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榜

人参败毒散

广告
广告
医学百科提醒您不要相信网上药品邮购信息!
特别提示:本文内容仅供初步参考,难免存在疏漏、错误等情况,请您核实后再引用。对于用药、诊疗等医学专业内容,建议您直接咨询医生,以免错误用药或延误病情,本站内容不构成对您的任何建议、指导。本站不出售任何药品、器械,也不为任何药品、器械类厂家提供宣传服务。药品类信息为研究性资料,仅供专业人士参考,请不要依据本站信息自行用药。

1 拼音

rén shēn bài dú sǎn

2 英文参考

Ginseng Antiphlogistic Powder[湘雅医学专业词典]

3 概述

败毒饮同名方剂约有六首,其组成为柴胡前胡川芎枳壳羌活茯苓桔梗人参各9g,甘草5g[1]。此方功在散寒祛湿益气解表,主治气虚外感证,现代常用于感冒支气管炎、过敏性皮炎荨麻诊、湿疹皮肤瘙痒症风寒夹湿者。[2]

4 明·方贤着《奇效良方》之人参败毒散

败毒饮主治气虚外感证,其特点是在解热、镇痛、抗炎、抗病原微生物的前提下:①促进和调节免疫功能;②增强心肌功能和改善微循环功能;③保护大脑及调节内分泌功能;④保肝利胆、抗溃疡解痉功能;⑤同时又有止咳化痰作用。从现代医学角度分析,只有自身免疫功能增强,调节适度才能增强抗病能力和自身免疫平衡,只有增强心脏功能,周围各级血管畅通,才有利于疾病的康复和防止恶化。[3]

4.1 处方

柴胡(去芦.二钱),川芎(一钱半),前胡(去芦)、甘草(炙)、人参(去芦)、桔梗(去芦)、羌活(去苗)、独活(去苗)、茯苓(去皮)、枳壳(麸炒),各一钱。薄荷少许。

柴胡、前胡、川芎、枳壳、羌活、茯苓、桔梗、人参各9g,甘草5g。[1]

4.2 功能主治

明·方贤着《奇效良方》之人参败毒散具有散寒祛湿,益气解表之功效。主治气虚外感证。憎寒壮热头项强痛,肢体酸痛无汗鼻塞声重,咳嗽有痰,胸膈痞满,舌淡苔白,脉浮而按之无力。[1]

4.3 人参败毒散的用法用量

上作一服,水二钟,生姜五片,煎至一钟,不拘时服。

以上为末,每服6g,入生姜、薄荷煎服。[1]

4.4 方解

本方所治证候正气素虚,又感风寒湿邪所致的气虚外感。虚入外感风寒湿邪,邪正交争于肌腠之间,正虚不能祛邪外出,故憎寒壮热而无汗,头项强痛,肢体酸痛。风寒犯肺,肺气不宣故鼻塞声重,咳嗽有痰,胸膈痞闷。舌苔白腻,脉浮按之无力,正是虚入外感风寒兼湿之证。治当散寒祛湿,益气解表。方中羌活、独活为君,辛温发散,通治一身上下之风寒湿邪。川芎行气祛风,柴胡疏散解肌,并为臣药,助羌、独活散外邪,除疼痛。桔梗宣肺,枳壳降气,前胡祛痰,茯苓渗湿,以宣利肺气,化痰止咳,皆为佐药。甘草调和诸药,兼以益气和中,生姜、薄荷为引,协助解表之力,皆属佐使之品。方中人参亦属佐药,用量虽小,却具深义:一是扶助正气以祛邪外出;二是散中有补,不致耗伤真元。本方原为小儿而设,因小儿元气未充,故用小量人参,补其元气,扶正以托邪外出。以此治疗外邪陷里而成之痢疾,其证为外邪从表陷里,用此方疏散表邪,表气疏通,里滞亦除,其痢自止。此种治法,称为“逆流挽舟”法。但本方为辛温香燥之剂,若痢下不爽,里急后重,或便脓血,是邪已入里化热。无表证者,亦应忌用。[1]

4.5 运用

[2]

1.本方又名人参败毒散。以增寒壮热,肢体酸痛,无汗,脉浮,按之无力为证治要点。外感风热阴虚外感者,均忌用。

2.若用于疮疡初起,可去人参,加金银花连翘清热解毒,散结消肿;用于风毒隐疹,可加蝉蜕苦参疏风止痒,清热除湿。

4.6 现代适应

[2]

适应证:常用于感冒、支气管炎、过敏性皮炎、荨麻诊、湿疹、皮肤瘙痒症等风寒夹湿者。

4.6.1 感冒

急性上呼吸道感染(简称上感、感冒)是指喉结以上,包括咽、喉、扁桃体鼻腔、中耳等皮肤黏膜受病原微生物感染发生的局部炎症。70%~80%由病毒引起,以鼻病毒、冠状病毒、流感或副流感病毒呼吸道合胞病毒、埃柯病毒、腺病毒为多。细菌感染可直接或继发于病毒感染,依次以溶血链球菌、流感嗜血杆菌肺炎链球菌葡萄球菌感染为多。发病时,鼻腔、咽、扁桃体黏膜充血水肿,上皮细胞坏死、脱落。临床表现发热、流涕、咳嗽等上呼吸道症状

4.6.2 急性支气管炎

急性支气管炎大多由上述病原微生物感染所致,支气管黏膜充血、水肿、渗出,上皮细胞坏死、脱落,支气管平滑肌收缩,临床出现发热、咳嗽、呼吸音粗糙及少许干湿啰音。治疗不及时,病情蔓延,即可并发肺炎。并发肺炎时,肺充血、水肿,肺泡内含有纤维蛋白和渗出液。临床上除上述症状外,两肺出现较多的干啰音

4.6.3 荨麻疹

荨麻疹除感染因素外还与药物、食物、物理或某些机械刺激因素相关,其发病机制多属Ⅰ型变态反应,少数为Ⅱ型或Ⅲ型变态反应;食物、药物、物理或机械刺激则是直接刺激皮肤所致。

4.6.4 其他

过敏性皮炎、湿疹、皮肤瘙痒症大多也属变态反应性疾病,病因机理均不十分清楚。

4.7 人参败毒散的药理作用

[4]

4.7.1 抗病原微生物作用

体外实验表明君药羌活挥发油对痢疾杆菌、大肠杆菌伤寒杆菌、铜绿假单胞杆菌、金黄色葡萄球菌等均有不同程度的抑制作用。独活除对上述细菌有抑制作用外,还对变形杆菌枯草杆菌蜡样芽孢杆菌霍乱弧菌、人型结核杆菌、布鲁菌有明显的抑制作用;独活煎剂对人型结核杆菌有抑制作用。臣药柴胡除对上述部分细菌有抑制作用外,还对流感杆菌肺炎双球菌等有明显的抑制作用,同时对肝炎病毒、Ⅰ型脊髓灰质炎病毒牛痘病毒、流行性出血热病毒、流感病毒有很强的抑制作用,对疟原虫钩端螺旋体有阻止其发育的作用。川芎对多种革兰氏阴性菌如大肠杆菌、痢疾杆菌、变形杆菌、铜绿假单胞杆菌、伤寒及副伤寒杆菌、霍乱弧菌及皮肤真菌均有明显的抑制作用。佐药前胡煎剂对流感病毒有抑制作用,前胡所含伞花内酯及紫花前胡内酯有抗菌、抗真菌作用,对金黄色葡萄球菌及大肠杆菌等有抑制作用。茯苓对金黄色葡萄球菌、大肠杆菌、变形杆菌均有抑制作用,并能杀死钩端螺旋体。甘草对艾滋病毒水痘单纯疱疹病毒Ⅰ型、带状疱疹病毒、肺炎病毒、腺病毒Ⅲ型、牛痘病毒均有明显的抑制作用;甘草酸抗柯萨奇病、腺病毒、合胞病毒能力强,甘草酸单胺能灭活HIV,甘草多糖能抑制单纯疱疹病毒Ⅰ型、牛痘病毒、水疱口炎病毒;甘草热水提取物对华支睾吸虫也有杀虫作用。甘草对上述部分细菌均有抑制作用,此外对阿米巴原虫及滴虫、幽门螺旋杆菌、枯草杆菌等均有抑制作用。生姜对上述大部分细菌、真菌有抑制作用,并能抑制沙门菌,拮抗HBs Ag。薄荷除对上述部分细菌有抑制作用外,还对支气管包特菌、黄细球菌、蜡样芽孢杆菌、藤黄八叠球菌等有抑制作用;同时对白色念珠菌、青霉菌属及多种真菌有抑制作用,并有驱蛔虫作用,对孤儿病毒及单纯疱疹病毒有抑制作用。

综上所述,败毒饮对多种细菌、真菌、原虫、病毒等均有抑制和杀灭作用,因此该方剂可用于病毒感染或继发性病毒感染性疾病。

4.7.2 解热、镇痛、镇静作用

君药羌活所含挥发油有明显降低体温、显著的解热作用,能提高痛阈,具有镇痛作用。独活煎剂有明显的镇痛及镇静和解痉作用。臣药柴胡注射液及其煎剂可通过减少体温调节中枢神经元cAMP合成和释放而发挥显著的解热作用,其所含柴胡粗皂苷具有明显的镇痛作用和镇静作用。川芎挥发油对大脑活动有抑制作用,川芎嗪具有明显的镇痛作用。佐药桔梗也有解热、镇静及镇静作用。佐药茯苓有明显的镇静作用。生姜所含姜蜡醇等均有解热镇痛作用。薄荷可扩张皮肤血管,具有发汗解热作用。甘草的退热作用在于其类糖皮质激素样作用,其所含FM100具有镇静和镇痛作用。

4.7.3 抗炎作用

君药羌活挥发油及水提取物有明显的抗炎作用,水提取物还能明显抑制肉芽组织增生,降低毛细血管透性,减轻渗出,其所含苯乙基阿魏酸酯、异欧前胡内酯都具有抗氧化作用。独活挥发油的抗炎作用明显而持久。臣药柴胡所含柴胡皂苷通过刺激肾上腺素,促进肾上腺皮质系统功能,对毛细血管通透性、炎症、介质的释放、白细胞游走和结缔组织生等许多炎性过程均有影响,其抗炎强度与泼尼松龙相似。柴胡的抗肉芽肿增生比抗渗出作用更强。川芎嗪能明显抑制纤维细胞的生成和增殖,因此对结缔组织增生性疾病有治疗作用。佐药桔梗具有显著的抗炎作用,对炎症引起的毛细血管通透性增强、渗出、水肿及棉球肉芽肿有显著的抑制作用。枳壳中所含的橙皮苷和柚皮苷具有维生素P样活性,能降低毛细血管的通透性和脆性,因而可抑制炎性渗出。茯苓所含新型羟甲基茯苓多糖对炎症有较强的抑制作用,同时能改善炎症的全身症状。桔梗皂苷有抗炎作用。甘草通过其类糖皮质激素样作用对炎症的毛细血管通透性亢进、渗出、水肿及肉芽组织增生等炎症的Ⅰ、Ⅱ、Ⅲ期均有抑制作用,对过敏性炎症也有抑制作用;甘草酸及甘草次酸有清除自由基作用,抑制脂质过氧化反应。人参对急慢性炎症均有显著的抑制作用,能抑制炎性细胞因子1L-1、1L-6、1L-8的分泌,降低炎性组织羟脯氨酸浓度;人参能清除自由基,增强SOD、GSH-Px活性,对抗脂质过氧化反应。生姜对炎症的早期、晚期均有明显的抑制作用,同时生姜能清除氧自由基和羟自由基,抑制脂质过氧化作用,抑制H2O2所致溶血。薄荷含有多种抗炎成分,对炎症有明显的抑制作用。综上所述,该方剂具有明显的抗炎作用,且作用于炎症的不同过程。

4.7.4 对免疫功能的影响

君药羌活提取物能促进全血WBC的吞噬能力,提高外周血淋巴细胞转化率红细胞免疫C3b受体花环及免疫复合物IC花环百分率;羌活醇提取物有抗组胺、抗过敏作用,羌活挥发油对迟发型超敏反应有一定的抑制作用。独活还能明显增加大鼠胸腺脾脏的重量,明显增加小鼠单核巨噬细胞的吞噬指数,提高小鼠单核巨噬细胞系统对血中胶体炭的廓清速率。臣药柴胡注射液对T、B淋巴细胞的功能都有调节作用,韭叶柴胡多糖能明显促进小鼠淋巴细胞增生,北柴胡注射液能明显促进小鼠二次免疫后绵羊红细胞抗体形成;同时柴胡多糖注射液能提高小鼠体液细胞免疫功能,可显著增加脾脏指数,增强巨噬细胞吞噬百分数及吞噬指数,显著提高ConA激活的脾淋巴细胞转化率NK细胞活性,并使免疫抑制状态有一定程度的恢复。川芎嗪能增强巨噬细胞吞噬功能,提高淋巴细胞转化率和ANAE阳性细胞百分率,促进SRBC抗体的形成。佐药前胡可抑制肥大细胞释放组胺。佐药茯苓既能增强细胞免疫功能,又能增强体液免疫功能,体外试验证明茯苓多糖和羟乙基茯苓多糖可使淋巴细胞毒性增加20~28倍,使免疫球蛋白IgG含量明显上升;皮下注射可使腹腔巨噬细胞吞噬率增加66.1%,吞噬指数增加121%,同时还能拮抗可的松对巨噬细胞功能的抑制;茯苓多糖能增加胸腺、脾脏、淋巴结的重量,增强巨噬细胞吞噬功能,增加ANAE阳性淋巴细胞数,对抗免疫抑制剂对巨噬细胞吞噬功能的抑制作用;使脾脏抗体分泌细胞数明显增加,使玫瑰花结形成率及PHA诱发的淋巴细胞转化率升高;而茯苓素对免疫功能有调节作用,能增强巨噬细胞吞噬作用,但对PHA、LPS、ConA诱导的淋巴细胞转化、血清抗体、脾细胞抗体产生能力有抑制作用。桔梗水提取物能增强巨噬细胞的吞噬功能,增强中性白细胞的杀菌能力,提高溶菌酶的活性。人参对骨髓造血功能有保护和刺激作用,能使正常和贫血动物红细胞及白细胞数目增加,当骨髓受抑制时,人参增加外周血细胞数的作用更明显;同时人参皂苷和人参多糖是人参调节免疫功能的活性成分,人参不但对正常动物,而且对免疫功能低下的动物均有提高免疫功能的作用,无论对体液免疫还是细胞免疫均具有广泛的影响;人参能增强非特异性免疫功能,人参皂苷能增强网状内皮系统吞噬功能,促进血清补体生成,提高脾脏NK细胞活性,并在ConA存在下诱生IFN-γ及IL-2;同时人参能提高血清IgA、IgG、IGM水平,提高血清溶血素的浓度,促进T、B淋巴细胞之分裂原PHA、ConA、LPS诱导的淋巴细胞转化。甘草多糖能提高网状内皮系统及单核细胞吞噬功能,甘草甜素能增强ConA诱导的淋巴细胞分泌IL-2的能力,抑制肥大细胞释放组胺,抑制IgE、ConA化合物48/80诱导的肥大细胞释放组胺;甘草次酸能升高淋巴细胞比率;甘草Lx能降低抗原量,抑制抗体形成,防治青霉素过敏性休克,β-甘草次酸是人体补体经典途径的抑制剂。生姜能明显改善免疫功能,升高脏器指数,提高巨噬细胞吞噬率,并有抗5-HT作用。薄荷可抑制ConA诱发的组胺释放。

综上所述,该方剂在免疫功能的多个环节能产生广泛影响,进行免疫调节和促进免疫功能,故而主要用于“气虚”外感者。

4.7.5 心血管及血液流变学的作用

君药羌活挥发油能扩张冠状动脉,明显增加心肌营养血流量,从而可改善心肌缺血,羌活水提取物有显著的抗心律失常作用,并能显著降低全血黏度,改善血流变学;羌活水煎醇沉液可抑制血小板聚集,抑制血小板血栓及纤维蛋白血栓形成。独活所含γ-氨基丁酸可降低室速和室颤发生率和死亡率,还能扩张冠状动脉,扩张毛细血管,增加毛细血管通透性,改善微循环,同时独活醇提取物可抑制血小板聚集,不仅抑制血栓形成而且使血栓湿长缩短,湿重减轻。臣药川芎与独活一样均是钙离子拮抗剂川芎煎剂能增加心肌收缩力,减慢心率,扩张冠状动脉,增加冠脉血流量,降低心肌耗氧量,减少心肌梗死面积,对抗垂体后叶素引起的心肌缺血,对抗缺血再灌流引起的心泵功能减退,对抗缺血再灌注室性心律失常;川芎还能扩张外周动脉血管,具有显著而持久的降血压作用,同时降低肺血管阻力,降低肺动脉压,特别是能改善微循环,抑制缺血性损害,不仅能抑制血栓形成,而且对已形成的血栓有解聚作用,同时能清除自由基,保护血管内皮细胞。柴胡皂苷不仅能增加心肌收缩力而且具有明显的抗凝作用,抑制血小板聚集,抑制血小板血栓烷的形成。佐药前胡含右旋白花前胡素A(Pd-Ⅰa),具有剂量依赖性增加冠脉血流量、降低主动脉压、外周血管阻力、降低心肌耗氧量作用;右旋白花前胡素C(Pd-Ⅲ)可改善心肌缺血再灌注收缩及舒张功能,促进心输出量及冠脉血流量,对心肌缺血有保护作用;白花前胡水醇提取液(Pd-Wa)对多种原因所致心律失常有防治作用;白花前胡素丙能松弛血管平滑肌,紫花前胡苷和紫花前胡苷元有抑制血小板聚集作用。枳壳及其有效成分兴奋α及β受体作用,可增强心肌收缩力,增加心搏出量,改善心泵功能,降低冠脉阻力,增加冠脉血流量,降低心肌耗氧量,改善心肌代谢,兴奋α受体则提高外周阻力,升高血压,具有抗休克作用。桔梗可降低冠脉阻力,扩张冠状动脉,增加冠脉血流,降低血压。茯苓能增强心肌收缩力,增加心输出量,并对心衰患者能减轻心脏前负荷。甘草多种提取物对多种原因引起的心律失常均有拮抗作用,并能降血脂、抗动脉硬化、抑制血小板聚集、抗血栓形成,减少心肌缺血再灌注心肌梗死的范围。人参能增加心肌收缩力,减慢心率,增加心输出量和冠脉动脉血流量,能增强心肌耐缺氧的能力,对心肌缺血后再灌注引起的心肌损伤加重有保护作用,同时人参还能抑制血小板聚集,抑制血栓形成;人参可扩张冠状动脉、脑血管、椎动脉、肺动脉,增加和改善这些器官循环;人参对血压有双相调节作用,既可使高血压病人血压降低,又可使休克、低血压病人血压回升,对多种原因引起的休克有防治作用。生姜所含姜辣醇为强心药,并对血压产生一过性降压、明显升压和持续性降压三相作用,能影响花生四烯酸代谢,抑制TXB2及PGE2合成,具有抗血小板聚集作用。

由此可见该方剂大多数药均能增强心肌功能,改善微循环,抑制血栓形成,改善血液流变学,因而对过敏性皮炎、湿疹、荨麻疹等由于血管病变所致的出疹性疾病有治疗作用。

4.7.6 神经内分泌系统功能的影响

该方剂除具有显著的解热、镇痛、镇静作用外,对中枢及内分泌系统有着积极影响。君药羌活可选择性地增加脑血流量,同时连续给药大鼠肾上腺内维生素C含量有下降趋势,其抗炎作用可通过兴奋垂体-肾上腺皮质系统而发挥作用。臣药川芎所含川芎嗪可扩张脑血管及脑膜血管,增加其血流量,改善脑微循环,提高缺血性脑线粒体膜流动性,对脑细胞膜Ca2+-Mg2+-ATP酶活性有保护作用,能降低脑细胞内Ca2+超载;川芎嗪所含阿魏酸能降低脑内MDA,增高GHS-Px及SOD活性,具有抗氧化作用,并能抑制缺血后血浆β-血栓球蛋白(β-TG)和血小板因子4(PF4)和血栓烷B2(TXB2)的升高,因此对缺血性脑损伤及神经功能障碍有保护作用。柴胡能兴奋垂体-肾上腺皮质系统,使ALTH及皮质激素分泌增加。使药甘草黄酮可提高缺血再灌注脑线粒体ATP酶、脑组织乳酸脱氢酶活性,减轻脑水肿,并能兴奋下丘脑-垂体-肾上腺皮质轴系统,增加血清皮质醇浓度。人参皂苷能明显增加脑缺血再灌注血流量,减少钙沉积,减轻脑水肿,并促进再灌注恢复,促进大脑对葡萄糖的摄取及合理利用产能;人参对脑内蛋白质RNADNA合成有促进作用,并能促进学习记忆功能,对中枢神经系统兴奋和抑制呈双相调节作用,增强神经系统适应性应激能力;人参能兴奋下丘脑-垂体-肾上腺皮质系统,增加皮质激素的分泌;同时能兴奋垂体性腺轴,促进性激素的分泌及性器官的成熟;并能促进垂体前叶促甲状腺激素释放,刺激胰岛释放胰岛素。生姜所含姜辣酮能促进肾上腺髓质释放儿茶酚胺。薄荷对中枢神经系统有兴奋作用。以上可以看出,该方剂不仅对大脑有保护促进作用,而且对内分泌系统有高度的调节作用,这对于上述适应证合并脑病以及各种免疫性疾病尤为重要。

4.7.7 呼吸系统功能的影响

君药柴胡总皂苷及柴胡皂苷元A有较强的镇咳作用。臣药川芎嗪对白三烯、组胺所致支气管哮喘有抑制作用,对哮喘发作有防治作用。佐药桔梗煎剂及桔梗皂苷有明显的镇咳祛痰作用。前胡能增强呼吸道黏液分泌,具有祛痰作用。甘草具有镇咳祛痰作用,同时能对抗乙酰胆碱及组胺引起的支气管收缩。薄荷醇能增加有效通气,减少呼吸道泡沫痰,表现祛痰作用。薄荷醇还有良好的镇咳作用。

4.7.8 消化系统功能的影响

君药独活不仅具有抗溃疡作用,而且有解痉作用,独活挥发油可抑制组胺及乙酰胆碱所致肠痉挛。臣药柴胡对急慢性肝损伤均有防治作用,能减轻肝细胞损伤,促进恢复,降低ASTALT;同时柴胡能促进胆汁分泌,柴胡皂苷还具有显著的抗溃疡作用,能增加胃黏液分泌及胃黏膜组织及胃液中己糖胺的含量,增加胆固醇胆酸排泄量;有抑制胃酸分泌和抗溃疡作用。枳壳挥发油可显著减少胃液分泌量,降低胃蛋白酶活性,具有抗溃疡作用;枳壳对胃肠平滑肌呈双相作用,使肠管紧张与舒张运动恢复平衡;枳壳煎剂能显著抑制十二指肠的自发性活动,使收缩力降低,紧张性下降,但对乙酰胆碱、BaCl25-HT引起的回肠收缩则具有显著拮抗作用。茯苓可促进肝硬化动物肝脏胶原蛋白降解,促进肝内纤维组织吸收,有防治肝硬化的作用;同时抑制胃酸分泌,抗溃疡,直接松弛肠管。甘草所含甘草酸对HBV有直接抑制作用,甘草酸二胺具有较强的抗炎、保护肝细胞膜和改善肝功能的作用,甘草甜素及甘草次酸可抑制肝纤维组织增生,减轻间质炎症反应,保护肝细胞膜,使肝脏MDA、血清ALT及γ球蛋白含量降低。人参皂苷R0齐墩果酸均能抑制肝损伤,人参多糖可抗胃溃疡。生姜油、姜辣醇等均对肝损伤有抑制作用,生姜丙酮提取物有显著的利胆作用,同时对胃黏膜损伤有显著的抑制作用,其所含呋喃大牦牛儿酮有预防应激性溃疡的作用;生姜可显著抑制胰酶,明显降低淀粉酶脂肪酶消化功能,强化蛋白酶的作用,但生姜煎剂又可使胃液分泌量和游离酸分泌增加,生姜各种成分对胃肠平滑肌运动比较复杂,有抑制者,有兴奋者。薄荷注射液对肝细胞损伤有一定的保护作用,明显降低ALT,薄荷醇同时具有显著的利胆作用,薄荷的乙醇提取物可显著抑制乙酰胆碱及组胺所致肠收缩,薄荷油小肠也有解痉作用。

4.8 摘录

明·方贤着《奇效良方》

5 太平惠民和剂局方》卷二方之人参败毒散

5.1 人参败毒散的别名

败毒散羌活汤、十味汤、人参前胡散

5.2 处方

柴胡、甘草、桔梗、人参、川芎、茯苓(去皮)、枳壳(麸炒)、前胡、羌活、独活各三十两[5]

柴胡(去苗)甘草(烂)桔梗 人参(去芦)芎藭 茯苓(去皮)枳壳(去瓤,麸炒)前胡(去苗,洗)羌活(去苗)独活(去苗)各900克

5.3 制法

上药十味,研为粗末。

5.4 功能主治

《太平惠民和剂局方》卷二方之人参败毒散具有益气解表,散风祛湿之功效。治伤寒时气头痛项强,壮热恶寒,身体烦疼,及寒壅咳嗽,鼻塞声重,风痰头痛,呕哕寒热

现常用于气虚外感,脉浮而虚者[5]

扶正匡邪,疏导经络,表散邪滞。益气发汗,散风祛湿。治疗外感风寒湿邪,正气不足,憎寒壮热,头痛项强,身体烦疼,无汗,胸膈痞满,鼻塞声重,咳嗽有痰,苔白腻,脉浮软者。也用于疮疡、痢疾等病证初起,见有上述症状者。伤寒时气,头痛项强,壮热恶寒,身体烦疼。及寒壅咳嗽、鼻塞声重;风痰头痛,呕秽寒热。伤风温疫风温,头目昏眩,四肢痛,憎寒壮热,项强目睛疼。寻常风眩,拘倦。小儿噤口痢,毒气冲心肺,食即吐逆。痈疽、疗肿。发背乳痈等证,憎寒壮热,甚至头痛拘急,状似伤寒者。斑疹发热、恶寒咳嗽等症。小儿风热瘙痒,顽核毒疮。肠风下血,色清而鲜,其脉又浮。痘毒壅遏,出不快,发不透。及靥后痘疔溃成坑,见筋骨者。时气疫疠,岚瘴鬼疟,或声如蛙鸣,赤眼口疮湿毒流注脚肿腮肿喉痹毒痢。外感风寒成痢者。暑湿风寒杂感,寒热迭作,表证正盛,里证复急,腹不和而滞下者。

5.5 人参败毒散的用法用量

每服二钱,加生姜、薄荷各少许,水煎,寒多热服,热多寒服,不拘时[5]

每服6克,用水150毫升,入生姜、薄荷各少许,同煎至100毫升,去滓,不拘时候,寒多则热服,热多则温服

5.6 方解

方中羌活、独活善祛一身风湿之邪。解表止痛;柴胡、薄荷、川芎疏散风邪,助羌、独解表疏风。前胡、桔梗、枳壳、茯苓理气化湿祛痰;人参益气扶正;甘草调和诸药。全方在表散药中配用人参一味扶正祛邪,可鼓邪从汗而解。正如吴昆所说:"培其正气,败其邪气,故日败毒"。综合全方,有益气解表。散风祛湿之功。对正气不足,感冒风寒湿邪,或疮疡、痢疾初起,见有上述症状者,皆可应用。

方中羌、独活散风寒湿邪,配以川芎行血祛风,加强宣痹止痛之效,以除头项强痛、肢体酸痛,

症因脉治》有本方,多葛根苍术。《医便》亦有本方,但多陈皮[5]

5.7 用药禁忌

非夹表证不可用。

5.8 运用

1.时行瘟病:嘉靖己末,五六七月间,江南淮北,在处患时行瘟热病,沿门阖境,传染相似,用本方倍人参,去前胡、独活,服者尽效,全无过失。万历戊子己丑年,时疫盛行,凡服本方发表者,无不全活。

2.痢疾:一人病痢,发寒热,头痛,左脉浮紧,而右脉滑大,乃内伤挟外感也;先用败毒散加姜、葱一服,表证悉退。但中脘作胀闷,后重不已,以平胃散加枳壳、木香槟榔山楂,又二服胀闷移于小腹,投木香槟榔丸三钱,下粘硬物而愈。《江苏中医》(1962;8:24):王某,男,患痢疾,前医用白头翁、芩、连等药证情趋重,病延一周,里急后重,肛门下脱,畏风憎寒,脉弦紧,苔白厚腻,经用人参败毒散原方,每用四钱,研末煎服,一剂而汗出畅适,痢下减轻,三服即痢止痛除,其病如失。后以香砂六君法调治而愈。

3.小儿斑疹:王某,男,一岁,患儿发热三天,全身出现猩红热样皮疹,颌下、颈部及腹股沟淋巴结肿大,肝肋下二指,血常规白血球26000/立方毫米,分类淋巴51%,有异常淋巴细胞,诊为:传染性单核细胞增多症面色萎黄六脉细浮数,舌尖红,苔薄津少。用人参败毒散(人参改党参)加丹皮紫草赤芍、板兰根,连服三剂。病情较减,后隔日一剂,加减服药二旬而愈。

5.9 各家论述

1.《寓意草》,伤寒病有宜用人参入药者,其辨不可不明。若元气素弱之人,药虽外行,气从中馁,轻者半出不出,留连为困;重者随元气缩入,发热无休。所以虚弱之体,必用人参三、五、七分,入表药中,少助元气,以为驱邪之主,使邪气得药,一涌而出,全非补养虚弱之意也。

2.《医方集解》:此足太阳少阳手太阴药也。羌活入太阳而理游风,独活入少阴而理伏风,兼能去湿除痛,柴胡散热升清,协川芎和血平肝,以治头痛目昏,前胡、枳壳降气行痰,协桔梗、茯苓以泄肺热而除湿消肿,甘草和里而发表,人参辅正以匡邪,疏导经络,表散邪滞,故曰败毒。

3.《张氏医通》:问时疫初起,用人参败毒,得毋助邪为虐之患乎,又何以治非时寒疫,汗后热不止?盖时疫之发,必入伤中土,土主百骸,无分经络,毒气流行,随虚辄陷,最难叵测。亟乘邪气未陷时,尽力峻攻,庶克有济。其立方之妙,全在人参一味,力致开合,始则鼓舞羌、独、柴、前,各走其经,而与热毒分解之门;继而调御津精血气,各守其乡,以断邪气复入之路,以非时之邪,混厕经中,屡行疏表不应,邪伏幽隐不出,非藉人参之大力,不能载之外泄也。

4.《温病条辨》:此证乃内伤水谷之酿湿,外受时令之风湿,中气本自不足之人,又气为湿伤,内外俱急,立方之法,以人参为君,坐镇中州;为督战之帅,以二活、二胡合芎,从半表半里之际领邪外出,喻氏所谓逆流挽舟者此也,以枳壳宣中焦之气,茯苓渗中焦之湿,以桔梗开肺与大肠之痹,甘草和合诸药,乃陷者举之之法,不治痢而治致痢之源。痢之初起,憎寒壮热者,非此不可也。

5.《成方便读》:方中必先以人参补正却邪。羌活走表,以散游邪,独活行里,以宣伏邪,柴胡、桔梗散热升清,枳壳、前胡消痰降气,川芎芳香以行血中之气,茯苓淡渗以利气中之湿,甘草协和各药,使之不争,生姜辟秽祛邪,令其无滞。于是各建其长,以收全功,皆赖人参之大力,驾驭其间耳。至于治痢用此者,此喻氏逆流挽舟之法,以邪从表而陷里,仍使里而出表也。

5.10 附注

败毒散(《活人书》卷十七)、羌活汤(《圣济总录》卷二十一)、十味汤(《圣济总录》卷一七四)、人参前胡散(《鸡峰普济方》卷五)。

5.11 摘录

《太平惠民和剂局方》卷二

6 白喉全生集》方之人参败毒散

6.1 组成

洋参(或用条参)2钱,防风(去芦)2钱,白芷2钱,浙贝(去心)2钱,桔梗3钱,银花3钱,僵蚕姜汁炒)3钱,鼠粘3钱,荆芥1钱,人中黄1钱,蝉蜕7只(去头翅足),皂角刺3针(煨)。

6.2 主治

《白喉全生集》方之人参败毒散主治白喉热证尚轻;热邪尚在表,白见于外关,或薄或小,淡红微肿略痛,声音响亮,牙关饮食稍碍,口干,头闷目胀,舌苔与小便微黄。

6.3 人参败毒散的用法用量

水煎服。

7 种痘新书》卷十二方之人参败毒散

7.1 组成

人参、赤苓、羌活、独活、前胡、柴胡、薄荷、枳壳、川芎、桔梗、连翘、金

银花、白芷各等分,甘草、牛蒡、防风、荆芥、乳香没药减半。

7.2 主治

《种痘新书》卷十二方之人参败毒散主治余毒痈肿。

7.3 人参败毒散的用法用量

水煎服。

7.4 加减

余毒在头,加升麻;在上身,倍加桔梗;在手上,加桂枝;在腰,加杜仲续断;在腿脚,加牛膝木瓜

8 异授眼科》方之人参败毒散

8.1 组成

人参、前胡、薄荷、羌活、桔梗、枳壳、陈皮、川当归、川芎、半夏、茯苓、黄连黄芩栀子、生地。

8.2 功效主治

《异授眼科》方之人参败毒散功在散热。主治体虚脾弱,酒色过度,致目暴发赤肿,沙涩难开。

8.3 人参败毒散的用法用量

水煎服。

9 痘疹全书》卷上方之人参败毒散

9.1 组成

羌活、独活、前胡、柴胡、桔梗、人参、白茯苓、枳壳、甘草、川芎、升麻、葛根。

9.2 主治

《痘疹全书》卷上方之人参败毒散主治痘疮发热腰痛;兼治疫疠之气。

9.3 人参败毒散的用法用量

水1盏,生姜为引,煎7分。入竹沥同服。

10 参考资料

  1. ^ [1] 李炳照等主编.实用中医方剂双解与临床[M].北京: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08:31.
  2. ^ [2] 李炳照等主编.实用中医方剂双解与临床[M].北京: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08:32.
  3. ^ [3] 李炳照等主编.实用中医方剂双解与临床[M].北京: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08:35-36.
  4. ^ [4] 李炳照等主编.实用中医方剂双解与临床[M].北京: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08:32-36.
  5. ^ [5] 李经纬等主编.中医大词典——2版[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4:42.

古籍中的人参败毒散


人参败毒散药品说明书

相关文献

开放分类:解表剂扶正解表中医学方剂中药学方剂学
词条人参败毒散banlangfengchuile合作编辑,由sun进行审核
参与评价: ()

相关条目:

参与讨论
  • 评论总管
    2019/7/19 1:53:48 | #0
    欢迎您对人参败毒散进行讨论。您发表的观点可以包括咨询、探讨、质疑、材料补充等学术性的内容。
    我们不欢迎的内容包括政治话题、广告、垃圾链接等。请您参与讨论时遵守中国相关法律法规。
抱歉,功能升级中,暂停讨论
特别提示:本文内容仅供初步参考,难免存在疏漏、错误等情况,请您核实后再引用。对于用药、诊疗等医学专业内容,建议您直接咨询医生,以免错误用药或延误病情,本站内容不构成对您的任何建议、指导。

本页最后修订于 2016年8月6日 星期六 11:59:17 (GMT+08:00)
关于医学百科 | 隐私政策 | 免责声明
京ICP备13001845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非经营性-2018-029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302001366号


链接及网站事务请与Email:联系 编辑QQ群:8511895 (不接受疾病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