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榜

至宝丹

广告
广告
医学百科提醒您不要相信网上药品邮购信息!
特别提示:本文内容仅供初步参考,难免存在疏漏、错误等情况,请您核实后再引用。对于用药、诊疗等医学专业内容,建议您直接咨询医生,以免错误用药或延误病情,本站内容不构成对您的任何建议、指导。本站不出售任何药品、器械,也不为任何药品、器械类厂家提供宣传服务。药品类信息为研究性资料,仅供专业人士参考,请不要依据本站信息自行用药。

目录

1 拼音

zhì bǎo dān

2 英文参考

zhibao mini-pills[中医药学名词审定委员会.中医药学名词(2004)]

3 概述

至宝丹同名方剂约有二十三首,其中《太平惠民和剂局方》治诸风方为常用方,组成为水牛角30g、朱砂30g、雄黄30g、生玳瑁30g、琥珀30g、麝香0.3g、冰片0.3g、金箔50片、银箔50片、牛黄15g、安息香45g,具有清热开窍,化浊解毒之功效。主治痰热内闭心包证。至宝丹亦是凉开方剂的常用代表方。现代常用于治疗“流脑”、“乙脑”、中毒性痢疾尿毒症脑血管意外肝昏迷等属痰热内闭心包证。

4 《宋·太平惠民和剂局方》卷一方之至宝丹

至宝丹对神经内分泌系统的影响较大,既可镇惊、解热,又可醒脑;但较安宫牛黄丸,其对心脏血管、血流变学的影响作用抗菌、抗氧化、抗炎作用力度均不如前者,因此在应用此方剂时应配合有效抗生素治疗其中大部分感染性疾病[1]。其对脑血管意外除镇静、镇惊、醒脑作用外,对血管功能血液流变学功能的作用较差,亦应配合现代医学的有关治疗措施[1]

4.1 至宝丹的别名

局方至宝丹[2]

4.2 处方

犀角、朱砂、雄黄、玳瑁、琥珀各一两,麝香、冰片各一分,金箔(半入药,半为衣)、银箔各五十片,牛黄五钱,安息香(以无灰酒搅澄飞过,滤去沙土,慢火熬成膏)一两半[2]

水牛角30g、朱砂30g、雄黄30g、生玳瑁30g、琥珀30g、麝香0.3g、冰片0.3g、金箔50片、银箔50片、牛黄15g、安息香45g[3]

水牛角30g、朱砂30g、雄黄30g、生玳瑁(屑)30g、琥珀30g、麝香3g、龙脑3g、金箔50片、银箔50片、牛黄15g、安息香45g。[4]

生乌犀屑(研)、朱砂(研.飞)、雄黄(研.飞)、生玳瑁屑(研)、琥珀(研),各一两。麝香(研)、龙脑(研),各一分。金箔(半入药.半为衣)、银箔(研),各五十片。牛黄(研)半两,安息香一两半。

生乌犀屑(研,用代用品)、朱砂(研飞)、雄黄(研飞)、生玳瑁屑(研)、琥珀(研)各一两,麝香(研)、龙脑(研)各一分,金箔(半入药,半为衣)、银箔(研)各五十片,牛黄(研)半两,安息香一两半(为末,以无灰酒搅澄飞过,滤去沙土,约得净数一两,慢火熬成膏)[5]

4.3 炮制

犀角、玳瑁为细末,入余药研匀,将安息香膏隔水煮烊后,再入诸药中搅和成剂,旋丸,梧桐子[2]

为末,以无灰酒搅澄飞过,滤去沙土,约得净数一两,慢火熬成膏。上将生犀、玳瑁为细末,入馀药研匀,将安息香膏重汤煮凝成后,入诸药中和搜成剂,盛不津器中,并旋圆如桐子大,用人叁汤化下三圆至五圆。

4.4 至宝丹的用法用量

每服三至五丸(二岁小儿每服二丸),人参煎汤化下或用童便一合生姜汁三、五滴,入于童便内温过化下[2]

将水牛角、玳瑁为细末人余药研匀,将安息香膏重汤煮,凝成后,入诸药中和搜成剂,旋圆如桐子大,用人参汤化下三丸至五丸[3]。每两岁儿服二丸,人参汤化下[3]

研末制成丸,每丸3g,每服1丸,研碎人参汤冲服[4]

上将生犀、玳瑁为细末,入余药研匀,将安息香膏重汤煮凝成后,入诸药中和搜成剂,盛不津器中[5]。并旋丸如桐子大,用人参汤化下三丸至五丸[5]

又疗小儿诸痫急惊心热猝中客忤不得眠睡,烦躁风涎搐搦[5]。每二岁儿服二丸,人参汤化下[5]

4.5 功能主治

功能化浊开窍清热解毒[2]。主治卒中急风不语,中恶气绝,中诸物毒,暗风中热疫毒阴阳二毒,山岚瘴气毒,蛊毒水毒产后血晕,口鼻血出,恶血攻心,烦躁气喘吐逆,难产闷乱,死胎不下,心肺积热,伏热呕吐邪气攻心,大肠风秘,神魂恍惚,头目昏眩,眠睡不安,唇口干燥,伤寒狂语,及小儿诸痫急惊心热,卒中客忤,不得眠睡,烦躁,风涎,搐搦等症;近代也用于脑血管意外、肝昏迷、癫痫等属痰迷心窍[2]

《宋·太平惠民和剂局方》之至宝丹主治诸风。

疗卒中急风不语,中恶气绝,中诸物毒暗风,中热疫毒,阴阳二毒,山岚瘴气毒,蛊毒水毒,产后血晕,口鼻血出,恶血攻心,烦躁气喘,吐逆,难产闷难(一本作乱),死胎不下。已上诸疾,并用童子小便一合,生姜自然汁三、五滴,入于小便内温过,化下三圆至五圆,神效。

又疗心肺积热,伏热呕吐,邪气攻心,大肠风秘,神魂恍惚,头目昏眩,睡眠不安,唇口干燥,伤寒狂语,并皆疗之。

又疗小儿诸急惊心热,卒中客忤,不得眠睡,烦躁风涎搐搦。每二岁儿服二圆,人叁汤化下。

具有清热开窍,化浊解毒之功效[3]。主治痰热内闭心包证[3]。症见神昏谵语身热烦躁,痰盛气粗,舌红苔黄垢腻,脉滑数,以及中风中暑小儿惊厥属于痰热内闭者[3]

4.6 方解

方中麝香、冰片、安息香芳香开窍,辟秽化浊;犀角、玳瑁清热解毒,尤善清心;牛黄、雄黄豁痰开窍,解毒镇惊;朱砂、琥珀、金箔、银箔宁心安神[2]

至宝丹主治为邪热亢盛,痰浊内闭心包所致的痰热内闭心包证[3]。小儿惊厥用此,机理亦同[3]。治宜清热开窍、化浊解毒[3]。方中水牛角与麝香相配,清热开窍,共为君药[3]。冰片与安息香均能芳香开窍,辟秽化浊,与麝香合用,开窍之力尤为显著;牛黄、玳瑁清热解毒,其中牛黄又能豁痰开窍,熄风定惊,与水牛角同用,可以增强清热凉血解毒之效,俱为臣药[3]。佐以朱砂、琥珀镇心安神,雄黄豁痰解毒;方中金箔、银箔,与朱砂、琥珀同用,意在加强重镇安神之力[3]。诸药相伍,共奏清热开窍,化浊解毒之效[3]。原书在用法中用人参汤化服,对于正气虚弱者,借助人参之力以益气扶正,与芳香开窍药配伍,对苏醒神志、扶正祛邪功效较著,但以脉虚者为宜[3]

至宝丹、安宫牛黄丸与紫雪合称“三宝[3]。从清热解毒之力而论,《温病条辨》说:“大抵安宫牛黄丸最凉,紫雪次之,至宝又次之。”但从3方功用全面分析,则各有所长,其中安宫牛黄丸长于清热解毒豁痰,紫雪长于熄风止痉,至宝长于芳香开窍,化浊辟秽[3]。总之,3方功用、主治略同,临床可辨证选用,亦可交替使用[3]

4.7 运用

至宝丹亦是凉开方剂的常用代表方[3]。以神昏谵语,身热烦躁,痰盛气粗为证治要点[3]

使用注意

1)方中芳香辛燥之品较多,有耗阴竭液之弊,故神昏谵语由于阳盛阴虚所致者不宜使用[3]

2)孕妇慎服[3]

4.8 现代适应

[4]

至宝丹适用于流脑、乙脑、中毒痢疾、尿毒症、脑血管意外、肝昏迷等属痰热内闭心包症,均可用之。

4.8.1 流行性脑脊髓膜炎

流脑也是一种急性呼吸道传染病,是由脑膜炎球菌经呼吸道传入人体然后形成败血症,侵犯脑膜为主,也可通过血脑屏障损伤脑实质,普通型者主要病理改变为脑膜出血、渗出,脑水肿,严重时脑小血管栓塞或狭窄,在脑内形成软化灶;暴发型者产生微循环障碍,常以感染性休克为主要表现,并可发生DIC,脑型者以脑水肿及意识障碍为主要表现;混合型者具备上述两型的共同表现,此型流脑病死率高。普通型多表现为发热恶心呕吐、头痛抽搐及意识障碍。

4.8.2 流行性乙型脑炎

乙脑是由乙脑病毒通过蚊虫叮咬传播给人的一种传染性疾病。乙脑病毒经皮肤进入血循环,再通过血脑屏障进入中枢神经系统,然后在神经细胞复制繁殖,从而引起神经元的病变、坏死,噬神经细胞现象,特异性地动员被激活的炎性细胞,从而造成大脑皮质及深层灰质等广泛性损害,同时体液免疫细胞免疫损伤可造成脑组织的严重损伤,炎症剧烈时可引起小血管坏死、栓塞、出血、脑水肿及小灶性坏死性软化灶。临床主要表现为持续发热、惊厥、意识障碍。

4.8.3 肝昏迷

肝昏迷实际上就是肝性脑病,是由重型肝炎发展或并发的,主要是由于肝细胞大量坏死,肝脏解毒能力降低导致血氨及其他有毒物蓄积,使中枢神经系统中毒所致。重型肝炎芳香氨基酸显著升高,同时支链氨基酸/芳香氨基酸比例失调,可导致肝性脑病。也有假神经递质学说,认为某些胺类(如羟苯乙醇胺)由于肝功能衰竭不能清除之,通过血脑屏障,取代正常的神经递质,从而导致肝昏迷。重型肝炎大量肝细胞坏死使多种凝血因子合成减少,肝硬化脾功能亢进可使血小板减少,重型肝炎DIC导致凝血因子和血小板过度消耗出现皮肤紫癜;重型肝炎由于内毒素血症、肾血管收缩、肾缺血、前列腺素E2减少、有效血容量下降等可导致肾小球滤过率肾血浆流量降低,从而出现肾功能衰竭,发生尿毒症。

4.8.4 尿毒症

尿毒症是肾功能衰竭的晚期,多见于慢性肾功能衰竭者。任何泌尿系统疾病破坏肾的正常结构和功能者均可引起肾功能衰竭,如原发和继发性小球病、梗阻性肾病、慢性间质性肾炎、肾血管疾病、先天性和遗传肾病等,都可发展为肾衰,国内常见的病因依顺序是:肾小球肾炎糖尿病肾病高血压肾病多囊肾、梗阻性肾病等。当肾小球滤过率下降到正常的75%左右时肾功能就会继续不停地减退,直至出现尿毒症,当肾单位破坏达一定数量后,健存的肾单位代谢废物排泄负荷增加,因而代偿性发生肾小球毛细血管的高灌注、高压力和高过滤,由此而引起肾小球上皮细胞足突融合,系膜及基质增生,肾小球肥大,继而硬化。肾小球内皮损伤,诱发血小板聚集,导致微血栓形成,促进肾小球硬化;肾小球通透性增加,损伤肾小管间质。三者不断进行,形成恶性循环。同时血管紧张素Ⅱ肾素活性增加在上述过程中起着重要作用。由于肾功能衰竭时出现严重水电解质酸碱平衡功能紊乱,残余肾单位不能充分地排泄代谢产物及尿毒症毒素大分子含氮物质、中分子毒性物质、大分子毒性物质)以及肾的内分泌功能障碍,从而产生一系列的尿毒症状,如钠、水平衡失调,水肿,高血钾,代谢性酸中毒、高血磷、低血钙、高镁血症,进而引起高血压、左心室肥大、心力衰竭心包炎动脉粥样硬化尿毒症肺炎贫血、出血、神经肌肉症状、胃肠道症状、皮肤瘙痒、肾性营养不良症、内分泌及代谢失调以及并发感染等。

4.8.5 中毒型痢疾

中毒型痢疾是一种由志贺菌属感染引起的肠道传染病。志贺菌进入消化道后侵入结肠上皮细胞,经基底膜进入固有层,并在其中繁殖,释放毒素,除引起肠黏膜局部炎症反应及固有层血管循环障碍外,内毒素入血后还引起发热和毒血症,而且可直接作用于肾上腺髓质刺激交感神经系统和网状内皮系统释放各种血管活性物质,引起急性微循环障碍,进而引起感染性休克、DIC以及重要器官功能衰竭,临床上表现为中毒型菌痢休克型);脑组织病变严重者可因脑水肿或脑疝而出现昏迷、抽搐、呼吸衰竭等中毒型菌痢(脑型)表现;有时上述两种表现同时存在则为混合型;出现呼吸窘迫综合征者为呼吸型。

4.8.6 脑血管意外

脑血管意外内容甚多,实质上是指脑卒中,是急性脑循环障碍迅速导致局限性或弥漫性脑功能缺损的临床事件。常见原因为:①血管壁病变,动脉硬化和高血压性动脉硬化最常见,其次为结核性、易感染性及结缔组织所致的动脉炎,先天性动脉瘤、血管畸形以及其他原因所致血管病变。②心脏病,如心房纤颤等,以及血流动力学改变如高血压及低血压等。③血液成分和血液流变学改变如高黏血症、凝血机制异常、血液流变学异常等。④空气、脂肪栓子等其他因素。与卒中发生密切相关的是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短暂性脑缺血发作和脑卒中史、吸烟和酗酒、高脂血症、高同型半胱氨酸血症以及滥用药物等其他因素。临床上最常见的是脑梗死脑血栓形成脑出血蛛网膜下腔出血,其临床最常见表现为意识障碍、运动障碍感觉障碍及语言障碍等。

4.9 至宝丹的药理作用

[6]

4.9.1 病原微生物作用

君药水牛角对多种病原微生物有抑制作用,水牛角煎剂可降低内毒素所致的死亡率,缩短内毒素所致DIC时间及白陶土部分凝血酶时间、凝血酶时间、凝血酶原时间,升高血小板数。麝香能抑制大肠杆菌、金黄色葡萄球菌猪霍乱弧菌。臣药龙脑(冰片)对葡萄球菌、链球菌肺炎双球菌、大肠杆菌及部分致病性真菌均有抑制作用。牛黄对流行性乙型脑炎病毒能直接灭活,其灭活的时间是在毒血症阶段,而不是在脑内繁殖阶段。玳瑁同样具有抗感染作用。朱砂能抑制和杀灭多种细菌寄生虫佐药雄黄对金黄色葡萄球菌、变形杆菌铜绿假单胞杆菌结核杆菌及多种皮肤真菌均有抑制作用,对疟原虫日本血吸虫均有杀灭作用,对多种皮肤真菌有抑制作用。

4.9.2 大量常量微量元素综合作用

值得注意的是该方剂组成除人参以外均是矿物质及动物制品,它们含有大量常量和微量元素。水牛角和麝香除含有多种氨基酸等有机物外,还含有钾、钠、钙;牛黄含有钠、钙、镁、铜、磷;玳瑁含有大量钙、镁、磷;朱砂含有硫化汞、磷灰石、铅、铁、镁、锌、雄黄等;琥珀含有钙、磷、镓、铁、锶、硅、钨、钴、镁;雄黄含有硫化砷、铜、铁、钙、镁、铅、铊、汞、锰、镍、钡、铝、硒、碘、硅、钴等;金箔、银箔中含有金和银。人参中含有20余种微量元素,这些元素是体内多种酶、神经体液因子的重要组成部分,有的是重要的启动因子和激动剂,如钙、镁、钾、钠直接参与神经、内分泌功能的调节作用,铁除是造血的重要物质外还是儿茶酚胺类神经介质合成限速酶的重要离子,参与神经的调节作用;锰则是参与调节自主神经活动有效成分之一,重要的神经递质多巴胺在肠道的摄入及脑组织内的生成与锰有关;缺锰时影响脑功能,可出现痴呆共济失调,易发生抽搐及痉挛;缺锰还可使胰腺β细胞及胰岛数量减少;锰是有机酸的重要组成部分,并参与性激素的合成,促进性功能。铬能使胰岛素活性增加。碘是甲状腺素的重要组成部分。锌是生长激素的有效组成部分,同时缺锌时可影响脑正常功能,导致脑内DNA蛋白质合成障碍;缺锌使胸腺脾脏萎缩,使T细胞功能降低;锌参与体内多种酶的构成,缺锌可使这些酶活性发生改变,造成DNA、RNA合成减少、分解加速,使蛋白质、核酸合成障碍。硒有抗癌和延长寿命的作用,硒是谷胱甘肽过氧化酶(GSH-Px)活性中心的必需组成成分,在人体抗氧化保护体系中起着必不缺少的重要作用。铬是RNA的组成部分,RNA能使人延年益寿。钴是维生素B12的重要组成部分,促进铁的吸收,促进血红蛋白合成。铜与儿茶酚胺合成有关,缺铜则影响神经正常功能,同时铜缺乏可引起心肌损伤、心肌代谢紊乱、心肌萎缩及纤维化,缺铜还可引起T淋巴细胞功能低下及糖尿病。法国伯特兰德提出一个最适营养浓度定律,即当缺乏必需的微量元素时,生物是不能生长或没有功能的,适量时则生命细胞生长旺盛、效应好。因此相信该方剂补充如此丰富的常量和微量元素必定对神经、内分泌功能、免疫功能心血管功能及细胞代谢功能的调控、恢复平衡发挥重要的作用。

4.9.3 对神经、内分泌系统功能的影响

君药水牛角具有中枢性抗惊厥和镇静、镇痛作用,同时能兴奋垂体肾上腺皮质系统,调整神经、内分泌功能平衡。麝香可显著减轻脑水肿,改善脑循环,增强中神经系统对缺氧的耐受性;同时麝香小剂量对中枢神经系统呈兴奋作用,大剂量呈抑制作用,麝香可依机体机能状态、种属、剂量对中枢抑制和兴奋具有双相调节作用,既能拮抗巴比胺类药对中枢的抑制,又可缩短巴比胺类引起的睡眠时间;并能升高血中SOD活性,抑制脑组织MDA活力,降低MDA含量,对缺血性脑神经元损伤有保护作用,同时能明显提高学习记忆功能。臣药牛黄有一定镇静作用,其所含牛黄酸是一种中枢性抑制性神经介质或一种神经调节剂,对大脑皮层脑干脊髓均有一定抑制作用,能增强水合氯醛、苯巴比妥的中枢抑制作用;同时牛黄具有显著的抗惊厥作用,而且这种抗惊厥作用对大脑皮层抑制作用最强,对脑干抑制作用较弱,其有效成分为牛黄酸,而且牛黄酸具有广泛的抗惊厥作用,不论是对缺氧、低钙、中毒、药物,还是声、光、电等刺激引起的惊厥均具有抑制作用;牛黄酸可作为一种神经介质通过下丘脑体温进行调节而具有解热作用,还有解毒作用。龙脑吸收后5分钟即可通过血脑屏障,且在脑中积蓄时间较长,量也相当高,在局部起到刺激作用而具“醒脑开窍”之功,从而改善人的意识状态;能提高血脑屏障的通透性,提高抗生素在脑内的浓度,同时具有镇静、镇痛作用。安息香有开窍、辟秽、行气、止痛作用,临床用于中风昏迷、气郁暴厥惊痫等,但现代医学对其机理认识尚待深入。玳瑁具有“清热解毒”作用,“主治高热、神昏、抽搐”等,和牛黄一样可镇静、抗惊厥。朱砂具有镇静、抗惊厥和解毒作用,其主要成分为硫化汞和多种微量元素,硫化汞可透过血脑屏障,直接作用于中枢神经系统,量多则直接损害中枢神经系统,其对中枢神经作用可能通过抑制某些酶的活动而实现。琥珀对中枢神经系统有抑制作用,具有镇静和延长睡眠时间作用,同时对药物性、听源性、电源性惊厥以及多种形式的惊厥均具有明显的对抗作用;雄黄主要成分为二硫化二砷,杂有少量三氧化二砷。大量铜、铁、镁、钙、锌等几十种微量元素对中枢神经作用还不完全清楚,但是三氧化二砷即是砒霜,自古即认为是剧烈毒药,对人的心血管系统、消化系统、神经系统均有相当的损害。镉和铅最易引起人的衰老和神经系统症状,而砷对镉、铅等多种金属具有一定的解毒作用,同时唐代宫女经常吃点砒霜以防衰老,《本草纲目》上就有砒霜治疗“痰痈”之说。安息香既具有镇惊作用,又具有醒神作用。同时本方剂中含大量常量及微量元素Na+、K+Ca2+Mg2+Zn2+、Cu2+Mn2+等,都是人体的必需元素,对人的神经、内分泌、心血管系统的功能具有调节平衡作用。人参所含人参皂苷对缺氧造成的海马细胞的损伤有抑制作用,对抗谷氨酸介导的神经毒性作用,延长海马神经细胞的存活时间,同时对海马突触膜中Na+-K+-ATP酶的活性有兴奋作用,对Mg2+-ATP酶有抑制和兴奋的双重作用;人参能促进脑组织蛋白质的合成,从而能促进大脑记忆和学习的功能,对垂体-肾上腺皮质具有兴奋作用,从而可调节神经、内分泌系统使之恢复平衡;对其他内分泌功能,人参也能增强之,如人参通过兴奋垂体-肾上腺皮质而具有抗应激、抗疲劳、抗辐射作用,可增强胰岛素释放,可使肾上腺释放儿茶酚胺类介质增加,使甲状腺素水平恢复正常,同时具有促性腺激素样作用;人参具有强大的细胞免疫、体液免疫和非特异性免疫功能,这些强大的免疫功能必然对神经、内分泌系统产生强大的反馈调节作用。金箔中医认为主治“惊痫、癫狂心悸”等,银箔中医认为有“镇惊、定痫、安神”之功,主治“惊痫及癫狂,心悸恍惚”,现代医学尚待进一步研究。

总之,该方剂对中枢既具镇静、抗惊厥、解热、解毒作用,又具有降低脑水肿、改善脑微循环、刺激意识清醒之作用。同时对神经、内分泌系统有调控平衡的作用,但雄黄、朱砂都能透过血脑屏障,对大脑有损害,用量上一定要谨而慎之。

4.9.4 对心脏、血管、血液流变学的影响

君药水牛角可增强心肌收缩力,缩短出血时间,降低毛细血管的通透性,对血压则先略升高,而后下降,最后恢复正常。麝香可兴奋心脏,增强心肌收缩力,增加冠状动脉血流量,同时有一定的降血压作用,能抑制血小板聚集及抗凝血酶作用。臣药牛黄通过抑制心肌细胞ATP酶活性而具有显著的强心作用、抗心律失常作用和抗心肌缺血缺氧作用;牛黄能对抗肾上腺素对血压和心脏的影响;牛黄作用于中枢性牛黄酸受体,调节血管张力,因而又具有显著而持久的降血压作用;牛黄能显著促进红细胞生成,抑制血小板聚集,且具有很强的纤溶活化作用。佐药人参所含的某些皂苷可能是肾上腺受体的竞争物,人参皂苷抑制Na+-K+-ATP酶而具有强心作用,使心肌收缩力增强,每搏搏出量升高,改善冠脉血流,减慢心率;人参可降低血红蛋白对氧的亲和力,向组织释放更多的氧,具有明显的抗缺氧和保护心肌的作用;人参皂苷能抑制纤维蛋白原转化为纤维蛋白,降低血黏度血浆黏度,抑制血小板聚集,抑制动脉硬化和抑制血栓形成,同时人参也具有明显的造血功能。朱砂、琥珀、雄黄、金箔、银箔等所含常量及微量元素对心脏功能发挥着积极调控作用,这对上述多种重症感染性疾病以及脑血管意外、尿毒症时血管、血流变学障碍等具有积极调控作用。

4.9.5 抗炎、抗氧化作用

君药水牛角、麝香均具有明显的抗炎作用,麝香通过抑制环氧化酶、脂氧化酶活性,抑制PG合成,减少LTB4等致炎物质的产生,抑制中性粒细胞生成血小板活化因子,抑制溶酶体释放而发挥抗炎作用。臣药牛黄同样具有显著的抗炎作用,对毛细血管通透性亢进、渗出、水肿及肉芽组织生等炎症的不同阶段均具有显著的抑制作用,其对毛细血管通透性亢进的抑制作用是水杨酸的47倍,是氢化可的松的33倍;同时牛黄所含胆红素能直接清除自由基。人参甲醇提取物中的麦芽醇、水杨酸、香草酸具有明显的抗脂质过氧化作用,麦芽醇不仅能捕捉自由基,而且具有抗氧化作用,能稳定膜蛋白的结构;人参聚乙炔化合物不仅具有抗氧化作用,同时能降低血清丙二醛的含量,人参根、茎叶皂苷均能增强血清SOD和过氧化氢酶的活性,并能降低脂质过氧化物的含量。朱砂、雄黄、麝香、牛黄、水牛角、玳瑁、琥珀等均含大量的钙,钙本身就能维持毛细血管通透性而具有抗炎作用。值得一提的是水牛角、人参均对垂体-肾上腺皮质系统具有兴奋作用,如此就会有大量糖皮质激素分泌而发挥强大的抗炎、解热作用。

4.10 歌诀

至宝朱珀麝息香,雄玳犀角与牛黄;金银两箔兼龙脑,开窍清热解毒凉[3]

4.11 出处

《宋·太平惠民和剂局方》卷一方

5 《温病条辨》方之至宝丹

5.1 组成

犀角、朱砂、玳瑁、琥珀各一两,麝香各一分,牛黄五钱,安息香(以无灰酒搅澄飞过,滤去沙土,慢火熬成膏)一两半[2]

犀角(镑)1两,朱砂(飞)、琥珀(研)1两,玳瑁(镑)1两,牛黄5钱,麝香5钱。

5.2 制备方法

以安息重汤炖化,和诸药为丸100丸,蜡护。

5.3 功能主治

《温病条辨》方之至宝丹主治太阴温病发汗过多,神昏谵语者。

5.4 各家论述

此方会萃各种灵异,皆能补心体,通心用,除邪秽。解热结,共成拨乱反正之功。大抵安宫牛黄丸最凉,紫雪次之,至宝又次之,主治略同,而各有所长,临用对证斟酌可也。

5.5 出处

《温病条辨》

6 圣济总录》卷四十三方之至宝丹

6.1 组成

生犀角(镑)1两,生玳瑁(镑)1两,琥珀(研)1两,丹砂(研)1两,雄黄(研)1两,牛黄半两(与上2味各研匀),安息香1两半(酒浸,重汤煮令化,滤去滓,约取1两,净研如膏)。

6.2 制备方法

上七味,内六味捣研为末,以安息香膏为丸,如皂荚子大。

6.3 功能主治

《圣济总录》卷四十三方之至宝丹主治心热胆虚喜惊多涎,梦中惊魇,小儿惊热,女子忧劳血厥,产后心虚怔忪等疾。

6.4 至宝丹的用法用量

每服1丸,人参汤送下。小儿量度加减。

6.5 出处

《圣济总录》卷四十三

7 《圣济总录》卷一○○方之至宝丹

7.1 组成

玳瑁(镑)1两,雄黄(研)1两,丹砂(研)1两,安息香(酒化,重汤熬成煎)1两,白芥子1两。

7.2 制备方法

上药五味,除安息香外,捣研为末,以安息香煎丸,如绿豆大。

7.3 功效主治

《圣济总录》卷一○○方之至宝丹具有解一切毒之功效。主治中恶鬼注

7.4 至宝丹的用法用量

每服10丸,温酒研下。

7.5 出处

《圣济总录》卷一○○方

8 仙拈集》卷一方之至宝丹

8.1 组成

牛胆黄6分,琥珀3分,乳香3分,没药3分,珍珠4分,天竺黄1钱4分,生矾5分,枯矾5分,雄黄5分,青鱼胆5分,白粉霜(即白降丹)5分,麝香分半,白砒(用人粪尖黄土各和匀包砒,碳火炼,秽气尽为度,打开用砒)5分。

8.2 制备方法

上药为末和匀,陈年老米打糊为丸,如绿豆大,晒干,密收瓷器,勿走药气

8.3 功效主治

《仙拈集》卷一之至宝丹具有清痰涎,凉胸膈,开关进食之功效。主治噎膈反胃

8.4 至宝丹的用法用量

壮者服5丸,弱者3丸,白滚水送下,不拘时候。

8.5 用药禁忌

忌酒色、生冷、油腥。

8.6 出处

《仙拈集》卷一

9 《仙拈集》卷三方之至宝丹

9.1 组成

鹿茸1两(酥油炙脆),大石燕1对(重67钱者,真米醋浸1日夜,再以姜汁浸透),熟地6钱,苁蓉6钱,穿山甲(烧酒浸1日夜,晒干,酥炙黄色)5钱,枸杞5钱,朱砂(荞面包蒸1日,去面)5钱,附子(去皮脐,用川椒甘草各5钱,河水煮3炷香)5钱,天冬4钱,琐阳(烧酒浸,焙7次)4钱,破故纸(酒浸焙)1钱半,当归(酒浸)1钱半,紫梢花(河水漂,取出,酒焙干)1钱半,凤仙花子(酒浸,焙干)1钱半,青盐(拌炒杜仲用)1钱半,海马1对(酥炙黄),淫羊藿(剪去边,人乳浸1日夜,炙黄)1钱半,砂仁(姜汁煮炒)2钱半,丁香(用川椒微火焙香去椒)2钱半,地骨(水洗蜜浸)2钱半,杜仲(童便化青盐拌炒断丝)2钱半,牛膝(酒洗)2钱半,细辛(醋浸)2钱半,甘菊(童便浸,晒)2钱半,甘草(蜜炙)2钱半。

9.2 制备方法

上药精制如法,各为极细末,以童便、蜜、酥油拌匀,入瓷瓶盐泥封固、重汤煮3炷香,取出露1宿,捏作1块,入银盒内按实,外以盐泥封固,晒干,再入铁铸钟铃内,其铃口向上,将铁线从鼻内十字拴定,用黑铅10-20斤熔化倾铃内,以不见泥毬为度,入灰缸火行3方,每方1两6钱,渐次挨铃,寅戊更换,上置滴水壶1把,时时滴水于内,温养35日,用烙铁化去铅,开盒,其药紫色,瓷罐收贮,黄腊封口,埋净土内一宿。

9.3 功效主治

《仙拈集》卷三方之至宝丹具有广嗣延龄之功效。

9.4 至宝丹的用法用量

每服1分,放手心内,以舌纸之,黄酒送下,渐加至3分为止,久服奇效。

9.5 出处

《仙拈集》卷三

10 良方集腋》卷上方之至宝丹

10.1 组成

蜗牛(即背包蜒蝣,极大者,煅)5枚,儿茶2钱,活松树皮2钱(煅存性,勿沾灰尘),冰片7分(研)。

10.2 制备方法

上药为细末。

10.3 功能主治

《良方集腋》卷上方之至宝丹主治结毒喉烂,蒂舌落,上腭穿破。

10.4 至宝丹的用法用量

吹之。立效。

10.5 出处

《良方集腋》卷上

11 《集验良方·续补》引程琢斋方之至宝丹

11.1 至宝丹的别名

小牛黄丸

11.2 组成

犀牛黄3分(另研),天麻3钱,麝香1分(去毛净,另研),桔梗3钱,僵蚕3钱,橘红3钱,全蝎1钱(洗淡,酒炒),生半夏2钱,蝉衣2钱,广郁金2钱,茯神3钱,苏薄荷4钱,远志3钱(去心),枳壳5钱,甘草1钱。

11.3 制备方法

上药晒研,各为细末,称准分两,和匀,共研极细,另加钩藤钩1两煎汁,再加黑沙糖5钱煎水,滤净,捣为丸,如芡实大,一料约150丸,漂净朱砂为衣,外滚赤金箔30张。

11.4 功能主治

《集验良方,续补》引程琢斋方之至宝丹主治小儿一切风寒发热,痰滞停食及急惊风

11.5 出处

《集验良方,续补》引程琢斋方

12 证治准绳·幼科》卷六方之至宝丹

12.1 至宝丹的别名

戌粮至宝丹

12.2 组成

戌腹粮(即将大米净室与犬食饱,取其粪中米洗净)。

12.3 制备方法

上药炙干研细,每1两入麝香1-2分。

12.4 功能主治

《证治准绳·幼科》卷六方之至宝丹主治痘疮脾胃虚寒,肢冷不食,伏陷不起。

12.5 附注

戌粮至宝丹(《痘疹仁端录》卷十四)。《张氏医通》:以生糯米与黄色雄狗饱食,取矢中米淘净,炙干研细,每两入麝香3分,随证用温补脾胃药或独参、保元送下。

12.6 出处

《证治准绳·幼科》卷六

13 疡医大全》卷十六引《冯氏秘方》之至宝丹

13.1 组成

雄鼠骨1副(其鼠要8两以上者,越大越好,理毛,用草纸包7层,再用稻草包紧,黄泥封固,用稻糖煨熟去肉,拣出全骨,酥油炙黄,研为细末,入后药),北细辛(洗净土,晒)1钱5分,真沉香1钱5分,破故纸(青盐水炒)5钱,白石膏(青盐水炒)5钱,骨碎补(去净毛,蜜水炒)5钱,全当归(酒炒)5钱,旱莲草(酒炒)5钱,香白芷(青盐水炒)3钱,怀生地(酒炒)3钱,绿升麻(焙)2钱,没石子雌雄1对(酒煮、火烘)。

13.2 功效主治

《疡医大全》卷十六引《冯氏秘方》之至宝丹具有牢牙固齿之功效。

13.3 制备方法

上药为细末。同鼠骨末合在一处拌匀,用银盒或铅盒盛之。

13.4 至宝丹的用法用量

每早擦牙漱咽,久而不断。牙齿动摇者,仍可坚固,不动者永保不动,甚之少年有去牙1-2,在3年以内者,竟可复生,颇小而白,久则如故,妙不可言。

13.5 出处

《疡医大全》卷十六引《冯氏秘方》

14 灵苑方》引郑感方(见《苏沈良方》卷五)之至宝丹

14.1 至宝丹的别名

至宝膏

14.2 组成

生乌犀1两,生玳瑁1两,琥珀1两,朱砂1两,雄黄1两,牛黄1分,龙脑1分,麝香1分,安息香1两半(酒浸,重汤煮令化,滤去滓,约取1两净),金箔50片,银箔50片。

14.3 制备方法

上药为丸,如皂角子大。

14.4 功效主治

《灵苑方》引郑感方(见《苏沈良方》卷五)之至宝丹具有清热开窍,化浊解毒之功效。主治卒中急风不语,中恶气绝,中诸物毒暗风,中热疫毒,阴阳二毒,山岚瘴气毒,蛊毒水毒,产后血晕,口鼻血出,恶血攻心,烦躁气喘,吐逆,难产闷乱,死胎不下。又疗心肺积热,伏热呕吐,邪气攻心,大肠风秘,神魂恍惚,头目昏眩,睡眠不安,唇口干燥,伤寒狂语。又疗小儿诸痫,急惊心热,卒中客忤,不得眠睡,烦躁风涎搐搦。

14.5 至宝丹的用法用量

每服1丸,人参汤送下,小儿量减;血病,生姜、小便化下。

14.6 至宝丹的临床应用

高热神昏:一患者,高热40℃,突陷昏迷,头汗如淋,四肢瘛疭,呼吸喘促,两目对光反射迟钝,瞳孔散大,角膜混浊,舌苔黄燥,质淡红,脉细数。辨证为暑热秽浊之邪蒙蔽心包,肺失清肃肝风煽动,拟清暑宣肺之剂:用至宝丹1粒合鲜竹沥60g,石菖蒲六一散各9g,郁金、川贝麦门冬各6g,扁豆花12g,远志4.5g,鲜芦根30g,金银花18g,浓煎鼻饲,3天后改为至宝丹2粒,同时应用抗菌素脱水剂等西药治疗,至第6天后神识转清,身热减轻。

14.7 各家论述

1.《古方选注》:至宝丹,治心脏神昏,从表透里之方也。犀角、牛黄、玳瑁、琥珀以有灵之品,内通心窍;朱砂、雄黄、金银箔以重坠之药,安镇心神;佐以龙脑、麝香、安息香搜剔幽隐诸窍。李杲曰:牛黄、脑、麝入骨髓,透肌肤。故热入心包络,舌绛神昏者,以此丹入寒凉汤药中用之,能祛阴起阳,立展神明,有非他药之可及。若病起头痛,而后神昏不语者,此肝虚魂升于顶,当用牡蛎救逆以降之,又非至宝丹所能苏也。

2.《阎氏小儿方论笺正》:此方清热镇怯,定魄安神,凡肝胆火炎,冲击犯脑,非此不可,洄溪所云必备之药。方下所谓诸痫急惊,卒中客忤,烦躁不眠,及伤寒狂语等症,方后所谓卒中不语云云,无一非脑神经之病,投以是丸,皆有捷效,名以至宝,允无惭色。

14.8 附注

至宝膏(《幼幼新书》卷八)。本方改为散剂,犀角改用水牛角浓缩粉不用金银箔,名“局方至宝散”(见《中国药典》)。《太平惠民和剂局方》本方用法:将生犀、玳瑁为细末,入余药研匀。将安息香膏重汤煮凝成后,入诸药中和搜成剂,盛不津器中,并旋丸如梧桐子大。每用3-5丸,疗小儿诸痛急惊心热,每2岁儿服2丸,均用人参汤化下。

14.9 出处

《灵苑方》引郑感方

15 《治疹全书》卷下方之至宝丹

15.1 组成

蛇含石(火煅醋淬末)1两,白附子(炒)5钱,胆星(炒)5钱,朱砂(水飞)5钱。

15.2 制备方法

端午日取粽尖,同杵千下为锭。

15.3 功能主治

《治疹全书》卷下方之至宝丹主治疹后发热成疳。

15.4 至宝丹的用法用量

大人1钱,小人3分,灯心汤磨服。

15.5 出处

《治疹全书》卷下

16 《人已良方·小儿科》引霍文林秘方之至宝丹

16.1 组成

人参5钱,木香2钱半,砂仁1两5钱,白茯苓1两5钱,香附5两(童便制),桔梗1两,黄耆2两(蜜炙),淮山药1两(酒蒸),莪术2两(醋制),甘松1两5钱(洗去泥,研末,另包),琥珀5钱(另研),山楂肉5钱,朱砂5钱,远志1两(制),益智仁1两3钱,滑石6钱(水飞过),甘草1两(蜜炙),珍珠4钱(另研包)。

16.2 功效主治

《人已良方·小儿科》引霍文林秘方之至宝丹具有止渴止痢、健脾食积,退身热之功效。

16.3 制备方法

上为细末,炼蜜为丸,每个重1钱。

16.4 至宝丹的用法用量

1岁服半丸,3-4岁服1丸,看病深浅服之。疝气偏坠大小茴香汤送下;大便出血,槐花苍术汤送下;中风痰厥,不省人事,生姜汤送下;咳嗽喘急,麻黄杏仁汤送下;小便不通车前子汤送下;霍乱紫苏木瓜汤送下;夜出盗汗浮小麦汤送下;咳嗽痰喘陈皮汤送下;夜啼不止,灯心、姜汤送下;泄泻,炒黄色米汤送下;慢惊风,人参、白术汤送下;急惊搐溺,薄荷汤送下;痘疹不出,升麻汤送下;发热,金银薄荷汤送下;虫积,苦楝根煎水送下;伤寒挟惊发热,姜、葱汤送下;汗出为妙;停食呕腹胀,大便酸臭,积聚腹痛,生姜汤送下;疳症身瘦,腹大而手足细小者,陈仓米汤送下;或淋、或肿、或胀,赤白痢症.俱用陈仓米汤送下。

16.5 出处

《人已良方·小儿科》引霍文林秘方

17 《一盘珠》卷九方之至宝丹

17.1 组成

米饭1碗。

17.2 功能主治

《一盘珠》卷九方之至宝丹主治痘疹泄泻不止。

17.3 至宝丹的用法用量

将米饭炒成黑色,煎水半碗,徐徐饮之。

17.4 出处

《一盘珠》卷九

18 医宗金鉴》卷五十一方之至宝丹

18.1 组成

麻黄、防风荆芥、薄荷、当归、赤芍大黄芒消川芎黄芩、桔梗、连翘(去心)、白术土炒)、栀子石膏(煅)、甘草(生)、滑石、全蝎(去毒)、细辛、天麻、白附子、羌活、僵蚕(炒)、川连独活黄柏等分

18.2 制备方法

上药为细末,炼蜜为丸,每丸重5分。

18.3 功能主治

《医宗金鉴》卷五十一方之至宝丹主治急惊风属火郁生风者。

18.4 至宝丹的用法用量

量儿大小与之,生姜汤化下。

18.5 出处

《医宗金鉴》卷五十一

19 奇方类编》卷下方之至宝丹

19.1 组成

川乌2钱,草乌2钱(同川乌酒浸,剥去皮,面包煨热,取净肉用),穿山甲2钱(炒),胆矾2钱,乳香(去油)3钱,没药(去油)3钱,蝉退(去头足)3钱,全蝎(石灰水洗,去头足尾,瓦上焙干)3钱,熊胆3钱,铜绿(水飞)3钱,荆芥穗(去肉)3钱,僵蚕3钱,血竭3钱,雄黄3钱,牙皂(去皮,酥炙)2钱,信2钱(用豆腐1块,厚2寸,中挖1孔,纳信于孔中,以豆腐盖信,酒煮3个时辰),蜈蚣5条(大者,酒蒸去头足,瓦焙小者用),麝香7分,朱砂7钱(水飞,1半入药,1半为衣)。

19.2 制备方法

上药为细末,面糊为丸,重4分1粒,以黄蜡为壳。

19.3 功能主治

《奇方类编》卷下方之至宝丹主治一切痈疽,肿毒,对口背疽乳痈

19.4 至宝丹的用法用量

临用时,葱头3寸,生姜3片,用黄酒煎1小钟,将药化开送下,随量饮醉。盖被出汗,2-3服即愈。

19.5 出处

《奇方类编》卷下

20 眼科阐微》卷三方之至宝丹

20.1 组成

当归5钱,生地5钱,白芍5钱,栀子1钱5分,黄连1钱5分,薄荷1钱5分,白菊花1钱5分,防风2钱,白芷2钱,荆芥2钱,黄芩2钱,连翘2钱,细辛1钱,上用砂锅水煎,去滓,再煎汁1茶钟,入蜜5钱,熬成膏,调后细药为锭子、或为小丸子。炉甘石1两(煅红,入黄连水淬,飞过),冰片3分,熊胆3分,琥珀(生研)4分,象牙(煅)4分,珍珠4分,乳香4分,没两(去油)4分,真麝香1分5厘,先将后8味共为细末,后入炉甘石英钟同研极细,用前膏药调成小丸子。

20.2 功能主治

《眼科阐微》卷三方之至宝丹主治风火流泪、红烂、云翳、肿胀、疼痛

20.3 至宝丹的用法用量

点时将药1粒,净水在手掌和匀,用银簪或骨簪点药眼角。暴发过3日,点1次即好。风火烂眼等症,点3晚即愈,云翳点好为度。

20.4 出处

《眼科阐微》卷三

21 《嵩崖尊生》卷九方之至宝丹

21.1 组成

木香3钱,沉香3钱,狗宝3钱,硼砂2钱,雄黄1钱5分,朱砂1钱5分,鸦片1钱,冰片5分,麝香5分,牛黄1钱,金箔40张。

21.2 制备方法

上药为末,用射干4两,煎汁为丸,如稀,加蒲黄木同和,每丸3分,金箔为衣。

21.3 功能主治

《嵩崖尊生》卷九方之至宝丹主治膈气痰火重者。

21.4 至宝丹的用法用量

服时用梨1块,挖1孔入丸1粒,临卧连丸化服。

21.5 出处

《嵩崖尊生》卷九

22 卫生宝鉴》卷八方之至宝丹

22.1 组成

辰砂5两,生犀5两,玳瑁5两,雄黄5两,琥珀5两,人参5两,牛黄2两半,麝香1两2钱半,龙脑1两2钱半,天南星2两半(水煮软,切片),银箔250片(入药),金箔250片(半入药,半为衣),安息香5两(用酒半升,熬成膏),龙齿2两(水飞)。

22.2 制备方法

上药为末,用安息香膏,重汤煮炀搜剂,旋丸如梧桐子大。

22.3 功能主治

《卫生宝鉴》卷八方之至宝丹主治卒中风,急不语,中恶气、卒中诸物毒,暗风,卒中热疫毒,阴阳二毒、岚瘴毒,误中水毒,产后血晕,口鼻血出,恶血攻心,若烦躁、心肺积热,霍乱吐利风注转筋,大肠风涩,神魂恍惚,头目昏眩,眠睡不安,唇口焦干,伤寒狂语,小儿急惊风,热卒中,皮瘙痒客忤不得眠睡,烦躁惊风搐搦。

22.4 至宝丹的用法用量

每服3-5丸,小儿1-2丸,人参汤送下。

22.5 出处

《卫生宝鉴》卷八

23 慈幼新书》卷一方之至宝丹

23.1 组成

滑石6两,甘草1两,木香1两,陈皮1两,莪术1两,三棱1两,茯神1两5钱,白术1两5钱,山药1两5钱,远志1两5钱,青皮1两5钱,甘松5钱,益智仁7钱5分,麝香1钱5分(1方有人参1两)。

23.2 制备方法

蜜为丸,如芡实大,朱砂为衣。

23.3 功能主治

《慈幼新书》卷一方之至宝丹主治小儿胎热,生后气急喘满,眼闭或目赤眼胞浮肿,精困呵欠,呢呢作声,遍体壮热,小便赤,大便涩,时复惊烦。

23.4 至宝丹的用法用量

灯心汤调化服。

23.5 附注

此即时下所常用秘方也。不论内伤外感变蒸寒热,一切治之。予谓此药,唯蒸症相宜,次则郁热伏暑神剂。小儿夏月,宜多服之。补而不滞,泻而不偏、殊有妙用。

23.6 出处

《慈幼新书》卷一

24 《活人方》卷七方之至宝丹

24.1 组成

西牛黄5分,麝香5分,全蝎7分(去尖、酒洗,焙燥),白僵蚕7分(取直者焙燥),朱砂1钱(飞细),真佛金10张。

24.2 制备方法

共乳细无声,入瓷瓶塞固。

24.3 功能主治

《活人方》卷七方之至宝丹主治男妇小儿,风痰入于包络,则心神失守,不省人事;凝滞脏腑,则气道不通,痰壅喘急,二便秘结,阻塞经络,则口眼斜,手足搐搦,肢体振掉,或因惊触,或由恼怒,或从心肾不交虚火冲虐,或产后血脱,阴火妄行,卒然暴中,及癫痫狂躁。

24.4 至宝丹的用法用量

大人每服7厘,老弱半分,小儿3厘,用陈胆星7分,南星7分,半夏7分,天麻7分.橘红7分,枳壳7分,防风7分,防已7分.川芎7分,当归7分,麻黄7分.薄荷7分,木通7分,甘草7分,生姜2片,大枣2枚,赤金首饰1事,水煎浓汁,不拘时候,调前末药温服。取微汗;如无汗,以余汁热服催之。

24.5 出处

《活人方》卷七

25 《何氏济生论·附录》卷八方之至宝丹

25.1 组成

人参1钱,白茯苓2钱,广木香5分,砂仁3钱,朱砂1钱,远志2钱,桔梗(炒)2钱,滑石1两2钱,香附(炒)1两,甘草1两4钱(炙去皮),蓬莪4钱,黄耆(炙)2钱,山药2钱,甘松(水洗晒)3钱,山楂2两,益智仁(去壳)3钱。

25.2 制备方法

炼蜜为丸,如龙眼大。

25.3 功能主治

《何氏济生论·附录》卷八方之至宝丹主治小儿外感风寒,内伤饮食,发热头疼惊悸咳嗽,气粗面赤;或呕吐泄泻,腹胀腹痛及疟疾盗汗。

25.4 至宝丹的用法用量

每服1丸。小儿外感风寒,内伤饮食,发热头痛,惊悸咳嗽,气粗面赤,无汗,姜、葱汤热服;伤风夹惊,发热咳嗽,面青夜啼,停滞作泄,小便不清,呕吐作渴,肚腹膨胀,灯心、姜汤服,疟疾,葱、姜、桃头汤空心服;出汗、盗汗,灯心、浮麦汤下;腹痛,乌梅、姜汤下。

25.5 出处

《何氏济生论·附录》卷八

26 普济方》卷一一六引《经效济世方》之至宝丹

26.1 组成

草乌头1斤(用大豆2升,盐4两,入砂锅内煮3夏时,令乌头极烂为度,其豆取出埋土中1尺,以乌头入木臼内捣300杵,拍作饼子焙干)。

26.2 制备方法

上药为细末,酒面糊为丸,如梧桐子大。

26.3 功能主治

《普济方》卷一一六引《经效济世方》之至宝丹主治诸风。

26.4 至宝丹的用法用量

每服20-30丸,空心,食前温酒或盐汤送下。

26.5 出处

《普济方》卷一一六引《经效济世方》

27 至宝丹说明书

27.1 药品名称

至宝丹

27.2 至宝丹的别名

至宝锭

27.3 药品汉语拼音

Zhibao Dan

27.4 剂型

每锭1.5g。

27.5 至宝丹的主要成份

苏叶、羌活、蝉蜕、薄荷、神曲、麦芽、山楂、槟榔、陈皮、藿香、白芥子、胆南星川贝母茯苓、滑石、天麻、钩藤、全蝎、僵蚕、白附子、雄黄、朱砂、琥珀、牛黄、冰片、麝香等。

27.6 至宝丹的药理作用

苏叶、羌活、蝉蜕、薄荷解表发汗退热;神曲、麦芽、山楂、槟榔消食水导积滞;陈皮、藿香理气和胃止呕;白芥子、胆南星、川贝母降逆止咳化痰;茯苓、滑石渗湿清热利水;天麻、钩藤、全蝎、僵蚕、白附子平肝熄风定抽,雄黄、朱砂、琥珀镇惊安神;牛黄、冰片、麝香清心开窍醒脑。本方组成既有解表导滞药物,又多熄风解痉之品,应用于小儿感冒停食引动肝风抽搐等症为宜。

27.7 至宝丹的适应证

解表消食、化痰熄风。适用于由外感风寒、内停乳食引起的发烧咳嗽痰盛、不欲饮食、恶心呕吐、手心发热、大便酸臭、烦躁不安、抽搐昏睡等症。

27.8 至宝丹的用法用量

口服,每次服1丸,2次/d,焦三仙煎汤或温开水送下。周岁以内小儿酌减。

27.9 注意事项

1.至宝丹清热解表,导滞化痰之效,较小儿百寿丹为强。

2.只将此药专用于停食停乳,则失于确切。为了节约贵重药材与合理用药,小儿停食症宜选用专于消导的成药,如清胃保安丸小儿化食丸等,比较更为恰当。

28 参考资料

  1. ^ [1] 李炳照等主编.实用中医方剂双解与临床[M].北京: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08:353.
  2. ^ [2] 李经纬等主编.中医大词典——2版[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4:595.
  3. ^ [3] 魏睦新,王刚. 方剂一本通[M].北京: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09.
  4. ^ [4] 李炳照等主编.实用中医方剂双解与临床[M].北京: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08:351.
  5. ^ [5] 中医药学名词审定委员会.中医药学名词(2004)[M].北京:科学出版社,2005..
  6. ^ [6] 李炳照等主编.实用中医方剂双解与临床[M].北京: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08:351-353.

古籍中的至宝丹


相关文献

开放分类:中成药中医学方剂中药学方剂学药物消化系统中成药消化系统药物
词条至宝丹banlangwangyuanfengchuile合作编辑,由sun进行审核
参与评价: ()

相关条目:

参与讨论
  • 评论总管
    2019/5/24 17:41:58 | #0
    欢迎您对至宝丹进行讨论。您发表的观点可以包括咨询、探讨、质疑、材料补充等学术性的内容。
    我们不欢迎的内容包括政治话题、广告、垃圾链接等。请您参与讨论时遵守中国相关法律法规。
抱歉,功能升级中,暂停讨论
特别提示:本文内容仅供初步参考,难免存在疏漏、错误等情况,请您核实后再引用。对于用药、诊疗等医学专业内容,建议您直接咨询医生,以免错误用药或延误病情,本站内容不构成对您的任何建议、指导。

本页最后修订于 2017年5月3日 星期三 12:30:05 (GMT+08:00)
关于医学百科 | 隐私政策 | 免责声明
京ICP备13001845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非经营性-2018-029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302001366号


链接及网站事务请与Email:联系 编辑QQ群:8511895 (不接受疾病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