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榜

十七世纪的医学

广告
广告
医学百科提醒您不要相信网上药品邮购信息!
特别提示:本文内容仅供初步参考,难免存在疏漏、错误等情况,请您核实后再引用。对于用药、诊疗等医学专业内容,建议您直接咨询医生,以免错误用药或延误病情,本站内容不构成对您的任何建议、指导。本站不出售任何药品、器械,也不为任何药品、器械类厂家提供宣传服务。药品类信息为研究性资料,仅供专业人士参考,请不要依据本站信息自行用药。

1 拼音

shí qī shì jì de yī xué

2 概述

十七世纪欧洲各国正处于资产阶级革命的历史时期。十六世纪末,十七世纪初,荷兰首先发生反对西班牙封建统治的资产阶级革命,建立了欧洲第一个资产阶级共和国——荷兰共和国。十七世纪中叶,又爆发了英国资产阶级革命,它标志着欧洲封建主义时代的终结和近代的开始。当时,资产阶级正处于上升阶段,它在历史上起着进步作用,资产阶级为了发展生产力,迫切要求科学技术;同时,资产阶级为了反对封建思想和宗教神学,也需要唯物主义哲学。代表新兴资产阶级的英国唯物主义哲学家培根(Bacon,F. 1561~1626)提出“知识就是力量”这句口号,这对推动当时科学技术起了积极的影响,同时,他在哲学上阐明了实验方法在科学认识中的重要作用。法国哲学家笛卡尔(Descartes,R. 1596~1650)提倡人类理性解放,高度重视哲学对科学的指导作用,主张“天赋观念”。在方法论上,培根提出经验归纳法;笛卡尔提出演绎法,虽然,培根和笛卡尔各执一词,但是,这两种方法对科学认识论还是起了促进作用

十七世纪欧洲的科学技术呈现空前繁荣的景象。由于工场手工业和航海业发展的需要,力学和天文学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当时经典力学的杰出代表伽里略在天文学、静力学动力学、物理学等方面都有重要的贡献。牛顿又进一步发展制定了运动三定律和万有引力定律,创立了天体力学。牛顿与莱布尼茨又创立了微积分。由于经典力学所取得的伟大成就,人们遂假想世界上的一切物质,都将遵循牛顿的力学规律。于是,人们也试图采用伽里略的实验和数学相结合的机械力学方法来研究生物学生理学医学。意大利学者散克托留斯(Sanctorius,1561~1636)首先应用定量实验方法研究人体体温脉搏以及体重的动态变化,他可以说是对人体基础代谢最早采取控制性定量试验研究的学者。哈维计算了心脏每次搏动及每分钟排出的血流量,断定动物的血液必须是循环不息的,从而确立了血液循环学说。范·海尔蒙特(vanHelmont,J. B. 1577~1644)在实验中广泛应用天平(如最著名的柳树实验)。波义耳 (Boyle,R. 1627~1691)用定量方法进行金属煅烧实验,证明金属煅烧后不是变轻而是增重,虽然他尚没有认识燃烧的本质,却为氧化学说的确立奠定了基础。其它如梅犹 (Mayow,J. 1643~1679)、司文模登 (Swammerdon 1637~1680) 等人在进行生理实验时,均采用了定量分析方法。定量实验方法使医学摆脱了思辩推理的玄想,从此成为一门实验科学。

十七世纪的三个医学派十七世纪出现了物理医学派、化学医学派和活力论学派三个医学派。物理医学派的代表人物有波累利 (Borelli,G. A,1608~1679)、贝利尼(Bellini,L. 1643~1704) 和巴利维 (Baglivi,G.1668~1707)等人,他们企图用机械力学的原理来解释人体的生理病理现象,例如哈维即把心脏比为唧筒,而笛卡尔认为人体是一架机器。这种观点在当时反对宗教神学中有一定的进步性,但是,他们却把复杂的生命现象给予简单化的理解,因此,不可能认识生命的本质。化学医学派的代表人物有范·海尔蒙特、希尔维厄斯(Sylvius,F.1614~1672)、威廉斯(Willis,T. 1621~1675)、梅犹等人,他们应用化学知识来解释人体的生理病理现象,由于当时化学尚没有摆脱亚里斯多德的四元素与炼金术士的三要素说,因此,他们的解释完全曲解了生命活动的现象,而范·海尔蒙特最后又陷入活力论。活力论派以斯塔尔 (Stahl,G. E. 1660~1734)、霍夫曼(Hoffman,F.1660~1742)为代表,他们认为生命活动不遵循物理化学的原理,人体中存在有某种非物质的、超自然的灵魂或活力,活力是支配人体一切活动的源泉。这种思想显然是十分荒谬的,他们闭塞了科学研究的道路,为神创论打开了大门

十七世纪,由于生产和科学技术发展的需要,为科学仪器的发明与改进创造了条件。伽里略曾创制温度计、摆钟、望远镜、显微镜等,散克托留斯加以改进,制成体温计、脉搏计及各种外科器械,首先试用于临床。显微镜的发明与应用,使得人们摆脱感官的直观观察,深入到物体的微细结构,从而出现了近代组织学微生物学胚胎学病理学

十七世纪,欧洲的经济文化中心从北意大利转移到荷兰,由于摆脱了教会的严厉的书籍检查,荷兰成为欧洲的出版中心,阿姆斯特丹和莱顿大学成为欧洲的医学与解剖学中心。当时,解剖学继续沿着维萨里的传统发展,特别是解剖技术和标本制备方法的改进,促进解剖学向精细方向深化。十六世纪达·芬奇曾用蜡样物质注入管腔,欧斯塔修(Eustachio 1520~1574)应用有色液体注入管腔,研究体腔形态血管分布。这种方法被十七世纪学者进一步发扬,1668年格拉夫(Graaf,De.1641~1673)把水银注入精索管内,威廉斯(Willis,T.)用红色溶液注入脑底血管,司文模登应用低融点的蜡注入血管。荷兰的鲁谢(Ruysch,F. 1638~1731)进一步发展了这种注入法,完成了人体血管分布的研究,同时又用此法改进了尸体防腐法。十七世纪出版事业的发展,不仅出版了古今名家著作,而且在印刷技术上也有许多改进。解剖图已应用精美的铜版制图。以上这些因素,对于解剖学的教学与解剖知识的普及,起到了促进作用。

解剖学的发展推动了生理学的进步。哈维根据维萨里对心脏结构的正确描述,以及法布里修等报道的静脉瓣,作出了血液单向流动及循环不息的结论。对于呼吸生理,波义耳已知空气是呼吸与燃烧所必须的东西,胡克认为动物在呼吸时一定从空气中吸入某种生命粒子。医化学家梅犹通过实验证明空气中的某一部分是动物呼吸以及燃烧、发酵所必需,他把这种气体称之为硝气精(SpiritusMitro-aerialar),盖仑以来的学者认为呼吸是使血液变冷,梅犹认为呼吸与燃烧作用相同,因此呼吸作用是使血液变热。可惜他们被当时燃素说偏见所蒙蔽,未能认识燃烧的原因以及呼吸的机制。对于消化生理,由于发现了一系列消化腺,人们开始注意到消化腺对消化的作用,格拉夫创制了实验性瘘管,成功地收集到纯粹的胰液唾液胆汁,为后世消化生理的研究奠定了基础。关于脑的功能,威廉斯、西尔维斯、维厄桑对于脑的解剖结构均作过研究,但是对于脑的功能及其各部之作用,大多出于推测。关于神经生理,笛卡尔提出 “神经液体说”或“动物生气说”,他假想神经中流动着一种“以太”状或淋巴状的液体,这是血液流经脑内经脑改变而成的液体,它是一切机体活动的支配者。马尔比基认为大脑皮质是一种腺性组织,鼻与咽喉的分泌物即由脑所排泄。马尔比基的学生帕丘奥尼(Pacchioni,A. 1665~1726)发现硬脑膜和硬脑膜小体,他认为这是一种肌肉组织,其功能类似心脏,藉以使脑内神经液压送至四肢。德国符腾堡大学的施奈德(Schneider,C. V. 1614~1680)与英国的洛厄(Lower,R. 1631~1691)对此说提出异议,施奈德于1660年刊出《论加答儿》(De Catarris),提出鼻咽喉的粘液是粘膜自身的分泌物。丹麦的斯坦诺籍显微镜之助,证明鼻粘膜表面确有许多腺体。司文模登的神经肌肉试验,终于揭露了神经体液说的错误。斯坦诺的实验,发现切除神经血管的肌肉仍保持收缩力,表明肌肉的收缩并非是神经生气输入的结果。总之,十七世纪人们对于脑及神经系统的解剖结构,籍勤⿌之观察与显微镜之助,取得了不少成果,但是,对于神经的生理作用与脑的功能,因实验生理研究之不备,仍停留于忆测阶段。

显微镜的发明,出现了一批早期显微镜学者,他们成为一系列学科的开拓者。柯切尔(Kircher,A.1602~1680)与雷文虎克(Leeuwenhock,A. V. 1632~1723)最早发现了微生物。胡克 (Hooke,R. 1635~1703)最早观察到细胞。马尔比基(Malpighi,M. 1628~1694)首先观察到动静脉毛细血管吻合,他对脑、肺、脾、肾、淋巴结的微细结构也作过观察和描述。雷文虎克不仅发现了毛细血管和红细胞,又报道了精子,对横纹肌、血管、牙齿眼球晶体皮肤、骨胳的微细结构也作过观察和报道。格鲁(Grew,N.1641~1712)是最早应用显微镜研究植物组织的学者。司文模登应用显微镜对昆虫进行了观察,并作了报道。法布利修(Fabricius Ab Aquapendente,1537~1619)与哈维是凭肉眼来观察鸡卵与胎儿发育的,马尔比基则应用显微镜研究早期鸡卵与胎儿发育的各个阶段。但是,十七世纪胎生学尚属草创阶段。当时虽然发现了精子与卵,但是,对于精子与卵在个体发育中的作用仍是模糊不清的。哈维、马尔比基等认为卵是生命的始基,哈维认为“一切生命皆来自卵”,这派学者属于卵原论者(Ov-ists);雷文虎克等主张精子是动物生命的根源,卵是精子取得养料发育的场所,此派学者称为精原论者(Sper-mists)。另一场争论是渐成论或新生论(Epigenesis theory)与预成论(Preformation theory)之间的争论。渐成论认为个体发育是次第形成的,胚胎各部分是相继发生的,哈维、沃尔夫是渐成论的代表。预成论者认为胎儿在胚胎始基中早已存在,发育不过是量的增长或结构规模的扩大,马尔比基、司文模登、哈勒是预成论的代表。

由于解剖学的复兴,使得人们对于人体的正常结构和脏器形态有了基本的认识,当人们从事尸体解剖时,经常会发现某些异常结构与病理变态,促使人们探求这些异常变化与疾病及其症状之间的关系,病理解剖学遂应运而生。1679年日内瓦的博内特 (Bonet,T.1620~1689)出版《墓葬》(Sepulchretum)一书,收集了古今三千份病例记录,可称是一部病理学汇编。其它各著作家也纷纷刊出各种疾病的病理解剖报道与专著。

十七世纪,解剖生理学虽然取得巨大的进展,但是,这些成果当时还不可能应用到临床医学上来。医学物理学派和医学化学学派所做的理论性探讨也无补于临床实际。当时,英国的西顿哈姆(Sydenham,T.1624~1689)首先举起希波克拉底的旗帜,号召医生回到病房中来,强调医生必须以临床实践为本职。西顿哈姆通过临床观察概括了各种疾病的病史、典型症状及其病理过程,确立了疾病的本体观念,于是,各国学者群起报道各种疾病的临床观察,逐个地完成各种疾病的历史记载。从此,医生诊病有了明确的疾病概念。但是,十七世纪的临床医学仍未摆脱四体液病理学说和中世纪的传统,医生诊病,以诊脉、检尿为依据,治疗则用草药(一个药方内含几十种药物)、软膏以及泄泻、催吐、发汗、排尿和放血疗法。直到十七世纪,人们仍迷信通过国王的手抚摸,可以治疗瘰疬等疾病,外科仍操之于理发师之手。当时,欧洲一再发生瘟疫鼠疫天花斑疹伤寒疟疾性病蔓延各国,临床医学对其毫无办法。当时政府采取焚烧防瘟法,但效果殊鲜。十七世纪四十年代,金鸡纳自秘鲁传入欧洲,临床上获得卓效,西顿哈姆深信其它疾病也一定能找到特效药。十七世纪中叶,洛厄与岱尼斯(Denis,J.1625~1704)作过动物与人的输血尝试,由于当时并未了解人类的不同血型,这种尝试带有极大的冒险性。后来,由于输血的失误,巴黎医学教授会宣布禁止未经允许的输血,此后就没有人再敢尝试。

纵观十七世纪的医学,由于实验观察与数量分析方法的引入,促进了基础医学的发展。由于力学与机械学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人们企图以机械力学的原则来解释生理病理现象和生命的本质,因此,这个时期的医学带有形而上学和机械论的特征;另一方面,由于普遍采用分析方法,使得人们对机体的某些现象及局部细节有了深入的了解,这较之古希腊人对人体的笼统的概念,显然是前进了一大步。但是,这种思想方法导致人们孤立地、静止地看问题,忽视了事物之间的相互联系,影响了人们对整体的正确认识。十七世纪解剖学继承了文艺复兴时代的优良传统获得进一步的发展,生理学则刚刚成为一门科学,微生物学、组织学、胚胎学、病理学尚处于草创阶段,临床医学还没有摆脱中世纪的传统。但是,这个时期医学科学所收集到的大量资料,为后世医学的发展奠定了重要基础。


相关文献

开放分类:历史
词条十七世纪的医学tatata创建,由sun进行审核
参与评价: ()

相关条目:

参与讨论
  • 评论总管
    2021/1/26 20:21:34 | #0
    欢迎您对十七世纪的医学进行讨论。您发表的观点可以包括咨询、探讨、质疑、材料补充等学术性的内容。
    我们不欢迎的内容包括政治话题、广告、垃圾链接等。请您参与讨论时遵守中国相关法律法规。
抱歉,功能升级中,暂停讨论
特别提示:本文内容仅供初步参考,难免存在疏漏、错误等情况,请您核实后再引用。对于用药、诊疗等医学专业内容,建议您直接咨询医生,以免错误用药或延误病情,本站内容不构成对您的任何建议、指导。

本页最后修订于 2020年7月17日 星期五 10:47:19 (GMT+08:00)
关于医学百科 | 隐私政策 | 免责声明
京ICP备13001845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非经营性-2018-029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3020013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