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榜

十七世纪三个医学派

广告
广告
医学百科提醒您不要相信网上药品邮购信息!
特别提示:本文内容仅供初步参考,难免存在疏漏、错误等情况,请您核实后再引用。对于用药、诊疗等医学专业内容,建议您直接咨询医生,以免错误用药或延误病情,本站内容不构成对您的任何建议、指导。本站不出售任何药品、器械,也不为任何药品、器械类厂家提供宣传服务。药品类信息为研究性资料,仅供专业人士参考,请不要依据本站信息自行用药。

1 拼音

shí qī shì jì sān gè yī xué pài

2 概述

十七世纪,医学家企图应用当时的科学知识来研究或解释人体现象及有关的医学问题,医学领域内出现了三个医学派: 物理医学派、化学医学派和活力论学派。物理医学派 十七世纪,由于伽里略在力学和机械学上所取得的伟大成就,人们遂以为一切自然现象以及生命活动,均可以应用机械学原理解释。伽里略的友人散克托留斯首先应用伽里略的仪器,根据度量原则,企图测定人体的体温脉搏以及体重等动态变化(1614)。哈维早年在帕多瓦大学学习,也受到这种思潮的影响,因此,他把心脏比之为唧筒,并以计量方法动力学原理来解释血液循环。笛卡尔在哲学上确立了机械观,并以机械学原理来解释生理现象。笛卡尔以哈维的血液循环学说作为他机械观的证据,认为人体是一架机器,生理过程是受必然律或机械律支配。笛卡尔首先提出“反射”一词,对于感觉器官受到刺激后所发生反应,均视为“反射运动”。笛卡尔把反射看作为无意识的机械动作,反射的性质是神经系统结构决定的。

十七世纪,意大利成为物理医学派的中心。伽里略的学生、马尔比基的老师波累利(Borelli,G. A. 1608~1679)在他的名著《动物运动论》(1680~1681)中,企图以数学和机械学原理来说明动物的运动,他在著作中论述了行走、跑、跳、滑冰以及举重时进行的机械动作;又论述了鸟的飞翔、鱼的游泳以及蠕虫的爬行等动作。波累利曾经用杠杆原理来说明手臂的运动。据此,他认为人体的生理活动均可以用机械律说明,如胃肠的消化是机械性的磨碎,呼吸肋间肌和膈肌的运动,心脏是唧筒等等。波累利的学生贝利尼(Bellini,L.1643~1704)与马尔比基的学生巴利维(Baglivi,G. 1668~1707)继承了物理医学派的传统。贝利尼于19岁时发现输尿管,并发表肾脏结构的论文(1662),他把发热归之于血球摩擦增加所致;而把炎症认为是血球停滞所造成的腐败。巴利维是更彻底的机械论者,他把身体分解为许多小机械,以牙齿比作剪刀,胃比作碾磨机,心脏为唧筒,胸廓为风箱,动静脉为水压管,腺体为筛子等等。

3 化学医学派

十六世纪,巴拉塞尔萨斯引导人们注意到化学对医学及制药的价值。十七世纪,化学医学派继承了这一传统,他们企图以化学观点来解释人体的生理病理现象。当时的代表人物有海尔蒙特(Helmont,van1572~1644)和希尔维厄斯 (Sylvius,F. 1614~1672)。海尔蒙特认为生命活动完全是发酵作用,但是,他又认为人体的发酵作用最终由一种特殊的阿契厄(archaeus)所支配。希尔维厄斯也主张人体的生命活动服从于发酵过程,但他的观点较少神秘主义色彩,由于他的努力,不仅发展了医学化学派,而且在荷兰造就了一批医化学家。其中较著名的有邦蒂古(Bontekoe,C. 1647~1687),他认为血液的浓稠或过酸是一切疾病的原因,主张用茶和咖啡来稀释血液。希尔维厄斯的后继者克兰能 (Cranen,T.1620~1689)企图融合笛卡尔和希尔维厄斯的观点。英国的化学医学派则以威廉斯(Willis,T. 1621~1675)与梅犹(Mayow,J. 1645~1679)为代表。牛津大学的威廉斯是一个著名的解剖学者,他以研究脑的解剖闻名于世,著有《脑的解剖》(1664),至今脑底动脉环尚以Willis命名。威廉斯修正了巴拉塞尔萨斯有关盐、硫、汞三元素说,以“灵气”代替汞,认为“灵气”是一种经过蒸馏作用而生成的体液,它是人体一切活动的根源。威廉斯推广了发酵的概念,把一切有机过程及体内的新陈代谢均归之于发酵作用。十八世纪以前,化学医学派是一个极有影响的学派,他们对于唾液胃液胰液消化液给予了研究,有过不少贡献。但是,他们所谓的“发酵”概念是十分模糊的。由于当时化学刚刚脱离炼金术,尚未成为一门系统的科学,因此,学者们应用当时的化学知识来解释人体的生理、病理现象,显然不可能取得成功。

物理医学派与化学医学派对生命活动的认识虽有分歧,但是,他们都采用观察实验与定量分析的方法,这给后世医学的发展,起到了良好的作用。

4 活力论学派

由于物理化学的知识尚不足以解释生命现象,活力论遂应运掘起,谓人体中存在有某种特殊的非物质的力,或超自然的活力,认为这种活力是支配人体一切活动的源泉。斯塔尔(Stahl,G. E. 1660~1734)是当时活力论学派的代表人物,他认为灵魂是支配人体活动的唯一原因,身体不过是灵魂的工具。斯塔尔的同学、德国哈勒大学的霍夫曼(Hoffmann,F. 1660~1742)认为生命就是运动,死亡即是运动的停止,机体是由纤维构成,纤维具有专门的特性“张力”(tonus),即收缩与扩张的功能,“张力”是区别生命与无生命的基础。纤维的张力为神经液所控制与调节。英国爱丁堡的柯伦(Cullen,W. 1710~1790)是霍夫曼学说的拥护者,同时他又吸取了斯塔尔的“anima”,哈勒的易激性以及布尔哈夫的机械观。柯伦认为维持固体部分的正常张力,它的能量来自神经系统,张力的收缩与松弛源于外部刺激的增加和减少。柯伦认为神经系统是生命的源泉,它调节全部生命现象,疾病则是神经系统的亢进或衰退。他的理论较之霍夫曼的观点有某些进步,包含有近代神经病理学的合理思想。

活力论学派在法国的蒙披利与巴黎大学得到兴旺的发展,其中最著名的代表人物为蒙披利的波尔多(Bordeu,T. de 1723~1776),他主张腺体和肌肉-神经系统具有生命活动的特性,他认为腺体的分泌活动决非单纯的物理学和化学所能说明。波尔多认为固有生命(vita propria)居于身体的每个部门,赋于身体各固有生命的最根本原因是“自然力”(la Nature),即生命力、生气。英国的勃朗(Brown,J. 1735~1788)是活力论学派中最有影响的人物,当时他创立了一个非常流行的勃朗主义。根据他的观点,生命依赖于刺激物,生命器官是刺激的结果,生物区别于无生物就是生物具有应激性与兴奋性。他认为器官正常的应激性以及适度的刺激是构成健康状态的条件。如果出现兴奋与刺激太过与无力,这是造成病理的原因。

活力论学派的观点无疑是十分荒谬的,他们把生命活动的源泉归之于一种超自然力的作用。但是,物理医学派与化学医学派导致人们对生命现象的简单化理解,他们也不可能认识生命的本质。活力论的指导思想和哲学观点显然是错误的,但是,这一学派某些人物也提出过一些合理的见解,例如从哈勒、柯伦那里产生了近代神经生理学与神经病理学,从波尔多那里又预言了内分泌的存在。这些正确的见解并非导源于活力论观点,应该说是来自科学的实践活动。


相关文献

开放分类:历史中医典籍
词条十七世纪三个医学派tatata创建,由sun进行审核
参与评价: ()

相关条目:

参与讨论
  • 评论总管
    2021/1/26 21:11:28 | #0
    欢迎您对十七世纪三个医学派进行讨论。您发表的观点可以包括咨询、探讨、质疑、材料补充等学术性的内容。
    我们不欢迎的内容包括政治话题、广告、垃圾链接等。请您参与讨论时遵守中国相关法律法规。
抱歉,功能升级中,暂停讨论
特别提示:本文内容仅供初步参考,难免存在疏漏、错误等情况,请您核实后再引用。对于用药、诊疗等医学专业内容,建议您直接咨询医生,以免错误用药或延误病情,本站内容不构成对您的任何建议、指导。

本页最后修订于 2020年7月17日 星期五 11:43:00 (GMT+08:00)
关于医学百科 | 隐私政策 | 免责声明
京ICP备13001845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非经营性-2018-029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3020013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