某些传染病(如流感、麻疹白喉伤寒等)。遗传出血性末梢血管扩张症(Osler病)患者血管先天性薄弱,稍有扩张则可破裂出血

鼻衄出血部位大多数和在鼻中隔前下部的易出血区(Little 区),其原因如下:①鼻中隔前下部有鼻腭动脉、筛前动脉、上唇动脉鼻中隔支及腭大动脉分支相互吻合,形成网状血管丛(图1-11)。②鼻中隔前下部粘膜甚薄,血管极易损伤,且由于这些血管与软骨关系紧密,破裂后不易收缩。③鼻中隔前下部极易因挖鼻而损伤,而且容易遭受空气刺激,使粘膜干燥、结痂,干痂脱落时易发生出血。若鼻中隔有偏曲或距状突,这种情况更为常见。儿童鼻出血几乎全部发生鼻腔前部;青年人虽以鼻腔前部出血多见,但也有少数严重的出血发生鼻腔后部。40岁以上的中老年人鼻出血,常与高血压动脉硬化有关,出血部位见于鼻腔后部,位于下鼻甲后端附近的鼻咽静脉丛(Woodrff’s plexus)为鼻后部出血的较常见部位。

4.1 病因病理病机

西医认为鼻衄可由全身疾病如高热高血压血液病等引起,也可由局部因素如鼻内炎症肿瘤外伤等造成。

鼻衄的原因复杂,大致可分为两类:

4.1.1 局部原因

4.1.1.1 外伤

鼻及鼻窦外伤或手术、颅前窝及颅中窝底骨折。如鼻外伤筛窦骨折可引起筛前动脉破裂;颅底骨折损伤颈内动脉虹吸部,在颅底发生假性动脉瘤,进而侵蚀蝶窦外侧壁进入蝶窦,可导致严重的鼻出血,甚至危及生命。剧烈咳嗽或喷嚏、擤鼻、挖鼻、经鼻腔插管等也可引起鼻出血

4.1.1.2 气压性损伤

鼻腔鼻窦内气压突然变化,可致窦内粘膜血管扩张或破裂出血

4.1.1.3 鼻中隔偏曲

发生在嵴或距状突附近或偏曲的凸面,因该处粘膜较薄,易受气流影响,故粘膜干燥糜烂、破裂出血鼻中隔穿孔也常有鼻衄症状

4.1.1.4 炎症

①非特异性炎症干燥性鼻炎萎缩性鼻炎急性鼻炎、急性上颌窦炎等,常为鼻出血的原因。

特异性感染鼻结核鼻白喉鼻梅毒等,因粘膜溃烂,易致鼻出血

4.1.1.5 肿瘤

鼻咽纤维血管瘤鼻腔鼻窦血管瘤等,可致长期间断性鼻出血鼻腔鼻窦恶性肿瘤早期常鼻出血症状出血量一般不多,但可反复发生。晚期破坏大血管者,可引起致命性大出血

4.1.1.6 其他

鼻腔异物鼻腔水蛭,可引起反复大量出血。在高原地区,因相对湿度过低、而多患干燥性鼻炎,为地区性鼻出血的重要原因。

4.1.2 全身原因

4.1.2.1 血液疾病

血小板量或质的异常:如血小板减少性紫癜白血病再生障碍性贫血等。

凝血机制的异常:如血友病、大量应用抗凝血药物、纤维蛋白形成受阻、异常蛋白血症和胶原性疾病等。

4.1.2.2 急性传染病

如流感、鼻白喉麻疹疟疾猩红热伤寒传染性肝炎等,多因高热,鼻粘膜严重充血干燥,以致出血出血部位多在鼻腔前段。

4.1.2.3 心血管疾病

动脉压过高:如高血压动脉硬化症、肾炎、伴有高血压子痫等;其他如用力过猛、情绪剧烈波动、气压急剧改变(如高空飞行、登高山及潜水等),均可因一时性动脉压升高而发生鼻衄出血前可有预兆,如头昏头痛、鼻内血液冲击感等。

静脉压增高:如二尖瓣狭窄胸腔或纵隔和颈部巨大肿块肺气肿肺水肿支气管肺炎等。

4.1.2.4 维生素缺乏

维生素C、K、P及微量元素钙等缺乏时,均易发生鼻出血

4.1.2.5 化学药品及药物中毒

磷、汞、砷、苯等中毒,可破坏造血系统功能引起鼻衄。长期服用水杨酸药物,可致凝血酶原减少而易出血

4.1.2.6 内分泌失调

代偿性月经、先兆性鼻出血发生于青春发育期,多因血中雌激素含量减少,鼻粘膜血管扩张所致。

4.1.2.7 其他

遗传性出血性毛细血管扩张症,肝、肾慢性疾病以及风湿热等,也可伴发鼻出血

4.2 临床表现

鼻出血属于急症,应在最短时间内确定出血部位,判明出血原因,以便及时给予有效治疗。有些病因不明者,需在止血之后,再探查其原因。在询问病史时应迅速问清哪一侧先出血出血时的情况、过去发生鼻出血否、此次出血有无自觉病因,根据具体情况进行局部和全身检查出血发生鼻腔的任何部位,但以鼻中隔前下区最为多见,有时可见喷射性或搏动性小动脉出血鼻腔后部出血常迅速流入咽部,从口吐出。一般说来,局部疾患引起的鼻出血,多限于一侧鼻腔,而全身疾病引起者,可能两侧鼻腔内交替或同时出血

鼻出血发生于单侧,如发现两鼻孔皆有血液,常为一侧鼻腔血液向后流,由后鼻孔反流到对侧。出血不剧者,可用1~2%麻黄素棉片收缩鼻腔粘膜后,从先出血的一侧鼻寻找出血点,必须仔细检查,尤其是对鼻中隔前下部位,注意粘膜表面有无充血静脉曲张、糜烂溃疡等。有的通过前鼻镜检查不能发现出血部位,如出血不剧,可行后鼻镜或光导纤维鼻咽检查鼻窦出血血液常自鼻道或嗅裂流出。除了寻找出血点外,并作必要的全身检查测量血压血常规检查出血时间凝血时间测定、毛细血管脆性试验血小板计数等)。有时尚须与有关科室共同会诊,寻找病因

出血较剧,不允许从容地进行检查,应立即采取止血措施,并迅速判断是否有出血休克,同时要注意

1.休克时,鼻衄可因血压下降而自行停止,不可误认为已经止血

2.高血压鼻衄病人,可能因出血过多,血压下降,不可误认为血压正常。应注意病人有无休克前期症状脉搏快而细弱、烦躁不安、面色苍白口渴、出冷汗胸闷等。

3.要重视病人所诉出血量,不能片面依赖实验室检查。因在急性大出血后,其血红蛋白测定在短时间内仍可保持正常。

有时大量血液被咽下,不可误认为出血量不多,以后可呕出多量咖啡色胃内容物。

5 参考资料

  1. ^ [1] 中医药学名词审定委员会.中医药学名词(2013)[M].北京:科学出版社,2014.
  2. ^ [2] 中医药学名词审定委员会.中医药学名词(2010)[M].北京:科学出版社,2011.
  3. ^ [3] 中医药学名词审定委员会.中医药学名词(2004)[M].北京:科学出版社,2005.
  4. ^ [4] 李经纬等主编.中医大词典——2版[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4:1894.
  5. ^ [5] 高忻洙,胡玲主编.中国针灸学词典[M].南京: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2010:734.
  6. ^ [6] 张伯臾主编.中医内科学[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5:94-96.
  7. ^ [7] 石学敏主编.针灸治疗学[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98:246-248.
  8. ^ [8] 王德鑑主编.中医耳鼻喉科学[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5:47-49.
  9. ^ [9] 施洪飞,方泓主编.中医食疗学[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1986:103-104.
  10. ^ [10] 李经纬等主编.中医大词典——2版[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4:658.
  11. ^ [11] 张伯臾主编.中医内科学[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5:93-102.

治疗鼻衄的穴位

以下内容自动匹配而来,非人工筛,请自行鉴别

查看更多

治疗鼻衄的方剂

以下内容自动匹配而来,非人工筛,请自行鉴别

查看更多

治疗鼻衄的中成药

以下内容自动匹配而来,非人工筛,请自行鉴别

查看更多

鼻衄相关药物

以下内容自动匹配而来,非人工筛,请自行鉴别

查看更多
特别提示:本站内容仅供初步参考,难免存在疏漏、错误等情况,请您核实后再引用。对于用药、诊疗等医学专业内容,建议您直接咨询医生,以免错误用药或延误病情,本站内容不构成对您的任何建议、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