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榜

中医药外传欧美

广告
广告
医学百科提醒您不要相信网上药品邮购信息!
特别提示:本文内容仅供初步参考,难免存在疏漏、错误等情况,请您核实后再引用。对于用药、诊疗等医学专业内容,建议您直接咨询医生,以免错误用药或延误病情,本站内容不构成对您的任何建议、指导。本站不出售任何药品、器械,也不为任何药品、器械类厂家提供宣传服务。药品类信息为研究性资料,仅供专业人士参考,请不要依据本站信息自行用药。

1 拼音

zhōng yī yào wài chuán ōu měi

2 概述

中国与西方交通,可溯及西汉张骞通西域,从“丝绸之路”起,东汉班超进一步开拓中国与阿拉伯国家的往来。中国的医药、炼丹术等曾多次传入阿拉伯,又通过阿拉伯,传到西方。中国医药外传欧美,据目前史料所及,可分下列三个阶段:

2.1 1840年以前

根据药物史记载,中国药物至少在公元10世纪已通过阿拉伯传到欧洲。宋代开宝元年(968年)设置舶市,公元971年在广州设置市舶司,当时中国药物经过市舶司,由阿拉伯人运至西方的已约有58种,其中植物药47种,包括人参茯苓川芎肉桂等(《宋会要》)。13世纪意大利马可勃罗(Marcopolo)在游记中记述他在马拉巴看到中国船运载的货物中有多种药材。他特别记述了大黄、肉桂等药,说唐古特满山是大黄。15~16世纪,葡萄牙等到广州、福建、浙江港口,运往欧洲的商品中有大黄、土茯苓桂皮等。中国的土茯苓曾被欧洲人当作治梅毒良药,称为“China root”。解剖学革新家维萨留斯(A. Vesalius,1514~1564年)曾论述此药,并用之治病。中国大黄在欧洲享有盛誉,荷兰名医布尔哈维(H. Boerhaave,1668~1738年) 曾得到中国大黄种子。17世纪耶稣会教士来华.卜弥格(M.Boym)用拉丁文写成《中国植物志》一书(1656年维也纳)。其中选择了《本草纲目》中的部分中药,但他的中医药文稿,被荷兰医生克莱尔(A. Cleyer)冒名后于1682年在德国出版,取名《中国医法举例》,其中有关于经络脏腑的木刻插图及30页记述289种中药李时珍《本草纲目》于18世纪已传到欧洲,1735年法人都哈尔德(Du Halde)的《中国史地年事录》的第三册中有《本草纲目》的法文译述,并介绍了人参、冬虫夏草海马三七等药。达尔文在其关于物种变异的研究著述中,间接引述了《本草纲目》中关金鱼变色的记述,并称之为中国的百科全书。法国植物学家勒姆萨(Abel Remsat)钻研中医药,并有著述。

脉学方面,卜弥格译述中医脉学、舌诊等,但未及出版而已死去。其关于脉学的文稿,先由法人哈尔文(R. P. Har-vieu)译成法文(1671年),取名《中医秘典》,后又有几种法文译本及意大利文本。法都哈尔德所编 《中国史地年事录》(1735年)第三册载有高阳生的《脉诀》的译述,并误以为该书是王叔和所作。17世纪末,英国名医弗洛伊尔(J. Eloyer)因受卜弥格译述的中医脉学的启发,致力于脉搏的研究,并把卜弥格译述的中医脉学译成英文,连同他所写《医生诊脉的表》一书于1707年出版。弗洛伊尔发明用表计数脉搏,其成就直接受中医脉学的影响。

人痘接种,欧洲17~18世纪天花猖獗。王孙贵族亦难幸免。我国人痘接种法,于1672年左右通过切尔克西亚(Circassia)人传到君士坦丁堡。俄国于1688年派人到北京学习人痘接种法。人痘法曾经俄国传到土耳其。1700年约瑟夫·李斯特(J.Lister)自中国厦门写信给英皇家学会马丁·李斯特(M.Lister)报告人痘接种及其效果,当时还有其他人也做了报告。住在君士坦丁堡的欧洲人已于1706年天花流行时,学到此法。1713年12月意大利医生蒂蒙尼(Emanuel Timoni) 向伦敦的伍德瓦尔德(Woodward)写信记述人痘接种法,后者于次年4月向皇家学会报告人痘法。1714年,希腊医生皮拉瑞尼(J. Pylarini)在威尼斯出版谈人痘法的文章,并在英皇家学会上宣谈。另有其它关于人痘法的报告送到欧洲,但皆未引起应有的重视。英驻君士坦丁堡史节夫人蒙塔古(Montagae)于1718年在当地天花流行时,用人痘法为其子接种,并于1721年返英时,带回此法。此后,人痘法在欧洲和美国,逐渐应用。法国著名思想家伏尔泰(Voltaire)提倡用人痘法。不止一次地在信件及文章中提到此法,说:“我听说一百年来中国人一直就有这种习惯(按指人痘接种),这是被认为全世界最聪明、最讲礼貌的一个民族伟大先例和榜样”等语。人痘接种法是贞纳(E·Jenner)牛痘接种预防天花的先声和启发,它甚至推动了医学统计学,它是近代免疫的先驱。

针灸方面,据传马可勃罗的一封信中谈到中国医疗用的针。17世纪针灸已被某些欧洲人注意。荷兰东印度公司的旁特最早记针术(1658年);另一职员布绍夫(H. Busschof)用艾法治愈自己的多年痛风症,因向荷兰介绍灸术,后译成英文(1676年)。同年吉尔弗西斯用德文写《灸术》一书。哥荷马(1683年)等相继撰文介绍灸法。瑞尼(W. Rhijne)于1673年在日本长崎的出岛及1674~1676年居住日本,获得针灸材料,写书详介针术(1683年)。17世纪英国名医希顿哈姆对针术不表赞同,对针灸无适当认识。18世纪以后欧洲人对针灸认识渐多,出版介绍针灸的书约50种。德人甘弗、法人考瑟涅特、克里汀等,英、瑞典、捷克等均有人介绍针灸。法国巴黎大医院采用针灸疗法,但也有人反对。德、意大利、美、俄等国都有部分医生注意到针灸。

2.2 1840~1949年

鸦片战争后,半封建半殖民条件下,中医发展受到挫折,各种人士及部分西医生从不同角度看待中医药,轻视中医者。亦不乏其人。

针灸方面,法国人粟理氏(De La Soulie,1878~1955年)在中国亲眼看到针灸效果。虽非医生,但致力针灸,著书介绍。另有夫耶(de La Fuye)等人也采用针灸。法国出现了针灸学会、研究会,开展国际学术活动,对针灸研究和推广起到积极作用。意大利、英、美、苏等国皆有部分人士采用针灸。加拿大著名医家奥斯勒(W. Osler)推荐针灸治疗坐骨神经痛等病。某些传教士医生对针灸看法片面,甚至污蔑,如杰弗里(W.Hamilton Jeffery)等。针灸未能推广与当时社会背景亦有不可分的关系。

中药方面,中药在此时期受到欧洲人较多的注意。来华的各国医生、传教士等,相继对中药进行调查研究,包括资源、文献、生药、药理、药化等方面。法国教士苏伯利恩(L. Souberian)、达布理(Dabry)出版《中国药物》(1849年)。英人汉伯雷(D. Hanbury)的《中国药物注解》(1862年)。伊博恩(B. H. Read)居华多年,后在“雷士德医学研究所”专门从事中药研究,出版著述多种,有《本草纲目》金石、兽、禽、鳞、介、虫、鱼等部的译述七个分册;另与刘汝强合编《本草从新》(1935年),收药898种; 另有关于《救荒本草》的译述,对其中414种植物进行考证,附化学材料,为西人最早用分析化学法研究中药的人士之一。弗吞(R.Fortune)等几次来华勘查植物和药材等等。

美国传教士医生麦高文(D. J. Mac Gowen)等在华搜集植物药;史密斯(F. D. Smith)出版《中国药材品物汇释》(1871年)及司徒尔特(G. A. Stuart)补充修订的《中国药物·草木部》 (1911年),以引《本草纲目》等书为资料,附实地调查,并附海关出口编号。其它如华生(E.Watson)的《中国主要商品药材》等书,这些均说明西人搜集中药资料之深入。俄国的基洛夫于1830~1840年来华搜集中药,使馆医官塔塔里诺夫的《中药目录》(1856年)包括500种药物;另一名医官伯列士奈德(A. V. Bret-scheider)深入研究中药,被称为“远东植物学权威”,有《中国植物志》(1882年)等多种著述,他于1866~1895年间考察中药,从文献到实地,上及非医药文献《诗经》等,下及清代有关材料,为19世纪中叶前欧人研究中药收集资料最丰富的。此外,俄人对中国人参、大黄等药从引种到疗效,均有研究。

德国学者许宝德(F. Hübotter)译述中医药文献多种,有《中国药物学》(1913年)等;德国怡默克药厂于1899年制成当归流膏“优美露”,曾畅销各地。其他德人对中药亦加研究和注意。日本化学家井长义1887年曾提纯麻黄碱,1923陈克恢等报告麻黄心血管的类肾上腺素作用。麻黄出口量大增,仅1927年自天津出口的麻黄就达4275担(每担等于100斤)。大黄亦为欧洲各国进口主要药物之一。例如,英国1914年药典专门对之记述。著名医学刊物“柳叶刀”(Lancet)等,于1921~1923年连续刊有大黄药理研究,评价甚高。人参、鹿茸等药均为欧洲学者重点研究。其它关于我国的医籍,外人译述的有《内经》、《难经》、《濒湖脉学》、《脉诀》、《达生篇》、《产育宝庆集》、《卫生要旨》、《遵生八笺》、《医林改错》、《寿世编》、《针灸大成》、《洗冤录》等。此一时期西方对待中医药上除针灸外,接触临床实际的极少,其对中药之研究,多从寻找药源和博物学出发,对中医主要认为是一种古老的医术和经验医学,故其研究由于种种原因,不能深入到理论。此外,某些传教士医生对中医药的片面错误看法和言论,以及国内20世纪初消灭中医的错误作法,亦影响中医药在国内外的发展。

2.3 1949年以后

随着国际往来的增多,中医药的成果在国际上的影响日益加大,不少国家对中国的中医药事业的进展表示兴趣,特别是针麻的进展,使欧美不少国家出现了研究中医药的前所未有的高潮,不少学术团体、研究机构等开展中医药研究。英、美等国的不少医生,改变了过去怀疑、轻视中医药的态度,认识到过去来华的传教士医生等对中医药的错误态度和报道。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开始重视中医。国外出版有关中医药和针灸的书籍以及刊物日益增多,学术团体相继成立。联邦德国、加拿大、英国、美国、澳大利亚、法国、西班牙等国均有国际性的中医、针灸团体及研究教学的机构。初步统计国外出版的中医药、针灸刊物有71种,包括美、加拿大、英、法、阿根廷、联邦德国、菲律宾、匈牙利、印度、意大利、日本、南朝鲜、荷兰、新加坡、苏联等国。应用针灸的国家已有70余国,开展针麻研究的有30余国。

国外对中医药、针灸的研究,包括医史、文献、基础理论、临床、针灸、针麻机制、中药理论、药化、药理、中药与免疫、方法论、新技术应用等等,在逐步深入。不少学者著书撰文估价中医药的历史成就和现实意义,及对未来的展望等等。中医药对世界医学总宝库的贡献已得到国际上的肯定,中医药在世界医学体系中的地位和重要意义正为国际上所公认。


相关文献

开放分类:医学史
词条中医药外传欧美tatata创建,由sun进行审核
参与评价: ()

相关条目:

参与讨论
  • 评论总管
    2021/1/26 8:22:34 | #0
    欢迎您对中医药外传欧美进行讨论。您发表的观点可以包括咨询、探讨、质疑、材料补充等学术性的内容。
    我们不欢迎的内容包括政治话题、广告、垃圾链接等。请您参与讨论时遵守中国相关法律法规。
抱歉,功能升级中,暂停讨论
特别提示:本文内容仅供初步参考,难免存在疏漏、错误等情况,请您核实后再引用。对于用药、诊疗等医学专业内容,建议您直接咨询医生,以免错误用药或延误病情,本站内容不构成对您的任何建议、指导。

本页最后修订于 2020年7月13日 星期一 12:24:41 (GMT+08:00)
关于医学百科 | 隐私政策 | 免责声明
京ICP备13001845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非经营性-2018-029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3020013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