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榜

小儿疟疾

广告
广告
医学百科提醒您不要相信网上药品邮购信息!
特别提示:本文内容仅供初步参考,难免存在疏漏、错误等情况,请您核实后再引用。对于用药、诊疗等医学专业内容,建议您直接咨询医生,以免错误用药或延误病情,本站内容不构成对您的任何建议、指导。本站不出售任何药品、器械,也不为任何药品、器械类厂家提供宣传服务。药品类信息为研究性资料,仅供专业人士参考,请不要依据本站信息自行用药。

1 拼音

xiǎo ér nuè jí

2 概述

疟疾是一种寒热往来,发作有一定时间的病证。其临床特征,为定期寒颤,发热,汗出。发作时先有毛孔粟起,呵欠频作,体怠乏力,继而寒战鼓颔,肢体酸楚,虽覆以重被,亦不能温,寒去则内外皆热,体若燔炭,头痛如裂,面赤唇红,烦渴引饮,气息喘急,口苦呕恶,终则遍身汗出,热退身凉。如此反复发作,舌苔薄白或黄腻,脉象在寒颤时多见弦紧,发热时多见弦数。诚如《幼幼集成》所云:“始而呵欠,继则足冷,面色青黄,身体拘急战栗,头项腰脊俱痛,寒去未已,内外皆热,头痛而渴,但欲饮水,呕吐烦满,而不嗜食。”多流行于夏秋季节,具有传染性,岭南烟瘴之地,山岚疫区,由于蚊子传播,造成疫气的蔓延,往往发则一方,长幼相似,成为“疫疟”。尤其小儿作疟,常因寒热不退,痰食交阻,动辄变生抽痉厥,危及生命

3 病因

疟疾的病因,有伤于暑热,感受秽浊不正之气,致阴气独微,阳气独发而成。有感受风邪未及时发泄,或暑月贪凉沐浴,感受寒邪伏于少阳,不能外出,因而成疟。如《婴童百问》云:“小儿未能触冒于暑,而亦病疟者,乃乳母持抱解脱,不避风寒者也。”因夏日气候炎热,人在暑湿交争之中,邪气侵入人体,伏于半表半里,出入营卫之间,入与阴争则寒,出与阳争则热,邪正交争,阴阳相搏,造成疟疾。如邪正相离,邪气伏藏,不与营卫相搏,则寒热休止。一般来说,多由外邪伏于少阳,经气不舒,转输失职所致。故喻嘉言云:“半表半里,少阳也,所以寒热往来,亦少阳所主,谓少阳而兼他证则有之,谓他经而不涉及少阳,则不成其为疟矣”。此外,《幼科要略》认为:“小儿以食疟居多”。前人尚有“无痰不成疟”之说。由于小儿饮食无节,积滞内停,感受风暑之气,表里邪争,因而作疟。或素有痰饮,兼感外邪,凝结脾胃所致。因为饮食所伤,脾胃受损,健运功能失常,则停湿成痰,化生精微不足,以致气血虚弱,或元气消耗,营卫空虚,则疟邪可以乘虚而入。如张景岳云:“疟疾本由外感……惟禀赋怯弱……尤易感邪”。由于感邪的不同,素质的差异,以致阴阳有所偏胜,其寒热发作,有一日一发者为一日疟,有间日一发者为间日疟,也有三日一发者为三日疟。邪浅者病在三阳,随卫气而出入,病一日一发;邪深者病在三阴,与卫气并出,故间日或三日一发。发病提早者,邪达于阳,为病转轻;发病推迟者,则邪陷于阴,为病增剧,若久疟不愈,耗伤气血,体虚邪恋,遇劳即发者,则为“劳疟”。

4 治疗

疟疾治疗,无论一日疟,间日疟,或三日疟,初起时均宜和解为主,用小柴胡汤清脾饮加减。三五发后,可用截疟之法,用青蒿素止疟丹常山饮,或截疟七宝饮之类。如疟久不愈,脾胃已虚,可用六君子汤柴胡补之,或用沈氏截疟饮加减,以补截兼施。若病久中气下陷,邪不能达,宜用补中益气汤加减,以升举达邪。亦可配合针灸疗法。①取大椎陶道间使后溪足三里主穴,一般在发作前2~3小时进针留针30分钟,可在留针时捻转3次,每次半分钟,停止发作后,继续针3~5次以巩固疗效。②取疟门穴,在两手第三、四指间白肉际处,于发作前2小时针刺一寸深,用强刺激,留针15~25分钟。

4.1 风疟

多因感风而得,发于春夏。证多先热后寒,热多寒少。有汗怕风,头痛,骨节烦疼鼻塞耳鸣,舌苔薄白,脉象浮弦而大。治宜疏风解表,可用柴胡桂枝汤。若热甚烦躁自汗不解,可用桂枝黄芩汤加减。若热多寒少,或但热不寒,汗不畅泄,骨节烦疼,少气烦冤口渴引饮,而无恶风之状者,则为温疟,又宜清热疏表,可用白虎加桂枝汤治之。

4.2 寒疟

多因感寒而成,发于秋冬。证多先寒后热,寒多热少。发时面唇青白,四肢厥冷,寒战而栗,头痛身疼,舌苔薄白,脉象浮紧。治宜辛温散寒,可用柴胡桂姜汤加减。如但寒不热,倦怠时作,胸闷面白,自汗肢冷,舌淡苔白,脉象弦迟者,则为牝疟,又宜温阳散寒,可用蜀漆散加减,以扶阳止疟。

4.3 暑疟

多因感受暑邪而为寒热,但热势甚高,面色红赤,自汗出,渴喜冷饮,心烦不宁,睡眠不安,小便短赤,唇燥舌绛,苔白脉虚。治宜清暑解热,可用蒿芩清胆汤加减,或柴胡白虎汤藿香佩兰赤茯苓黄芩青蒿治之。如暑热化燥,可加生地、麦冬竹叶牡丹皮天花粉、生梨汁、甘蔗浆等药以甘寒生津

4.4 湿疟

多因感受湿邪而成。证多面浮身痛,胸闷不饥,恶心作呕,喜热饮,大便或秘或溏,舌苔白腻,脉象濡缓。为湿气结痹,治宜化湿散疟,可用柴平煎加白寇、草果苡仁滑石通草等。若湿热偏重,腹胀溲黄者,可加黄连、黄芩以清热化湿。如脾虚而湿从内生,汗出精神困倦者,可用四兽饮加减,以健脾截疟。

4.5 痰疟

多因痰饮内蕴,兼感疟邪所致。证多形寒发热,面色淡白目胞浮肿,胸闷气逆,呕吐泛稠涎粘痰,脉象弦滑、苔色白腻。治宜化痰止疟,可用清脾饮或平安散瓜蒌枳实竹茹陈皮等,化痰理气

4.6 食疟

多因小儿恣啖肥甘生冷食物,兼感疟邪所致。证多形寒发热,面色淡黄,胸闷痞塞,腹膨胀满,不思饮食,大便不通,或频转矢气,夜卧不安,舌苔白腻或黄腻,脉象弦滑,指纹紫滞。治宜消导化滞,可用槟陈汤加减;食滞较重,大便秘结,腹部胀满者,可用小承气汤下之。

4.7 瘴疟

多为岭南气候炎热,感受山岚瘴毒而成;或因染受时疫,寒热成疟,夏秋之间,沿门合境皆是。证多乍寒乍热,迷闷发狂。治宜祛瘴涤痰。若寒甚热微,多汗不渴,苔白厚腻,甚则神昏不语者,为冷瘴。治宜芳香化浊,辟秽理气。可用达原饮,或不换金正气散加减。心窍被蒙者,加服苏合香丸,以芳香开窍。若壮热不寒,面目尽赤,烦渴喜饮,胸闷呕吐,舌质红绛,苔垢而黑,脉象弦数,甚则神昏谵语者,则为热瘴。治宜辟秽解毒、清热保津,可用清瘴汤(柴胡、常山、生石膏、枳实、黄芩、青蒿、竹茹、半夏、陈皮、茯苓知母六一散,黄连)或甘露消毒丹加减。呕吐剧烈者,可急服玉枢丹,以辟秽解毒。若高热谵语者,可用至宝丹,以清心开窍。伴见抽搐者,可用紫雪丹,以清热镇惊。

4.8 疟母

多因久疟不愈,气血大虚,痰瘀凝聚,脉络阻滞,结于胁下所致。证见胁下结块,扪之有形,或痛或胀,疟仍时作,兼有脘腹不舒,面色萎黄形体消瘦,舌质淡紫无华,脉象弦细。治宜化痰破瘀,软坚散结,佐以益气养营,可用鳖甲煎丸,煎汤送服。或小柴胡汤加鳖甲莪术桃仁等,虚实兼顾。


相关文献

开放分类:儿科中医儿科学
词条小儿疟疾tatata创建,由sun进行审核
参与评价: ()

相关条目:

参与讨论
  • 评论总管
    2020/11/26 1:36:41 | #0
    欢迎您对小儿疟疾进行讨论。您发表的观点可以包括咨询、探讨、质疑、材料补充等学术性的内容。
    我们不欢迎的内容包括政治话题、广告、垃圾链接等。请您参与讨论时遵守中国相关法律法规。
抱歉,功能升级中,暂停讨论
特别提示:本文内容仅供初步参考,难免存在疏漏、错误等情况,请您核实后再引用。对于用药、诊疗等医学专业内容,建议您直接咨询医生,以免错误用药或延误病情,本站内容不构成对您的任何建议、指导。

本页最后修订于 2020年7月7日 星期二 11:48:53 (GMT+08:00)
关于医学百科 | 隐私政策 | 免责声明
京ICP备13001845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非经营性-2018-029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3020013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