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府

经穴别名 中医学 针灸学 腧穴学

目录

1 拼音

rè fǔ

2 英文参考

Fēngmén BL12[中国针灸学词典]

Fēngchí GB20[中国针灸学词典]

3 概述

热府经穴别名[1]

4 风门的别名·热府

热府经穴别名,即风门。出《备急千金要方》。

穴位风门
汉语拼音Fengmen
罗马拼音Fengmen
美国英译名Windy Door
各国代号中国BL12
日本12
法国莫兰特氏V12
富耶氏V12
德国B12
英国B12
美国BI12

风门经穴名(Fēngmén BL12)[2]。出《针灸甲乙经》。亦称风门热府,别名热府[3]。属足太阳膀胱经风门督脉足太阳膀胱经交会穴。风即风邪,门即门户,此穴居风邪易侵之处,且善治风邪为病,故名风门风门穴主治伤风咳嗽发热头痛目眩项强,胸背痛鼻塞多涕,发热头痛咳嗽哮喘,胸背彻痛,痈疽发背伤风感冒颈项强痛鼻流清涕咳嗽气喘,胸背疼痛呕吐黄疸水肿角弓反张发背,痈疽,现代又多用风门穴治疗流行性感冒支气管炎,支气管哮喘肺炎百日咳胸膜炎,荨麻疹,项背软组织劳损破伤风,背部痈疽,肩背组织疾患,遗尿等。风门穴常用灸法可预防一切外感病证[4]

4.1 风门穴的别名

风门热府热府(《针灸甲乙经》),左为风门、右为热府(《循经考穴编》)。

4.2 出处

针灸甲乙经》:在第二椎下两旁,各一寸五分。

4.3 穴名

风即风邪,门即门户,此穴居风邪易侵之处,且善治风邪为病,故名风门

风,为六淫之一;门,人所出入处为门。穴属膀胱膀胱主一身之表,是足太阳经、督脉会穴,为风邪出入之门户。《医经理解·穴名解》谓:“凡胸中风热,皆于此泻之。”《广雅·释言》:“风,气也。”故风并不单指风之邪气而言。穴在肺俞之上方,为肺气出入之所必由。用治风邪外感上气咳逆诸病,有双重意义。风门穴有疏散风寒、清热调肺之功,主治伤风感冒发热恶寒咳嗽头痛鼻流清涕,因名风门[5]

4.4 特异性

风门穴是足太阳膀胱经督脉交会穴

4.5 所属部位

背部[6]

4.6 风门穴的定位

标准定位:风门穴在背部,当第2胸椎棘突下,旁开1.5寸[7]

风门穴位脊柱区,当第二胸椎棘突下,旁开1.5寸。俯伏或俯卧取穴

风门穴在足太阳膀胱经中的位置.png

风门穴在足太阳膀胱经中的位置

风门穴在背部的位置.png

风门穴在背部的位置

风门穴的位置

风门穴在背部的位置

风门穴的位置

风门穴在背部的位置(肌肉

风门穴的位置

风门穴在背部的位置(骨骼内脏

4.7 风门穴的取法

俯卧位,在第二胸椎棘突下,督脉旁开1.5寸处取穴

风门穴位脊柱区,当第二胸椎棘突下,旁开1.5寸。俯伏或俯卧取穴

4.8 风门穴位解剖

风门穴下为皮肤、皮下组织斜方肌、小菱形肌、上后同锯肌、骶棘肌。有肋间动、静脉后支的内侧支。分布着第二、三胸神经后支的内侧皮支,深层为外侧支。皮肤由第一、二、三胸神经后支的内侧支分布斜方肌副神经支配;菱形肌肩胛神经支配,该神经由臂丛发出,由肩胛提肌前缘,经该肌和菱形肌的深面,沿肩胛骨的内侧缘下降,几达该骨下角,分支支配大、小菱形肌肩胛提肌针经上述结构后,可深至第二肋间结构,其胸腔相参应器官胸膜腔及肺,所以要掌握针刺的深度。

4.8.1 层次解剖

皮肤→皮下组织斜方肌菱形肌→上后锯肌→颈夹肌→竖脊肌

4.8.2 穴区神经血管

浅层有第2、第3胸神经后支的皮支及其伴行动静脉分布;深层有副神经肩胛神经、第2和第3胸神经后支及肩胛动脉分支分布[8]

布有第二、三胸神经后支的内侧皮支,深层为外侧支,并有第二肋间动、静脉后支的内侧支和颈横动脉降支通过。

4.9 风门穴的功效与作用

风门穴具有宣肺解表益气固表的功效。

风门穴有祛风解表,宣肃肺气作用

风门穴有疏散风寒、清热调肺之功,主治伤风感冒发热恶寒咳嗽头痛鼻流清涕,因名风门。本穴与督脉陶道相近,陶道喻其旋转也。凡物体转动,则必生风。风生则大气清凉,正合本穴能治诸般热证之意。本穴内应肺体,为呼吸气息出纳之道路,如旧式风匣前后风门养生家所称之“橐龠”也。

4.10 风门穴主治病

风门穴主治伤风咳嗽发热头痛目眩项强,胸背痛鼻塞多涕,发热头痛咳嗽哮喘,胸背彻痛,痈疽发背伤风感冒颈项强痛鼻流清涕咳嗽气喘,胸背疼痛呕吐黄疸水肿角弓反张发背,痈疽,现代又多用风门穴治疗流行性感冒支气管炎,支气管哮喘肺炎百日咳胸膜炎,荨麻疹,项背软组织劳损破伤风,背部痈疽,肩背组织疾患,遗尿等。

风门穴主治伤风咳嗽发热头痛目眩项强、胸背痛鼻塞多涕。

风门穴主治  发热头痛咳嗽哮喘项强,胸背痛

风门穴主治伤风咳嗽头痛发热,胸背彻痛,项强,痈疽发背等。

风门穴主治胸肺及项背部等疾患:如伤风感冒头痛发热颈项强痛鼻流清涕咳嗽气喘、胸背疼痛呕吐黄疸水肿角弓反张发背、痈疽等。

现代又多用风门穴治疗流行性感冒支气管炎、支气管哮喘肺炎百日咳胸膜炎、荨麻疹、项背软组织劳损等。

1. 呼吸系统疾病:支气管炎,肺炎哮喘百日咳

2. 外科系统疾病:破伤风,背部痈疽,胸膜炎;

3. 其它:感冒荨麻疹肩背组织疾患,遗尿等。

4.11 刺灸法

4.11.1 刺法

斜刺0.3~0.5寸。

一般向椎体方向斜刺0.5~0.8寸。

斜刺0.5~0.8寸,局部有酸胀感,可向肋间放散。

注意:本穴不能向前或向内直刺深刺,以免刺伤肺脏,引起气胸

4.11.2 灸法

可灸。

艾炷灸3~7壮;或艾条灸5~15分钟。

艾炷灸5~7壮,艾条温灸10~15分钟。

风门穴常用灸法可预防一切外感病证。

4.12 风门穴的配伍

风门肩井支沟,有舒筋通络镇痛的作用,主治肩背疼痛肋间神经痛

风门合谷外关,有解表清热的作用,主治发热咳嗽

风门肺俞大椎,治哮喘

风门尺泽合谷,治感冒

风门丰隆天突,治咳嗽气喘

风门曲池血海,有清热凉血作用,主治荨麻疹

风门曲池风池外关血海足三里,治荨麻疹

4.13 文献摘要

针灸甲乙经》:督脉足太阳之会。

针灸甲乙经》:风眩头痛、鼻不利、时嚏、清涕自出,风门主之。

针灸大成》:主发背痈疽,身热上气喘气,咳逆背痛风劳呕吐,多嚏,鼻鼽清涕伤寒头项痛目瞑胸中热卧不安

铜人腧穴针灸图经》:风门二穴,一名热府……伤寒颈项强,目瞑多嚏,鼻鼽清涕

针灸聚英》:风劳呕吐伤寒头项强目瞑胸中热

类经图翼》:此穴能泻一身热气,常灸之,永无痈疽疮疥等患。

针灸大成》:主上气喘气。

4.14 风门穴研究进展

4.14.1 对肺功能的影响

刺风门可调整肺的通气量,但发生效应较迟,需连续针刺1周,如获得效应,即使停针,仍可持续一定的时间。

4.14.2 治疗鼻炎

针挑风门治疗慢性鼻炎46例。结果痊愈24例,显效13例,好转6例,无效3例,总有效率为93.4%。

4.14.3 治疗咳嗽

刺风门加拔罐治疗顽固性咳嗽62例。取风门肺俞膈俞天突膻中,背部腧穴脊柱方向进针1.2寸;天突膻中常规操作,针后加拔火罐留罐5~10 min,每日1次,7次为一疗程。结果:痊愈58例,占93.5%;显效4例,占6.5%,全部有效。

4.14.4 治疗支气管哮喘

风门大杼,用化脓灸法治疗220例,有较好疗效。

5 风池·热府

热府经穴别名,即风池。见《针灸学》(南京)。

穴位风池
汉语拼音Fengchi
罗马拼音Fengchih
美国英译名Wind Pond
各国代号中国GB20
日本20
法国莫兰特氏VB20
富耶氏
德国G20
英国G20
美国GB20

风池经穴名(Fēngchí GB20)[9]。出《黄帝内经灵枢·寒热》。属足少阳胆经风池足少阳经、阳维脉交会穴[10]。风即风邪,池即池塘,此穴在枕骨下,局部凹陷如池,常为风邪侵入处,也是祛风要穴,故名风池风池穴主治头目、耳鼻、外感、神志等疾患:如头痛发热热病汗不出,颈项强痛头晕目赤肿痛迎风流泪雀目青盲面肿口鼻渊鼻衄耳鸣耳聋瘿气疟疾失眠癫狂痫,中风昏危,涎出不语,气厥肩背痛眩晕伤风感冒夜盲症落枕荨麻疹丹毒神经衰弱癫痫高血压甲状腺肿,电光性眼炎视神经萎缩,视物不明,鼻塞咽喉肿痛热病中风,现代又多用风池穴治疗流行性感冒神经头痛视网膜出血近视鼻炎神经耳聋流行性乙型脑炎脑卒中,脑动脉硬化无脉症甲状腺肿大,吞咽困难肩周炎中风后遗症足跟痛等。风池为治疗头,眼,耳,口,鼻,脑,神志疾患,上肢病的常用要穴

5.1 风池穴的别名

热府《针灸学》(南京))。

5.2 出处

黄帝内经灵枢·热病》:风池二。

5.3 穴名

风即风邪,池即池塘,此穴在枕骨下,局部凹陷如池,常为风邪侵入处,也是祛风要穴,故名风池

风,为六淫之一,百病之长。池,喻水之汇贮也。本穴为风邪入脑之冲,池喻为经气通过表浅之处,为风之所汇,穴在脑后,与风府相平,故曰风池

5.4 特异性

风池足少阳经、阳维脉交会穴

5.5 所属部位

[11]

5.6 风池穴的定位

标准定位:风池穴在项部,当枕骨之下,与风府相平,胸锁乳突肌斜方肌上端之间的凹陷处。

风池穴位于项后枕骨下两侧,当斜方肌上端和胸锁乳突肌之间凹陷中,与风府穴平高(《针灸甲乙经》)。

风池穴位于颈后区,枕骨之下,胸锁乳突肌上端与斜方肌上端之间的凹陷中。俯伏取穴

风池穴在足少阳胆经的位置

风池穴在项部的位置

风池穴的位置

风池穴在项部的位置(图出自《中国针灸学词典》)

风池穴的位置

风池穴在项部的位置

风池穴的位置

风池穴在项部的位置(肌肉

风池穴的位置

风池穴在项部的位置(骨骼神经血管

5.7 风池穴的取法

正坐或俯伏,在项后,与风府穴(督脉)相平,当胸锁乳突肌斜方肌上端之间的凹陷中取穴

风池穴位于颈后区,枕骨之下,胸锁乳突肌上端与斜方肌上端之间的凹陷中。俯伏取穴

正坐俯伏或俯卧位,在项后发际上1寸,当胸锁乳突肌斜方肌上端之间的凹陷中取穴;或于项部枕骨下两侧,横平风府胸锁乳突肌斜方肌两肌之间凹陷中取穴[12]

5.8 风池穴位解剖

风池穴下为皮肤、皮下组织、项筋膜、头夹肌、头半棘肌、头后大直肌与头上斜肌之间。皮肤由颈丛的枕小神经分布。项筋膜包绕项部浅、深层肌。针由皮肤、皮下组织穿项筋膜浅层,在胸锁乳突肌斜方肌之间入浅层的头夹肌,继进深层竖脊肌中的头最长肌和头半棘肌。项肌均由颈神经后支支配。第二颈神经后支可分为内外侧支。外侧支参与支配项肌,内侧支为皮支,称枕大神经。该神经由枕动、静脉伴行,在项筋膜的深面上行,约于上项线水平处,穿斜方肌附着点及项筋膜浅层,分支至颅后部的皮肤

5.8.1 层次解剖

皮肤→皮下组织斜方肌和乳突肌之间→头夹肌→头半棘肌→头后大直肌与头上斜肌之间。

皮肤→皮下组织→头夹肌→头半棘肌[13]

5.8.2 穴区神经血管

浅层有枕小神经分布;深层有枕大神经和枕动脉分布

布有枕小神经分支和枕动、静脉分支。

5.9 风池穴的功效与作用

风池穴具有平肝熄风祛风解毒,通利官窍的功效。

风池穴有醒脑开窍疏风清热、明目益聪的作用

古有“风从上受”之说,风池穴为风邪入侵之门户,具有散风解表疏风清热、平肝熄风、醒脑开窍调和气血通经活络之功效,为治风之要穴[14]

风池穴为足少阳阳维脉交会穴阳维脉维系诸阳经,主一身之表,又足少阳经和足厥阴经相表里,肝胆内寄相火,为“风木之脏”,极易化火动风,所以本穴的治疗特点是既治外风又治内风引起的各种病证。

足少阳之脉“起于目锐眦……循颈……至肩上”,其支脉,“从耳后入耳中……下加颊车,下颈,合缺盆”,故风池穴主目疾、颈项强痛耳病

足少阳之筋“上结于頄”故风池穴主鼻病

足少阳经别“散之上肝,贯心,以上挟咽”,故风池穴主咽喉肿痛,且因心主神明而主不寐癫痫

风池穴系胆经三焦经阳维脉会穴,有疏风解热、清头开窍之功,乃风邪窝积之所,为明目益聪的重要腧穴。多用泻法,治症颇多,如寒热病、汗不出、偏正头风、目眥赤痛、目昏耳塞,凡属外风内火头项诸痛,俱可取之。

5.10 风池穴主治病

风池穴主治头目、耳鼻、外感、神志等疾患:如头痛发热热病汗不出,颈项强痛头晕目赤肿痛迎风流泪雀目青盲面肿口鼻渊鼻衄耳鸣耳聋瘿气疟疾失眠癫狂痫,中风昏危,涎出不语,气厥肩背痛眩晕伤风感冒夜盲症落枕荨麻疹丹毒神经衰弱癫痫高血压甲状腺肿,电光性眼炎视神经萎缩,视物不明,鼻塞咽喉肿痛热病中风,现代又多用风池穴治疗流行性感冒神经头痛视网膜出血近视鼻炎神经耳聋流行性乙型脑炎脑卒中,脑动脉硬化无脉症甲状腺肿大,吞咽困难肩周炎中风后遗症足跟痛等。风池为治疗头,眼,耳,口,鼻,脑,神志疾患,上肢病的常用要穴

风池穴主治头目、耳鼻、外感、神志等疾患:如头痛发热热病汗不出、颈项强痛头晕目赤肿痛迎风流泪雀目青盲面肿口鼻渊鼻衄耳鸣、耳聋瘿气疟疾失眠癫狂痫、中风昏危、涎出不语、气厥肩背痛等。

风池穴主治头痛眩晕伤风感冒鼻渊鼻衄目赤肿痛迎风流泪夜盲症耳鸣耳聋颈项强痛落枕荨麻疹丹毒;以及神经衰弱癫痫高血压甲状腺肿,电光性眼炎视神经萎缩等。

风池穴主治头痛眩晕,口呙,目赤肿痛,视物不明,鼻塞鼻衄鼻渊耳鸣咽喉肿痛颈项强痛感冒热病失眠癫痫中风

风池穴主治头痛眩晕目赤肿痛鼻渊鼻衄耳鸣、耳聋颈项强痛感冒癫痫中风热病疟疾瘿气

现代又多用风池穴治疗流行性感冒神经头痛视神经萎缩视网膜出血电光性眼炎近视鼻炎神经耳聋神经衰弱高血压癫痫流行性乙型脑炎等。

本穴为治疗头、眼、耳、口、鼻、脑、神志疾患,以及上肢病的常用要穴

1.循环系统疾病:脑卒中高血压,脑动脉硬化无脉症

2.五官系统疾病:电光性眼炎视网膜出血视神经萎缩鼻炎耳聋耳鸣甲状腺肿大,吞咽困难

3.精神神经系统疾病:癫痫失眠

4.运动系统疾病:落枕肩周炎中风后遗症足跟痛

5.其它:感冒

5.11 刺灸法

5.11.1 刺法

鼻尖方向直刺0.5~1寸。

一般向对侧眼窝内下缘方向,略斜向下刺入1.0~1.5寸,或向对侧风池穴透刺,勿向对侧眼窝外上方斜刺过深,以防刺入颅腔脊髓腔。

鼻尖方向斜刺0.8~1.2寸,局部酸胀感明显,易扩散

平刺风府穴,深部为延髓,必须严格掌握针刺角度与深度。

多用泻法。

注意风池穴深部中间为延髓,针刺时应严格注意掌握进针的方向、深度,针刺时不超过1.5寸,不能深刺,以免伤及延髓,造成不良后果。

5.11.2 灸法

可灸。

温针灸3~5壮,艾条灸10~20分钟。

5.12 风池穴的配伍

风池大椎后溪,有祛风活络止痛的作用,主治颈项强痛

风池睛明太阳太冲,有明目止痛的作用,主治目赤肿痛

风池阳白颧髎颊车,有行气活血作用,主治口眼歪斜

风池大椎肩井外关后溪合谷,治颈项强痛

风池大椎合谷曲池,治感冒发热

风池睛明太阳合谷太冲,治目赤肿痛

风池攒竹阳白颧髎地仓颊车合谷,治口眼呙斜。

风池神门丰隆太冲合谷,治痫证

5.13 文献摘要

针灸甲乙经》:足少阳阳维之会。

针灸甲乙经》:颈痛,项不得顾,目泣出,多眵䁾,鼻鼽衄,目内眦赤痛,气厥,耳目不明,喉痹伛偻引项筋挛不收,风池主之。

备急千金要方》:主喉咽偻引项挛不收。

外台秘要》:千金疗疟灸法,灸风池二穴三壮。

外台秘要》:寒热癫疾僵仆温热病汗不出,头眩痛,瘤疟,颈项痛不得顾,目泪出,欠气多,鼻鼾衄,目内眦赤痛,气发耳塞,目不明,喉痹伛偻引项筋挛不收。

针灸大成》:主洒淅寒热伤寒温病汗不出,目眩苦,偏正头痛,㾬疟颈项如拔,痛不得回顾。目泪出,欠气多,鼻鼽衄,目内眦赤痛,气发耳塞,目不明,腰背俱疼,腰伛偻引颈筋无力不收,大风中风,气塞涎上不语,昏危,瘿气

医宗金鉴》:肺受风寒,及偏正头痛

通玄指要赋》:头晕目眩,要觅于风池

席弘赋》:风府风池寻得到,伤寒百病一时消。

5.14 研究进展

5.14.1 治疗脑卒中后假性延髓性麻痹

风池廉泉风池针向喉结,震颤深入2.5寸,施小幅度高频率捻转补法,施针1 min左右,以咽喉麻胀为宜,留针30 min。廉泉针刺时用2.5寸毫针咽喉方向刺入,进针1.5~2寸,施以捻转手法,施针1~3 min,留针30 min,针感舌根部有胀麻感向舌尖放射,咽喉部有痒感为度。每日1次,10次为一疗程,3个疗程无效者终止治疗。共治疗32例,痊愈16例,有效13例,无效3例,总有效率为90.6%。

5.14.2 治疗中风吞咽障碍

风池翳风廉泉患者坐位侧卧位,针刺风池(双侧),针向喉结,震颤进针2.5~3寸,施捻转补法,施针1~2 min,以咽喉部麻胀为度;针刺翳风(双侧),针向对侧翳风进针2.5~3寸,操作手法及施手法时间同风池;针刺廉泉,针向舌根直刺1.2~1.5寸,有麻胀感时停止进针,施捻转泻法1~2 min。均留针20~30 min。每日1次,10次为一疗程,间隔2d进行下一疗程,3个疗程后评价疗效。共治疗64例,临床治愈24例,显著进步32例,进步6例,无变化2例,总有效率为96.9%。

5.14.3 治疗经前期紧张综合征

风池哑门患者取俯伏坐位腧穴局部消毒后,风池鼻尖方向斜刺1~1.5寸,施捻转泻法,强刺激得气后连续捻转2 min使针感尽量上行至头部,然后留针20 min,每5 min行针一次;哑门向下斜刺0.8~1.2寸,手法风池出针后,医者将艾条的一端点燃,对准施灸腧穴,约距50 mm进行悬灸,以舒适热感、腧穴皮肤红润为宜,每穴灸15 min。从月经来潮前出现临床症状开始针灸至经来停止。针灸每日1次,连续治疗2个月。共治疗100例,痊愈58例,显效31例,无效11例,总有效率为89.0%。

5.14.4 治疗颈性眩晕

风池天柱(双侧),丹参注射液10 mL。患者俯卧,常规消毒后,用一次性注射器抽取丹参注射液10 mL,快速进针风池针尖向对侧眼球方向进针3 cm,回抽无血,缓慢推入药物天柱垂直进针3 cm,左右取穴,每穴2.5 mL。注射完毕后,以无菌棉签压针孔片刻,嘱患者休息5~10 min再起床。隔日1次,10次为一疗程。共治40例,临床治愈18例,显效11例,有效9例,无效2例,总有效率为95.0%。

5.14.5 对假延髓性麻痹患者经颅多普勒(TCD)超声的影响

将97例确诊为假延髓性麻痹患者随机分为观察组和对照组,分别给予针刺风池透风池廉泉,以及康容(吡拉西坦氯化钠注射液静脉滴注加假针刺法治疗,1个月后对治疗前后的TCD结果进行比较分析。结果:两组临床症状积分疗效比较有显著性差异(P<0.01)。与治疗前比较,对照组左、右椎动脉收缩期峰值流速(vs)及左椎动脉平均流速(vm)明显增加,基底动脉血流搏动指数(PI)明显下降(P<0.05)。观察组椎基底动脉的vs和vm都有显著增加(P<0.05,P<0.01),PI显著降低(P<0.05),与对照组比较,大部分指标有显著性差异。结论:针刺风池透风池廉泉能提高椎基底动脉的血流速度,有利于双侧皮质延髓束损害的恢复及假延髓性麻痹症状康复

5.14.6 对脑缺血再灌注后大鼠脑组织内乙酰胆碱酯酶(AChE)活性的影响

每日电针百会”、“风池”、“大钟”及“足三里”30 min,连续治疗7d和14 d,采用疏密波频率2~20 Hz,强度2A。结果:电针治疗可有效预防脑缺血再灌注引起的AChE活性下降。在实验第14日时,脑缺血再灌注大脑皮质的AChE活性已明显恢复,海马AChE活性虽未完全恢复,但也较第7日时有明显回升。结论:电针能提高大鼠海马大脑皮质内的AChE活性,从而可对抗脑缺血再灌注所致的脑损伤

5.14.7 脑血流速的影响

选择病情稳定中风患者40例,随机分为2组,每组20例。两组均采用相同的针灸协定方治疗(口眼呙斜、言语不利者,取地仓颊车承泣阳白攒竹廉泉;下肢瘫痪者,取阳陵泉足三里三阴交太溪解溪昆仑;上肢瘫痪者,取肩髑、曲池外关合谷后溪。以上均为患侧取穴),治疗组另加针刺风池、风府,均以1个月为一疗程。针刺前后以经脑彩超检查患者血管流速,比较两种治法患者脑血流速的影响,并通过日常生活活动( ADL)能力分级法评定日常生活活动能力比较针刺组的治疗效果。结果:两组均能改善中风患者的ADL指数积分,但治疗组明显优于对照组(P<0.05)。治疗组针刺风池、风府前后,各条脑血管血流速度比较均有明显差异(P<0.05);针刺前后各条脑血管间血流速度变化程度比较无明显差异(P>0.05)。结论:针刺风池、风府能有效改善每条脑血管血流速,改善脑供血情况,提高中风后遗症患者日常生活活动能力

5.14.8 偏头痛大鼠硬脑膜微循环的影响

造模后30 min给予针刺,取“水沟”、“百会”、“风池”、“内关”,留针20 min。结果:针刺可以逐步收缩偏头痛大鼠异常扩张的微动脉,调整血管的舒缩功能,改善微循环血流量,增加病灶组织的血氧供应量。这应该是针灸缓解偏头痛的机制之一。

5.14.9 偏头痛患者的镇痛作用及对血浆β-内啡肽(β-EP)的影响

将纳入观察的偏头痛患者随机分为“少阳经”组和“阳明经”组,均采用针刺治疗,“少阳经”组选风池外关阳陵泉丘墟,“阳明经”组选头维偏历足三里冲阳。治疗4周后观察两组患者头痛程度、发作次数、持续时间和伴随症状的情况;并于治疗前后分别测定患者血浆β-EP含量及健康对照组人员的血浆β- EP含量。结果:“少阳经”组治疗4周后疼痛综合评分较治疗前有明显降低;治疗后β-EP含量升高,与治疗前比较有显著性差异(P<0.05)。结论:针刺治疗偏头痛具有较好的镇痛作用,机制可能与提高患者血浆β-EP含量有关。

5.14.10 治疗抑郁症临床疗效及对血清细胞因子的影响

采用随机对照法,将入选的100例抑郁症患者分为针刺组和药物组,每组50例。针刺组针刺内关三阴交风池百会,每日1次,每次20 min;药物组给予口服阿米替林,第1周每次25 mg,3次/d,根据疗效与患者出现药物不良反应情况酌情增减药量,平均日量150 mg。4周为1个观察周期。观察2组患者治疗前后汉密顿抑郁量表(HAMD)评分及血清细胞因子白细胞介素(IL) -1β、IL-2、IL-6、肿瘤坏死因子-α(TNF-α)的变化。结果:针刺组治疗第2周能使抑郁症患者的HAMD总分明显减少;治疗4周时针刺组的 HAMD因子分析改善优于药物组(P<0.05)。针刺组能明显降低IL1β、IL-2、IL-6、TNF-α的高表达水平。结论:针刺治疗可以有效改善抑郁症患者的HAMD评分,通过调节血清细胞因子水平而发挥治疗抑郁症作用

5.14.11 原发性高血压患者甲襞微循环的影响

将符合原发性高血压诊断标准并且中医辨证为“肝阳上亢”的患者32例,按照平肝潜阳的原则,采用单纯针刺方法,取双侧风池太冲涌泉太溪,每日1次。分别于治疗前及治疗15 d后测量血压和观察甲襞微循环,并选取15名健康志愿者作为对照。结果:治疗15 d后,32例原发性高血压患者的甲襞微循环血液流态积分、襻周状态积分、总积分,及血压均有明显改善,总有效率为84.0%。结论:针灸治疗原发性高血压,其机制可能与改善微循环状态,从而减小血管外周阻力有关。

5.14.12 降低脑震荡患者颅压

刺风池、足三里等穴可使脑震荡患者的颅压下降,具有较长的后效应

5.14.13 治疗高血压

刺风池等穴,治疗高血压患者,使血压下降,且可降低血清胆固醇含量及其与卵磷脂的比值。

5.14.14 提高视力

针刺本穴可使视力减弱者,普遍提高视力,用指针点刺梅花针叩刺对防治青少年近视眼有效。

5.14.15 治疗突眼症

有报道以风池上天柱天柱上五分)为主穴导气法足三里三阴交补法,有一定疗效。并对突眼症的瘀血状态、微循环血液流变学、血流动力学有明显改善。

5.14.16 治疗足跟痛

刺风池穴,治疗216例足跟痛,有较好效果。

5.14.17 治疗视神经萎缩

刺风池穴,治疗187只眼视神经萎缩患者,感传到眼区的73只眼。针感与疗效有关,针感到眼区者疗效好。

5.14.18 调节胃酸胃蛋白酶

据报道针刺风池穴,能使胃酸胃蛋白酶高者降低,低者升高。

6 参考资料

  1. ^ [1] 高忻洙,胡玲主编.中国针灸学词典[M].南京: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2010:560.
  2. ^ [2] 高忻洙,胡玲主编.中国针灸学词典[M].南京: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2010:153.
  3. ^ [3] 李经纬等主编.中医大词典——2版[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4:345.
  4. ^ [4] 王民集,朱江,杨永清主编.中国针灸全书[M].郑州:河南科学技术出版社,2012:229-230.
  5. ^ [5] 柴铁劬.针灸穴名解[M].北京: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09.
  6. ^ [6] 孙国杰主编.针灸学[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97:89.
  7. ^ [7] 中医药学名词审定委员会.中医药学名词(2004)[M].北京:科学出版社,2005.
  8. ^ [8] 孙国杰主编.针灸学[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97:77.
  9. ^ [9] 高忻洙,胡玲主编.中国针灸学词典[M].南京: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2010:154.
  10. ^ [10] 李经纬等主编.中医大词典——2版[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4:346.
  11. ^ [11] 孙国杰主编.针灸学[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97:118.
  12. ^ [12] 王民集,朱江,杨永清主编.中国针灸全书[M].郑州:河南科学技术出版社,2012:310-312.
  13. ^ [13] 孙国杰主编.针灸学[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97:111.
  14. ^ [14] 王民集,朱江,杨永清主编.中国针灸全书[M].郑州:河南科学技术出版社,2012:310-312.
特别提示:本站内容仅供初步参考,难免存在疏漏、错误等情况,请您核实后再引用。对于用药、诊疗等医学专业内容,建议您直接咨询医生,以免错误用药或延误病情,本站内容不构成对您的任何建议、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