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榜

淋证

广告
广告
医学百科提醒您不要相信网上药品邮购信息!

目录

1 拼音

lìn zhèng

2 英文参考

stranguria[中医药学名词审定委员会.中医药学名词(2004)]

strangury[中医药学名词审定委员会.中医药学名词(2010)]

3 概述

淋证(stranguria[1][2])为病名[3][4]。是指以小便频急,淋沥不尽,尿道涩痛,小腹拘急,痛引腰腹为主要表现的疾病的统称[1][2]。又称淋沥[3]

淋证的病因膀胱湿热为主,病位在肾与膀胱,初起多邪实之证,久病则由实转虚,亦可呈现虚实夹杂证候,其临床症状有二类,一类是膀胱气化失司引起的证候;一类是各种淋证的特殊症状,前者是诊断淋证的依据,后者是区别不同淋证的特征。应与淋证进行鉴别的病证有癃闭尿血尿浊等。[5]

根据病因病机和症状不同,淋证分为热淋石淋气淋血淋膏淋劳淋六种类型,在辨证时,除要辨明不同淋证的特征外,还要审察证候的虚实。初起湿热蕴结,以致膀胱气化失司者属实,治宜清热利湿通淋,佐以行气。病久脾肾两亏,膀胱气化无权者属虚,治宜培补脾肾。虚实夹杂者,宜标本兼治。并根据各个淋证的特征,或参以止血,或配以排石,或佐以泄浊等。针灸治疗本病急性期可迅速缓解疼痛。对尿路中、下段结石,针刺后排石效果较好,而尿路上段和肾盂、肾盏部位的结石则应采取综合疗法。若淋证并发严重感染,肾功能受损,或查知结石体积较大,针灸难以奏效,则采用其他疗法。患膏淋、劳淋而气血虚衰者,应适当配合中药补气养血[6][5]

各种淋证之间,彼此又有一定的关系,表现在转归上,一是虚实的相互转化,在不同淋证之间和同一淋证的本身都存在这种情况。二是各种淋证之间的相互转化。也可二种淋证或虚实同时并见。认识这种转化,对临床有实际指导意义。[5]

现代医学中的一些泌尿系感染、结石、结核、急慢性前列腺炎乳糜尿等病,有类似六淋证候者,可参考淋证施治[3]

4 古人论述

淋之名称,始见于《内经》,《黄帝内经素问·六元正纪大论篇》称“淋閟”,即《金匮要略·五脏风寒积聚病》的“淋秘”。《金匮要略·消渴小便不利淋病》篇对本病的症状作了描述:“淋之为病,小便如粟状,小腹弦急,痛引脐中。”说明淋病是以小便不爽,尿道刺痛主证

5 淋证的症状

以小便频急短涩、淋沥痛涩,甚或小腹胀满为主症[3]

6 淋证的病因

淋证多因膀胱湿热或肾虚气化失司,水道不利而成[3]

淋证的病因,《金匮要略·五脏风寒积聚病》认为是“热在下焦”。《丹溪心法·淋》篇亦认为“淋有五,皆属乎热。”《诸病源候论·淋病诸候》进一步提出“诸淋者,由肾虚而膀胱热故也”。后世医家认为本病多由于热积膀胱,但亦有由于气郁及肾虚而发。《景岳全书·淋浊》篇说:“淋之初病,则无不由乎热剧,无容辨矣……又有淋久不止,及痛涩皆去,而膏液不已,淋如白浊者,此惟中气下陷命门不固之证也。”《证治要诀·淋闭》篇说:“气淋,气郁所致。”[5]

淋证病在膀胱和肾,且与肝脾有关[5]。主要因湿热蕴结下焦,导致膀胱气化不利[6]。也有因年老体弱,肾虚不固,或虚火灼络所致者[6]

6.1 膀胱湿热

多食辛热肥甘之品,或嗜酒太过,酿成湿热,下注膀胱;或下阴不洁,秽浊之邪侵入膀胱,酿成湿热,发而为淋。若小便灼热刺痛者为热淋。若湿热蕴积,尿液受其煎熬,日积月累,尿中杂质结为砂石,则为石淋。若湿热蕴结于下,以致气化不利,无以分清泌浊,脂液随小便而去,小便如脂如膏,则为膏淋。若热盛伤络,迫血妄行,小便涩痛有血,则为血淋。[5]

6.2 脾肾亏虚

久淋不愈,湿热耗伤正气,或年老,久病体弱,以及劳累过度,房室不节,均可导致脾肾亏虚。脾虚则中气下陷,肾虚则下元不固,因而小便淋沥不已。如遇劳即发者,则为劳淋;中气不足气虚下陷者,则为气淋;肾气亏虚,下元不固,不能制约脂液,脂液下泄,尿液浑浊,则为膏淋;肾阴亏虚,虚火灼络,尿中夹血,则为血淋。[5]

6.3 肝郁气滞

怒伤肝气滞不宣,气郁化火,或气火郁于下焦,影响膀胱的气化,财少腹作胀,小便艰涩而痛,余沥不尽,而发为气淋。此属气淋的实证,中气下陷所致气淋,是为气淋的虚证。所以《医宗必读·淋证》篇指出:“气淋有虚实之分。”[5]

7 淋证的病机

淋证的病机主要是湿热蕴结下焦,导致膀胱气化不利。若病延日久,热郁伤阴,湿遏阳气,或阴伤及气,可导致脾肾两虚,膀胱气化无权,则病证从实转虚,而见虚实夹杂。[5]

8 淋证的分类

淋证的分类,《中藏经》已有冷淋、热淋、气淋、劳淋、膏淋、砂淋虚淋、实淋八种,为淋证临床分类的雏形。《诸病源候论》把淋证分为石淋、劳淋、气淋、血淋、膏淋、寒淋、热淋七种,而以“诸淋”统之。《备急千金要方》提出“五淋”之名,《外台秘要》具体指明五淋的内容:“集验论五淋者:石淋、气淋、膏淋、劳淋、热淋也”。现代临床仍沿用五淋之名,但有以气淋、血淋、膏淋、石淋、劳淋为五淋者,亦有以热淋、石淋、血淋、膏淋、劳淋为五淋者,按之临床实际,热淋、气淋均属常见,故现在临床上将淋证分为热淋、石淋、血淋、气淋、膏淋、劳淋等类型[3][5]。并有暴淋卒淋、顽淋不痛、肝热淋滞、精髓枯淋等[7]

9 诊断要点

1、小便频急、淋沥涩痛,小腹拘急,痛引腰腹,为淋证之基本特征,诊断的主要依据。

2、除上述共同症状外,各种淋证又有各自不同的特殊表现:

(1)热淋:起病多急,或伴发热,小便灼热,尿时灼痛

(2)血淋:尿血而痛。

(3)石淋:小便窘急不能卒出,尿道刺痛,痛引少腹,尿出砂石而痛止。

(4)膏淋:小便涩痛,尿如脂膏或米泔水。

(5)气淋:脘腹满胀痛,小便涩滞,尿后余沥不尽。

(6)劳淋:久淋,遇劳倦、房事即加重或诱发,小便涩痛不显著,余沥不尽,腰痛缠绵,痛坠及尻。

3、实验室尿液检查,可见异常;X线摄片,可发现泌尿系统结石等。

10 类证鉴别

淋证需与下列病证相鉴别:

10.1 癃闭

癃闭以排尿困难、小便量少,甚至点滴全无为特征,其小便量少,排尿困难与淋证相似,但淋证尿频而疼痛,且每日排尿总量多为正常,癃闭则无尿痛,每日排出尿量低于正常,严重时,小便闭塞,无尿排出。[5]

10.2 尿血

血淋和尿血都以小便出血尿色红赤,甚至溺出纯血为共有的症状,其鉴别的要点是尿痛的有无,尿血多无疼痛之感,虽亦间有轻微的胀痛或热痛,但终不若血淋的小便滴沥而疼痛难忍。故一般以痛者为血淋,不痛者为尿血。[5]

10.3 尿浊

淋证的小便浑浊需与尿浊鉴别,尿浊虽然小便浑浊,白如泔浆,与膏淋相似。但排尿时无疼痛滞涩感,与淋证不同。[5]

11 淋证的辨证论治

辨证时应在区别各种不同淋证的基础上,审察证候的虚实。一般说来,初起或在急性发作阶段属实,以膀胱湿热、砂石结聚、气滞不利为主,久病多虚,病在脾肾,以脾虚、肾虚、气阴两虚为主。同一种淋证,由于受各种因素的影响,病机并非单纯划一,如同一气淋,既有实证,又有虚证,实证由于气滞不利,虚证缘于气虚下陷,一虚一实,迥然有别。又如同一血淋,由于湿热下注,热盛伤络者属实,由于阴虚火旺,虚火灼络者属虚。再如热淋经过治疗,有时湿热尚未去尽,又出现肾阴不足或气阴两伤等虚实并见的证候。[5]

实则清利,虚则补益,是治疗淋证的基本原则。实证以膀胱湿热为主者,治宜清热利湿;以热伤血络为主者,治宜凉血止血;以砂石结聚为主者,治宜通淋排石;以气滞不利为主者,治宜利气疏导。虚证以脾虎为主者,治宜健脾益气;以肾虚为主者,治宜补虚益肾。所以徐灵胎评《临证指南医案·淋浊》指出:“治淋之法,有通有塞,要当分类。有瘀血积塞住溺管者,宜先通。无瘀积而虚滑者,宜峻补。”[5]

淋证的治法,古有忌汗、忌补之说,如《金匮要略方论》说:“淋家不可发汗。”《丹溪心法·淋》说:“最不可用补气之药,气得补而愈胀,血得补而愈涩,热得补而愈盛。”按之临床实际,未必都是如此。淋证往往有畏寒发热,此并非外邪袭表,而是湿热薰蒸,邪正相搏所致,发汗解表,自非所宜,因淋证多属膀胱有热,阴液常感不足,而辛散发表,用之不当,不仅不能退热,反有劫伤营阴之弊。若淋证确由外感诱发,或淋家新感外邪,症见恶寒、发热、鼻塞流涕、咳嗽咽痛者,仍可适当配合运用辛凉解表之剂。至于淋证忌补之说,是指实热之证而言,诸如脾虚中气下陷,肾虚下元不固,自当运用健脾益气,补肾固涩等法治之,不必有所禁忌[5]

11.1 热淋

热淋者,湿热下注,小便频数热痛,尿色黄赤、小腹坠胀,或伴寒热[3]

11.1.1 热淋的症状

小便短数,灼热刺痛,溺色黄赤,少腹拘急胀痛,或有寒热、口苦、呕恶,或有腰痛拒按,或有大便秘结,苔黄腻,脉濡数。[5][6]

11.1.2 证候分析

湿热蕴结下焦。膀胱气化失司,是热淋的主要病机,故见小便短数,灼热刺痛,溺色黄赤;腰为肾之府,若湿热之邪侵犯于肾,则腰痛拒按;若湿热内蕴,邪正相争,可见寒热起伏、口苦、呕恶;热甚波及大肠,则大便秘结;苔黄腻,脉濡数,均系湿热之象。[5][6]

11.1.3 热淋的方药治疗

11.1.3.1 治法

清热利湿通淋[5]

11.1.3.2 方一

可用八正散[备注]八正散(《太平惠民和剂局方》):木通车前子萹蓄瞿麦滑石甘草梢大黄山栀、灯芯。方中萹蓄、瞿麦、木通、车前子、滑石以通淋利湿;大黄、山栀、甘草梢以清热泻火。若大便秘结、腹胀者,可重用生大黄,并加用枳实,以通腑泄热。若伴见寒热、口苦呕恶者,可合小柴胡汤[备注]小柴胡汤(《伤寒论》):柴胡黄芩半夏人参甘草生姜大枣和解少阳。若湿热伤阴者去大黄,加生地、知母白茅根养阴清热[5]

11.1.3.3 方二

主方:八正散(陈师文等《太平惠民和剂局方》)加减处方:萹蓄、瞿麦、金银花连翘各15克,栀子、木通各12克,滑石、车前草珍珠草土茯苓各30克,大黄10克,甘草 6克。水煎服。

11.1.3.4 中成药

分清五淋丸,每次1袋,每日2~3次。

11.1.3.5 单方验方

(1)地榆大黄汤(赖天松等《临床奇效新方》)处方:地榆30克,大黄、白茅根、川萆薢、瞿麦各15克,石榴皮12克,牡丹皮黄柏、石苇、白槿花各9克,琥珀6克(冲服),甘草5克。水煎服。

(2)柴芩汤(严泽润《湖北中医杂志》)1986.1)处方:柴胡、黄芩、车前草、石苇、六一散各30克。水煎服。

11.1.4 热淋的针灸治疗

11.1.4.1 方一

[6]

治法:清热利湿通淋。

选穴:以足太阴脾经足厥阴肝经穴俞募穴为主。取膀胱俞中极阴陵泉行间

随证配穴:寒热口干便秘甚者,加刺支沟合谷

刺灸方法:针用泻法。

方义:淋证以膀胱气机不利为主,故取膀胱俞、中极以疏利膀胱气机。阴陵泉通利小便,疏通气机。因肝之脉络阴器,故取肝经荥穴行间,以泻热而定痛。

11.1.4.2 方二

取膀胱俞、中极、阴陵泉、行间、太溪等穴为主[3]。热淋加合谷、昆仑外关[3]

11.1.5 热淋的艾灸疗法

[8]

选穴:太溪、膀胱俞、血海、合谷、外关

灸法:太溪艾条温和灸,15分钟,其余穴艾条雀啄灸,每穴10~15分钟,灸至局部红晕灼热为度,每日1次,10次为1个疗程,灸至小便恢复正常为止。

11.2 石淋

石淋者,又称砂淋,湿热蕴结,酿而成石,故尿中带有砂石,排尿堵塞,刺痛难忍或少腹绞痛,或呈血尿[3]

11.2.1 石淋的症状

尿中时挟砂石,小便艰涩,或排尿时突然中断,尿道窘迫疼痛,少腹拘急,或腰腹绞痛难忍,尿中带血,舌红,苔薄黄,脉弦或带数。若病久砂石不去,可伴见面色少华,精神萎顿,少气乏力,舌淡边有齿印,脉细而弱,或腰腹隐痛手足心热,舌红少苔,脉细带数。[5][6]

11.2.2 证候分析

湿热下注,煎熬尿液,结为砂石,故为石淋。砂石不能随尿排出,则小便艰涩,尿时疼痛;如砂粒较大,阻塞尿路,则尿时突然中断,并因阻塞不通而致疼痛难忍,结石损伤脉络,则见尿中带血;初起阴血未亏,湿热偏盛,故舌质红,苔薄黄,脉弦或带数。久则阴血亏耗,伤及正气,或为阴虚,或为气虚,而表现为虚实挟杂之证,阴虚者,腰酸隐痛,手足心热,舌红少苔,脉细带数;气虚者,面色少华,精神萎顿,少气乏力,舌淡边有齿印,脉细而弱。[5][6]

11.2.3 石淋的方药治疗

11.2.3.1 治法

清热利湿,通淋排石。[5]

11.2.3.2 方一

可用石苇散[备注]石苇散(《证治汇补》):石苇、冬葵子、瞿麦、滑石、车前子作为主方,本方有清热利湿,通淋排石的功效,并可加金钱草海金砂鸡内金等以加强排石消坚的作用。腰腹绞痛者,可加芍药、甘草以缓急止痛。如见尿中带血,可加小蓟草、生地、藕节以凉血止血。如兼有发热,可加蒲公英、黄柏、大黄,以清热泻火。如石淋日久,证见虚实夹杂,当标本兼顾,气血虚亏者,宜二神散[备注]二神散(《杂病源流犀烛》):海金砂、滑石八珍汤[备注]八珍汤(《正体类要》):人参、白术茯苓、甘草、当归白芍药川芎熟地黄、生姜、大枣;阴液耗伤者,宜六味地黄丸[备注]六味地黄丸(《小儿药诳直诀》):熟地黄、山药、茯苓、丹皮泽泻山茱萸合石苇散[备注]石苇散(《证治汇补》):石苇、冬葵子、瞿麦、滑石、车前子[5]

11.2.3.3 方二

主方:石苇散(李用粹《证治汇补》)加减处方:石苇、冬葵子、瞿麦、车前子各15克,金钱草、滑石各30克,海金砂、木通、鸡内金各12克,甘草6克。水煎服。若尿血者,加小蓟、藕节各30克、生地黄15克。兼发热者,加蒲公英30克、黄柏、大黄各12克。病久气虚者,加黄芪20~30克。

11.2.3.4 中成药

石淋通片,每次5片,每日3次。

11.2.3.5 单方验方

金龙排石汤(赖天松等《临床奇效新方》)处方:鸡内金、生甘草梢各9克,金钱草、滑石、白芍各30克,怀牛膝广地龙各12克,火硝6克(冲服),硼砂4克(冲服),茯苓15克,泽泻、车前子各10克。水煎服。

11.2.4 石淋的针灸治疗

11.2.4.1 方一

[6]

治法:清热利湿,通淋排石。

选穴:以足太阳膀胱经足少阴肾经穴为主。取膀胱俞、中极、秩边透水道、委阳然谷

随证配穴:结石而致腰腹急痛甚者,加刺水沟。阴虚者,加刺肾俞、太溪。气虚者,加刺足三里气海

刺灸方法:针用平补平泻法。

方义:淋证以膀胱气机不利为主,故取膀胱俞、中极以疏利膀胱气机。秩边透水道、委阳、然谷具有通淋排石止痛之功。

11.2.4.2 方二

取膀胱俞、中极、阴陵泉、行间、太溪等穴为主[3]。石淋加委阳、三焦俞、然谷[3]

11.2.5 艾灸疗法

[8]

选穴:委阳、肾俞、膀胱俞、三焦俞、三阴交

灸法:艾条雀啄灸,每穴15分钟,以局部红晕灼热为度,每日1次,10次为1个疗程,平时可以配合排石药与针灸治疗。

11.3 气淋

气淋者,肾气虚所致者,老人多见,排尿艰涩而余沥不尽;气滞所致者,小便涩滞而少腹满[3]

11.3.1 气淋的症状

[5][6]

实证:小便涩滞,淋沥不宣,少腹满痛,苔薄白,脉多沉弦。

虚证:少腹坠胀,尿有余沥,面色眺白,舌质淡,脉虚细无力。

11.3.2 证候分析

少腹乃足厥阴肝经循行之处,情志怫郁,肝失条达,气机郁结,膀胱气化不利,故见小便涩滞,淋沥不宣,少腹满痛。脉沉弦为肝郁之征。此属气淋之实证。如病久不愈,或过用苦寒疏利之品,耗伤中气,气虚下陷,故见少腹坠胀,气虚不能摄纳,故尿有余沥。面色㿠白,舌淡,脉虚细,均为气血亏虚之征。此属气淋之虚证。[5][6]

11.3.3 气淋的方药治疗

11.3.3.1 治法

实证宜利气疏导;虚证宜补中益气[5]

11.3.3.2 方一

实证用沉香散[备注]沉香散(《金匮翼》):沉香、石苇、滑石、当归、橘皮、白芍、冬葵子、甘草、王不留行加味,方中沉香、橘皮利气;当归、白芍柔肝;甘草清热;石苇、滑石、冬葵子、王不留行利尿通淋。胸闷胁胀者,可加青皮乌药小茴香以疏通肝气;日久气滞血瘀者,可加红花赤芍川牛膝以活血行瘀。虚证用补中益气汤[备注]补中益气汤(《脾胃论》):人参、黄芪、白术、甘草、当归、陈皮升麻、柴胡,以补益中气。若兼血虚肾亏者,可用八珍汤[备注]八珍汤(《正体类要》):人参、白术、茯苓、甘草、当归、白芍药、川芎、熟地黄、生姜、大枣倍茯苓加杜仲枸杞、怀牛膝,以益气养血,脾肾双朴。[5]

11.3.3.3 方二

主方:沉香散(尤在泾《金匮翼》)加味处方:沉香、陈皮各10克,当归、白芍各12克,石苇、王不留行、冬葵子各15克,甘草6克。水煎服。久病气虚,不能摄纳,尿有余沥者,用补中益气汤加减

11.3.3.4 中成药

补中益气丸,每次10克,每日3次。用于久病气虚患者

11.3.4 气淋的针灸治疗

11.3.4.1 方一

[6]

治法:实证宜利气疏导,虚证宜补中益气。

选穴:以足太阳膀胱经穴为主。取膀胱俞、中极、秩边透水道。

随证配穴: 实证者,加刺肝俞期门间使。虚证者,加刺关元、足三里、脾俞

刺灸方法:针用平补平泻法;或实证可泻,虚证可补。

11.3.4.2 方二

取膀胱俞、中极、阴陵泉、行间、太溪等穴为主[3]。气淋之气滞者加肝俞、太冲[3]

11.3.5 气淋的艾灸疗法

[8]

选穴:膀胱俞、太冲、阴陵泉、气海、脾俞

灸法:艾条温和灸,每穴15分钟,灸至局部红晕温热为度,每日1次,10次为1个疗程,治愈后巩固1个疗程。

11.4 血淋

血淋者,热伤血络,尿中带血,热涩刺痛[3]

11.4.1 血淋的症状

[5][6]

实证:小便热涩刺痛,尿色深红,或挟有血块,疼痛满急加剧,或见心烦,苔黄,脉滑数。

虚证:尿色淡红,尿痛涩滞不显著,腰酸膝软,神疲乏力,舌淡红,脉细数。

11.4.2 证候分析

湿热下注膀胱,热盛伤络,迫血妄行,以致小便涩痛有血;血块阻塞尿路;故疼痛满急加剧;如心火亢盛,则可见心烦,苔黄,脉数,为实热之象。病延日久,肾阴不足,虚火灼络,络伤血溢,则可见尿色淡红。涩痛不明显,腰膝酸软,为血淋之虚证。[5][6]

11.4.3 血淋的方药治疗

11.4.3.1 治法

实证宜清热通淋,凉血止血;虚证宜滋阴清热,补虚止血。[5]

11.4.3.2 方一

实证用小蓟饮子[备注]小蓟饮子(《严氏济生方》):生地黄、小蓟、滑石、通草炒蒲黄淡竹叶、藕节、当归、山栀、甘草导赤散[备注]导赤散(《小儿药证直诀》):生地黄、木通、竹叶、甘草。方中小蓟草、生地、蒲黄、藕节凉血止血,小蓟草可重用至30克,生地以鲜者为宜;木通、竹叶降心火、利小便;栀子清泄三焦之火;滑石利水通淋;当归引血归经;生甘草梢泻火而能走达茎中以止痛;若血多痛甚者,可另吞参三七、琥珀粉,以化瘀通淋止血。虚证用知柏地黄丸[备注]知柏地黄丸(《医宗金鉴》):知母、黄柏、熟地黄、山萸肉、山药、茯苓、丹皮、泽泻以滋阴清热,并可加旱莲草阿胶、小蓟草等以补虚止血。[5]

11.4.3.3 方二

主方:小蓟饮子(严用和《严氏济生方》)加减处方:小蓟、藕节、滑石各30克,生地黄、茅根20克,蒲黄、赤芍、牡丹皮、木通各12克,甘草6克。水煎服。若久病肾阴亏虚,火旺伤络尿血者,可选用知柏地黄丸(吴谦等《医宗金鉴》)加减:生地黄、山萸肉、淮山药各15克,茯苓、知母、黄柏、牡丹皮、泽泻各12克,旱莲草18克,甘草6克。水煎服。

11.4.3.4 中成药

紫地宁血散,每次2瓶,每日3次。

11.4.4 血淋的针灸治疗

11.4.4.1 方一

[6]

治法: 实证宜清热通淋,凉血止血;虚证宜滋阴清热,补虚生血。

选穴:以任脉足太阴脾经穴为主。取膀胱俞、中极、血海、三阴交。

随证配穴:实证者,加刺少府劳宫。虚证者,加刺复溜、太溪,或加足三里、气海。

刺灸方法:针用平补平泻法;或实证宜泻,虚证宜补。

方义:淋证以膀胱气机不利为主,故取膀胱俞、中极以疏利膀胱气机。三阴交、血海可清利湿热,凉血止血。

11.4.4.2 方二

取膀胱俞、中极、阴陵泉、行间、太溪等穴为主[3]。血淋加血海、三阴交[3]

11.5 膏淋

膏淋者,脾肾两虚,清浊不分,尿如米泔,或如膏脂,排尿涩痛不畅[3]

11.5.1 膏淋的症状

[5][6]

实证:小便混浊如米泔水,置之沉淀如絮状,上有浮油如脂,或夹有凝块,或混有血液,尿道热涩疼痛,舌红,苔黄腻,脉濡数。

虚证:病久不已,反复发作,淋出如脂,涩痛反见减轻,但形体日渐消瘦头昏无力,腰酸膝软,舌淡,苔腻,脉细弱无力。

11.5.2 证候分析

湿热下注,气化不利,脂液失于约束,故见小便混浊如米泔水,尿道热涩疼痛等实证。如日久反复不愈,肾虚下元不固,不能制约脂液,脂液下泄,故见淋出如脂,形瘦、头昏乏力、腰酸膝软等虚证。[5][6]

11.5.3 膏淋的方药治疗

11.5.3.1 治法

实证宜清热利湿,分清泄浊;虚证宜补虚固涩。[5]

11.5.3.2 方一

实证用程氏萆薢分清饮[备注]程氏萆薢分清饮(《医学心悟》):萆薢、车前子、茯苓、莲子心、菖蒲、黄柏、丹参、白术加减,方中萆薢、菖蒲清利湿浊;黄柏、车前子清热利湿;白术、茯苓健脾除湿;莲子芯、丹参以清心活血通络,使清浊分,湿热去,络脉通,脂液重归其道。若少腹胀,尿涩不畅者,加乌药、青皮;小便挟血者,加小蓟草、藕节、茅根。虚证用膏淋汤[备注]膏淋汤(《医学衷中参西录》):山药、芡实龙骨牡蛎、生地黄、党参、白芍。方中党参、山药补脾;地黄、芡实滋肾;龙骨、牡蛎、白芍固涩脂液。若脾肾两虚,中气下陷,肾失固涩者,可用补中益气汤[备注]补中益气汤(《脾胃论》):人参、黄芪、白术、甘草、当归、陈皮、升麻、柴胡七味都气丸[备注]七味都气丸(《医宗已任篇》):地黄、山茱萸、山药、茯苓、丹皮、泽泻、五味子,益气升陷,滋肾固涩。[5]

11.5.3.3 方二

主方:程氏萆薢分清饮(程锺龄《医学心悟》)加减处方:萆薢30克,石苇20克,黄柏12克,车前子15克,石菖蒲10克,莲子心12克,茯苓12克,滑石30克,丹参15克,甘草6克。水煎服。若久病肾虚下元不固者,可选用膏淋汤(张锡纯《医学衷中参西录》)加减:党参、山药各30克,熟地黄、芡实、白芍、菟丝子、山萸肉各15克,龙骨、牡蛎20克,炙甘草6克。

11.5.3.4 中成药

萆薢分清丸,每次9克,每日3次。

11.5.3.5 单方验方

乳糜尿方(赖天松等《临床奇效新方》)处方:石苇、萹蓄、萆薢、刘寄奴鸡血藤各30克,茯苓、生地黄各12克,红花10克。水煎服。

11.5.4 膏淋的针灸治疗

11.5.4.1 方一

[6]

治法:实证宜清热利湿,分清泻浊;虚证宜补虚固涩。

选穴:以足太阳膀胱经、足太阴脾经穴为主。取膀胱俞、中极、肾俞、命门、阴陵泉、三阴交。

随证配穴:小便混浊如膏者,加灸气海俞百会

刺灸方法:针用平补平泻法;或实证宜泻,虚证宜补。

方义:淋证以膀胱气机不利为主,故取膀胱俞、中极以疏利膀胱气机。肾俞、命门补肾固涩。三阴交、阴陵泉实者分清泌浊;虚者滋补脾肾,以达补虚固涩之功。

11.5.4.2 方二

取膀胱俞、中极、阴陵泉、行间、太溪等穴为主[3]。膏淋加灸气海俞、百会[3]

11.6 劳淋

劳淋者,过劳伤及脾肾,久淋不愈,遇劳则发,小便涩而淋沥[3]

11.6.1 劳淋的症状

小便不甚赤涩。但淋沥不已,时作肘止,遇劳即发,腰酸膝软,神疲乏力,舌质淡,脉虚弱。[5][6]

11.6.2 证候分析

诸淋日久,或过服寒凉,或久病体虚,或劳伤过度,以致脾肾两虚。湿浊留恋不去,故小便不甚赤涩,但淋沥不已,遇劳即发。气血不足,故舌淡脉弱。[5][6]

11.6.3 劳淋的方药治疗

11.6.3.1 治法

健脾益肾[5]

11.6.3.2 方一

可用无比山药丸[备注]无比山药丸(《太平惠民和剂局方》):山药、肉苁蓉、熟地黄、山茱萸、茯神、菟丝子、五味子、赤石脂巴戟天、泽泻、杜仲、牛膝加减。方中山药、茯苓、泽泻以健脾利湿;熟地、山茱萸、巴戟天、菟丝子、杜仲、牛膝、五味子、苁蓉以益肾固涩。如脾虚气陷,少腹坠胀,小便点滴而出,可配合补中益气汤以益气升陷。如肾阴亏虚,面色潮红、五心烦热,舌质红,脉细数,可配合知柏地黄丸[备注]知柏地黄丸(《医宗金鉴》):知母、黄柏、熟地黄、山萸肉、山药、茯苓、丹皮、泽泻滋阴降火肾阳虚衰者,可配合右归丸[备注]右归丸(《景岳全书》):熟地黄、山药、山茱萸、枸杞子、杜仲、菟丝子、附子肉桂、当归、鹿角胶温补肾阳,或用鹿角粉3克,分二次吞服亦佳。[5]

11.6.3.3 方二

主方:无比山药丸(陈师文等《太平惠民和剂局方》)

加减处方:山药15克,茯苓12克,泽泻10克,熟地黄15克,山萸肉12克,巴戟天12克,菟丝子15克,杜仲15克,牛膝12克,五味子6克,肉苁蓉15克,党参15克,北芪20克,炙甘草6克。水煎服。若肾阴亏虚者,可配合知柏地黄丸。肾阳虚衰者,可配合右归丸。

11.6.3.4 中成药

补中益气丸,每次10克,每日3次。小便不甚赤涩,但淋沥不已,时作时止,遇劳即发,腰酸健脾益肾。膝软,神疲乏力。舌质淡,脉虚弱。小便涩滞,淋沥不宣,少腹满痛,苔薄白,脉沉弦。利气疏导。

11.6.4 劳淋的针灸治疗

11.6.4.1 方一

[6]

治法:健脾益肾。

选穴:以背俞穴、任脉和足阳明胃经穴为主。取脾俞、肾俞、胃俞、中极、命门、关元、足三里。

随证配穴:心悸气短者,加内关

刺灸方法:针用补泻兼施法。中极用泻法,余穴用补法

方义:中极为膀胱募穴,可疏利膀胱气机而通淋。劳淋多因脾肾两虚,脾俞、肾俞补益脾肾。关元、命门强壮肾元。足三里、胃俞健中州,强生化之源

11.6.4.2 方二

取膀胱俞、中极、阴陵泉、行间、太溪等穴为主[3]。劳淋加百会、气海、足三里[3]

11.6.5 劳淋的艾灸疗法

[8]

选穴:神阙、气海、中极、膏肓、足三里

灸法:艾炷无瘢痕灸,用黄豆大艾炷,每穴10壮,灸至局部红晕温热为度,每日1次,10次为1个疗程,应坚持长期施灸,可配合中药针灸治疗。

11.7 各类淋证之间的鉴别

小便频数短涩、滴沥刺痛、欲出未尽、小腹拘急、或痛引腰腹,为诸淋所共有。但各种淋证,又有其特殊的症状[5]

石淋:以小便排出砂石为主证。

膏淋:淋证而见小便浑浊如米泔水或滑腻如脂膏。

血淋:溺血而痛。

气淋:少腹胀满较为明显,小便艰涩疼痛,尿有余沥。

热淋:小便灼热刺痛。

劳淋:小便淋沥不已,遇劳即发。

11.8 各种淋证之间的相互转化

各种淋证之间还存在着一定的关系。表现在转归上,首先是虚实之间的相互转化,如实证的热淋、气淋、血淋可以转化为虚证的劳淋,反之虚证的劳淋,也可转化为实证的热淋、气淋、血淋。而当湿热未尽,正气已伤,处于实证向虚证移行阶段,则表现为虚实夹杂的证候。在气淋、血淋、膏淋等淋证的本身,这种虚实互相转化的情况亦同样存在。如石淋由实转虚时,由于砂石未去,则表现为正虚邪实之证。其次是某些淋证之间的互相转化或同时并见,前者如热淋可转化为血淋,后者如在石淋的基础上,再发生热淋、血淋,或膏淋再并发热淋、血淋。认识淋证的各种转化关系,对临床灵活运用辨证论治,有实际指导意义。[5]

12 淋证的其他疗法

12.1 饮食疗法

(1)车前草煲猪小肚:鲜车前草60克(干品30克),猪小肚2个,加清水煲烂,饮汤食肚肉。适用于热淋。

(2)金钱苡仁茶:金钱草50克,薏苡仁60克,鸡内金20克,水煎取汁,加适量白糖代茶饮用。适用于治石淋。

12.2 耳针疗法

12.2.1 方一

膀胱、肾、交感、枕、肾上腺强刺激,每次取2~4穴,留针20~30min,每日1次。[6]

12.2.2 方二

取膀胱、肾、下脚端下屏尖、枕等穴。每次选2~4穴,中强刺激[3]

12.3 皮肤针疗法

三阴交、曲泉、关元、曲骨归来、水道、腹股沟、夹脊(14~21椎)。用皮肤针自上而下,或自下而上循经叩打,以皮肤红润为度。适用于慢性前列腺炎。[6]

12.4 艾灸对症治疗

淋证常伴有腹痛、便秘等症状,临床可以根据伴随症状加用以下方法[8]

12.4.1 腹痛

选穴:天枢阿是穴

灸法:艾条温和灸,每穴15分钟,每日1次,局部红晕温热为度,腹痛消失即止。

12.4.2 便秘

选穴:支沟、丰隆

灸法:艾条雀啄灸,每穴10~15分钟,灸至局部红晕温热为度,每日1次,便秘消失后巩固5~6次。

13 淋证的预防调护

(1)淋证预防主要是消除各种外邪入侵和湿热内生的有关因素,如忍尿、过食肥甘、纵欲过劳、外阴不洁等。

(2)石淋应嘱患者多做跑跳动作,以促进排石[6]

(3)饮食宜清淡,应忌食一切辛辣刺激和肥腻煎炸食品,宜吃赤小豆粥藕粉、莲子、苹果等食物[6]

(4)应禁房事,注意适当休息。

14 淋证的预后

淋证的预后,往往与其类型和病情轻重有关,一般说来淋证初起,多较易治愈,但少数热淋、血淋,有时亦可湿热弥漫三焦,温热传入营血,而出现高热神昏谵语等重危证候。淋证日久不愈,或反复发作,可以转为劳淋,导致脾肾两虚,甚则脾胃衰败,肾亏肝旺,肝风上扰,而出现头晕肢倦,恶心呕吐,不思纳食,烦躁不安,甚则昏迷抽筋等证候。至于血淋日久,尿血缠绵不止,患者面色憔悴,形体瘦削,或见少腹有肿块扪及,此乃气滞血瘀,进而导致癥积形成。临证时在处方中,可佐以化瘀软坚之法,选用丹参、蒲黄、赤芍、红花、石见穿白花蛇舌草山慈姑夏枯草之类。[5]

15 医案

黄×,女,60岁,尿频、尿急、尿痛1周,加重2日。1周前,少腹坠痛,小便结胀,随即小便频数,一昼夜20余次,伴腰酸、尿痛、尿急、发热,服四环素等药治疗,症状略见好转;近2日,症状加剧,且感下腹坠胀,尿道口烧痛。尿检:红细胞(++),白细胞(++),脓液(++),上皮细胞少许。诊断:尿路感染。针刺:关元、中极、足三里、三阴交穴,中等刺激,留针20min,每日1次。1次后少腹坠痛,尿急、尿痛、尿频减轻,24h小便10余次。继针上穴,6次针治后症状基本消除,10次针治后痊愈。(针灸临床实践)

仇某,男,46岁,经理。自述于1年前出现少腹坠胀,小便带有白色黏液。病史:病史1年,因过度疲劳全身乏力,头昏脑涨,小便时黄浊,后段有白色黏液,尿道发热刺痛,继而出现阳痿肠鸣腹泻,泻下稀黄色水样便。辨证:为膏淋虚证。治则:补气益肾,化浊利水。取穴:肾俞、足三里、天枢、气海、大肠俞,针刺得气后留针20分钟加艾条施灸,隔日针灸1次,治疗3次后,小便清亮,白色黏液明显减少;7次后小便淋浊已基本消失,大便成形,阳痿亦明显好转。针后嘱患者每晚临睡前艾条温和灸气海、天枢、关元、足三里,2周后复诊,已痊愈。[8]

16 文献摘录

《诸病源候论·淋病诸候》:“诸淋者,由肾虚而膀胱热故也……肾虚则小便数,膀胱热则水下涩,数而且涩,则淋沥不宣,故谓之为淋。”

《诸病源候论·淋病诸候》:“热淋者,三焦有热,气搏于肾,流入于胞而成淋也,其状小便赤涩。”

《诸病源候论·淋病诸候》:“石淋者,淋而出石也,肾主水,水结则化为石,故肾客沙石。肾虚为热所乘,热则成淋,其病之状,小便则茎里痛,尿不能卒出,痛引少腹,膀胱里急,沙石从小便道出,甚者塞痛令闷绝。”

《诸病源候论·淋病诸候》:“膏淋者,淋而有肥,状似膏,故谓之膏淋,亦日肉淋,此肾虚不能制于肥液,故与小便俱出也。”

《丹溪心法·淋》:“血淋一证,须看血色分冷热。色鲜者,心、小肠实热;色瘀者,肾、膀胱虚冷。”

《证治汇补·下窍门》:“劳淋,遇劳即发,痛引气街,又名虚淋。”

17 参考资料

  1. ^ [1] 中医药学名词审定委员会.中医药学名词(2010)[M].北京:科学出版社,2011.
  2. ^ [2] 中医药学名词审定委员会. 中医药学名词(2004)[M].北京:科学出版社,2005.
  3. ^ [3] 高忻洙,胡玲主编.中国针灸学词典[M].南京: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2010:647.
  4. ^ [4] 李经纬等主编.中医大词典——2版[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4:1654.
  5. ^ [5] 张伯臾主编.中医内科学[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5:233-238.
  6. ^ [6] 石学敏主编. 针灸治疗学[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98:100-103.
  7. ^ [7] 李经纬等主编.中医大词典——2版[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4:1653.
  8. ^ [8] 柴铁劬主编.灸法速成图解[M].北京: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09.

治疗淋证的穴位


治疗淋证的方剂


治疗淋证的中成药


淋证相关药物


古籍中的淋证


相关文献

开放分类:中医学中医病名常见病饮食疗法常见病方药治疗常见病耳针疗法常见病皮肤针疗法淋证中医内科学中医常见病常见病艾灸疗法常见病针灸治疗
词条淋证banlangfengchuile合作编辑
参与评价: ()

相关条目:

参与讨论
  • 评论总管
    2018/6/23 10:22:23 | #0
    欢迎您对淋证进行讨论。您发表的观点可以包括咨询、探讨、质疑、材料补充等学术性的内容。
    我们不欢迎的内容包括政治话题、广告、垃圾链接等。请您参与讨论时遵守中国相关法律法规。
抱歉,功能升级中,暂停讨论
特别提示:本文内容为开放式编辑模式,仅供初步参考,难免存在疏漏、错误等情况,请您核实后再引用。对于用药、诊疗等医学专业内容,建议您直接咨询医生,以免错误用药或延误病情,本站内容不构成对您的任何建议、指导。

本页最后修订于 2016年10月25日 星期二 3:24:11 (GMT+08:00)
关于医学百科 | 隐私政策 | 免责声明
京ICP备13001845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302001366号


链接及网站事务请与Email:联系 编辑QQ群:8511895 (不接受疾病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