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榜

厥证

广告
广告
医学百科提醒您不要相信网上药品邮购信息!
特别提示:本文内容仅供初步参考,难免存在疏漏、错误等情况,请您核实后再引用。对于用药、诊疗等医学专业内容,建议您直接咨询医生,以免错误用药或延误病情,本站内容不构成对您的任何建议、指导。本站不出售任何药品、器械,也不为任何药品、器械类厂家提供宣传服务。药品类信息为研究性资料,仅供专业人士参考,请不要依据本站信息自行用药。

目录

1 拼音

jué zhèng

2 英文参考

syncope[中医药学名词审定委员会.中医药学名词(2004)]

syncope[中医药学名词审定委员会.中医药学名词(2010)]

syncope syndrome[湘雅医学专业词典]

Jue syndrome[21世纪双语科技词典]

3 概述

厥证:1.突然昏倒,不省人事,或伴四肢逆冷为主要表现的疾病;2.癃证之危重者。

4 突然昏倒,不省人事,或伴四肢逆冷为主要表现的疾病·厥证

厥证(syncope[1][2])为病证名[3]。出《黄帝内经素问·厥论》等篇。厥证简称厥[3]。是以突然昏倒,不省人事,四肢厥冷为主要表现的一种病证[4]。多因阴阳失调气机逆乱所致[5]。轻者昏厥时间较短,自会逐渐苏醒,清醒后无偏瘫、失语、口眼㖞斜等后遗症[4]。严重的,则会一厥不醒而导致死亡[4]。《类经·厥逆》指出:“厥者,逆也,气逆则乱,故忽为眩仆脱绝,是名为厥……轻则渐苏,重则即死,最为急候。”《伤寒论·辨厥阴病脉证并治》:“厥者,手足逆冷是也。”《黄帝内经素问·厥论》有以六经形证立名的巨阳阳明少阳太阴少阴厥阴之厥等,可供参考[3]。历代文献又有寒厥热厥蚘厥尸厥薄厥煎厥痰厥食厥气厥血厥等名称[3]

各种时行热病中暑中风癫痫脏躁疫毒痢消渴癃闭臌胀病后期,均可出现不同程度的昏厥。常见于现代医学的多种急性传染病脑血管意外煤气一氧化碳中毒食物中毒中毒性痢疾糖尿病危象、肝昏迷尿毒症低血糖症癔病昏迷[6]

现代医学中的休克虚脱、昏厥、低血糖昏迷及癔病性昏迷等症多属厥证范畴[5]

厥证是多种疾病发展到严重阶段的一种表现,证情危急,针灸有应急的救治效果,但在针灸救治的同时,必须辨病求因,治病求本,针对不同原发病因,采取综合治疗措施[6]

4.1 定义

《中医药学名词》(2004):厥证是指以突然昏倒,不省人事,或伴四肢逆冷为主要表现的疾病的统称[2][3][5]

《中医药学名词》(2010):厥证是指以突然昏倒,不省人事为主要表现的疾病的统称[1]

4.2 各家论述

中医有关厥证的记载,最早始于《黄帝内经素问》,不仅论述甚多,而且涉及范围相当广泛。概括起来,可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指突然昏倒,不知不事。如《黄帝内经素问·厥论篇》指出:“厥……或令人暴不知人,或至半日,远至一日乃知人者,………。”《黄帝内经素问·大奇论篇》亦认为:“暴厥者,不知与人言。”另一种是指肢体和手足逆冷。如《黄帝内经素问·厥论篇》讲:“阳气衰于下,则为寒厥……寒厥之为寒也,必从五指而上于膝……。”《金匮要略方论》、《伤寒论》论厥,主要以手足逆冷为主。《伤寒明理论·厥》认为:“伤寒厥者,何以明之?厥者,冷也,甚于四逆也。”《儒门事亲》对厥证则立有专篇论述,不仅记载了手足逆冷之厥,而且还论证了昏不知人之厥,并将昏厥分为尸厥、痰厥、酒厥、气厥、风厥等证。如该书《指风痹痿厥近世差互说》指出:“厥之为状,手足及膝下或寒或热也……厥亦有令人腹暴满不知人者,或一二日稍知人者,或卒然闷乱无觉知者……有涎如拽锯,声在喉咽中为痰厥,手足搐搦者为风厥,因醉而得之为酒厥,暴怒而得之为气厥……。”其后《医学入门》、《医贯》、《景岳全书》等书,又在总结前人经验的基础上,结合临床实际,对厥证的理论不断充实、完善和系统化,提出了气、血、痰、食、暑、尸、酒、蛔等厥,并以此作为辨证分型的主要依据,来指导临床治疗。[4]

4.3 厥证的病因

厥证主要是由于气机突然逆乱,升降乖戾,气血运行失常造成的。故《黄帝内经素问·方盛衰论篇》说:“逆皆为厥。”《景岳全书·厥逆》亦认为:“厥逆之证……即气血败乱之谓也。”但气机逆乱又有虚实之分。大凡气盛有余者,气逆上冲,血随气逆,或挟痰挟食,壅滞于上,以致清窍暂闭,发生厥证;气虚不足者,清阳不升气陷于下,血不上达,以致精明失养,也可发生厥证。

本病总由阴阳失调,气机逆乱而致。气盛有余,则气逆而上壅,清窍为之闭塞;气虚不足,则气陷而不能上承,清阳不得舒展。

4.3.1 外感时邪

暑热疫疠之气伤人,或壅闭于肺,或蕴结胃肠,或内陷心包,深入营血热郁清窍,扰乱神明导致神昏

4.3.2 阴虚阳亢

素体肝肾阴虚,水不制火,心火亢盛,上扰清窍;复加惊恐、恼怒伤及肝肾,肝阳暴亢,气血并走于上,闭阻清窍,而发神昏。

4.3.3 痰浊蒙心

素体肥胖,又偏嗜膏粱厚味,伤及脾胃,运化失司,湿聚生痰,日久化热,痰热互结,蒙闭清窍,引起神昏。

形盛气弱之人,嗜食酒酪甘肥之品,脾胃受伤,运化失常,聚湿生痰,痰浊内阻,气机不利,偶因恼怒气逆,痰随气升,上蒙清窍,以致突然眩仆而厥。

4.3.4 气血不足

素来体虚,先天不足,后天亏乏;或大病久病,耗伤气血;或失血过多,气随血脱;或年老体衰,劳累过度,过于疲乏,均可使清阳不升,气血不能上充于脑,髓海空虚,而发神昏。

4.3.5 气厥

恼怒惊骇,情志过极,以致气机逆乱,上壅心胸,蒙闭窍隧,而引起昏倒。此外,由于元气素弱,又遇悲恐,或因疲劳过度,以致阳气消乏,气虚下陷,从而清阳不升,造成突然昏厥。

4.3.6 血厥

由于肝阳素旺,又加暴怒,以致血随气逆,气血上壅,清窍不利,昏倒无知。此即《黄帝内经素问·生气通天论篇》讲:“大怒则形气绝,而血菀于上,使人薄厥。”另外,久病血虚及产后或其它疾病失血过多,气随血脱,亦可发生昏厥。

4.3.7 食厥

饮食不节积滞内停,转输失常,气机受阻,以致窒闷而厥。此类情况常见于儿童,但成人饱食之后,骤逢恼怒,气逆夹食,食填中脘,上下痞隔,气机受阻,壅塞清窍,亦可导致昏厥。

4.4 类证鉴别

厥证与中风、痫证暑厥蛔厥诸证,既有相似之点,又有不同之处。在临证之时,应根据其不同症状和本证加以区别。

相同之点:厥证、中风、痫证、暑厥都有突然昏迷这一症状,厥证和蛔厥都有手足厥冷之特点[4]

不同之处:

厥证:昏迷时多见面色苍白,四肢厥冷,无口眼㖞斜,手足偏废,亦无四肢抽搐等症[7]

中风:昏迷时可见口眼㖞斜,半身不遂,清醒后多有后遗症[7]

痫证:昏迷时四肢抽搐,多吐涎沫,或发出异常叫声,醒后一如常人[7]

暑厥:暑厥发生在夏令炎暑季节,多见于久曝烈日之下,或久劳于高温之室的人,感受暑邪,热郁气逆,阻遏气机,闭塞清窍而卒然发厥,兼见头晕头痛胸闷身热面色潮红,或有谵妄等症。[4]

蛔厥:蛔厥是由于蛔虫扭结成团,阻塞肠道,逆行入胃,胃气上逆,钻孔乱窜,进入胆道,以致出现脘腹剧痛,按之有瘕块,甚则呕吐蛔虫,汗出肢冷等症。因其呕吐蛔虫加土四肢厥冷故称蛔厥。[4]

4.5 厥证的分类

中医则一般分为气厥、血厥、寒厥、热厥、痰厥等类型[5]。临床上可分虚实二证[5]。症见突然昏仆、气壅息粗口噤握拳或口赤唇紫、脉沉弦者,多属实证[5]。症见突然昏仆、张口息微、面色苍白、汗出肢冷、脉细无力或沉微者,多属虚证[5]

4.5.1 气厥

气厥指中气衰竭,或气机怫郁上逆而厥者。《景岳全书·厥逆》:“气厥之证有二,以气虚气实,皆能厥也。气虚卒倒者,必其形气索然,色清白,身微冷,脉微弱,此气脱证也。宜参、芪、归、术、地黄枸杞大补元煎之属,甚者以回阳饮、独参汤之类主之。气实而厥者,其形气愤然勃然,脉沉弦而滑,胸膈喘满,此气逆证也。《经》曰大怒则形气绝而血菀于上,即此类也。治宜以排气饮,或四磨饮,或八味顺气散苏合香丸之类,先顺其气,然后随其虚实而调理之。又若因怒伤气,逆气旋去而真气受损者,气本不实也。再若素多忧郁恐思而气怯气陷者,其虚尤可知也。若以此类而用行气开滞等剂,则误矣。”气厥亦称中气。《证治要诀·厥》:“气厥,即中气。”《丹溪心法·厥》:“气厥者,与中风相似,何以别之?风中身温,气中身冷。以八味顺气散或调气散。如有痰,以四七汤导痰汤服之。”[8]

4.5.2 血厥

血厥指郁冒。多由热升风动引起。《普济本事方》卷七:“郁冒,亦名血厥。”《类证治裁·厥症》:“郁厥亦血厥症,平居无疾,忽默默无知,目闭口噤,恶闻人声,移时方寤,由热升风动,郁冒而厥,妇人多有之。羚羊角散。”

血厥又指因失血过多致厥者。《医林绳墨·厥》:“有血厥者,因而吐衄过多,上竭下厥,先致足冷,有如水洗,冷过腰膝,入腹即死,此血竭而作厥也。皆由阳气妄行于上、阴血无所依附,气血相离,不居本位,宁有不死之理乎。必须急用大蒜捣烂,敷于涌泉,或以热手频擦脚心,次用二陈汤,加参、术、当归、炒黑干姜之类。此药劫剂,不可多服,但欲其阳复血止耳。”《赤水玄珠·厥证门》:“有吐衄不知人而厥者,此血厥也。治之无论其脉,急用芎归养荣汤十全大补汤,或独参汤以投之。”亦可由血逆引起。《景岳全书·厥逆》:“血厥之证有二,以血脱血逆皆能厥也。血脱者,如大崩大吐,或产血尽脱,则气血随之而脱,故致卒仆暴死。宜先掐人中,或烧醋炭以收其气,急用人参一二两,煎汤灌之,但使气不尽脱,必渐苏矣。”又:“血逆者,即经所云血之与气并走于上之谓,又日大怒则形气绝而血菀于上之类也。夫血因气逆,必须先理其气,气行则血无不行也,宜通瘀煎化肝煎之类。”[9]

4.5.3 寒厥

寒厥又名冷厥阴厥。指因阳衰阴盛所致四肢逆冷的病证。《黄帝内经素问·厥论》:“阳气衰于下,则为寒厥。”《药症宜忌》:“阴厥即寒厥。其证四肢厥逆,身冷面青,蜷卧,手指爪青黯,腹痛大便溏,或完谷不化小便自利,不渴,不省人事。”《杂病源流犀烛·诸厥源流》:“大约手足寒者为寒厥,宜附子理中汤。而寒厥又有因气虚者,宜参芪益气汤;又有手足冷,表热里寒下利清谷,食入即吐,脉沉者,宜四逆汤。”[10]

4.5.4 热厥

热厥指邪热过盛,阴分不足所致的厥证(见《黄帝内经素问·厥论》等篇)。症见手足心热,身热,溺赤等。

或指因邪热过盛,阳郁于里不能外达的厥证(见《类证活人书》)卷四。症见初病身热头痛,继则神志昏愦,手足厥冷,脉沉伏按之滑,或畏热,或渴欲饮水,或扬手掷足,烦躁不得眠,胸腹灼热便秘尿赤等。治宜宣通郁热。[11]

4.5.5 痰厥

痰厥指痰盛气闭所致的四肢厥冷,甚至昏厥的病证。《丹溪心法·厥》:“痰厥者,乃寒痰迷闷,四肢逆冷,宜姜附汤。”《寿世保元·厥》:“论痰厥者,卒然不省人事,喉中有水鸡声者是也。用牙皂白矾等分研末,吹鼻,即以香油一盏,入姜汁少许灌之,立醒。或烧竹沥、姜汁,灌之亦可。”《医林绳墨·厥》:“有痰厥者,痰气妄行于上,咳嗽连续不已,气急喘盛,坐不得卧,以致上盛下虚而作厥也,名之日痰厥。宜以二陈汤加厚朴白术黄芩山楂,降下痰气,使复归于脾之脉络,则足可温,不致厥矣。”[12]

4.5.6 食厥

食厥指暴饮暴食所致昏厥的病证。《赤水玄珠·厥证门》:“有人醉饱之后,或感风寒,或着恼怒,忽然厥逆昏迷,口不能言,肢不能举者,此食厥也。盖食滞胸中阴阳痞隔升降不通,故生此症。若误作中风而用祛风散气之剂,则胃气重伤,死可立待。宜煎姜盐汤探吐其食,后以平胃散茯苓、白术、麦芽半夏之类调理;若有风寒尚在者,以藿香正气散解之;气滞不行者,以八味顺气散调之。”《明医杂著·风门》:“食厥者,过于饮食,胃气不能运行,故昏冒也,用六君子加木香。”[13]

4.6 厥证的辨证治疗

厥证的发生,常有明显的诱因。所以辨证过程中对病史的了解极为重要。例如气厥虚证,多属平素体质虚弱,厥前有过度疲劳、睡眠不足、饥饿受寒等诱因;血虚厥证,则与失血有关,常发生于大出血月经过多分娩之后;痰厥,好发于恣食肥甘、体丰温盛之人;食厥多发于暴饮暴食之后。[4]

对于厥证的治疗,首先应分别虚实,进行急救[4]

气厥、血厥尤宜详辨虚实。而二者之实证又有相似之处,如形体壮实,情志引发,发作时均见卒然昏厥,牙关紧闭,脉沉弦等症,但气厥实证是因肝气上逆所致,常见情绪改变,反复发作之特点,醒后也可出现哭笑无常等表现,治宜顺气开郁;血厥实证是由肝气上逆,血随气升引起,平素多有阳亢表现,治宜活血顺气;而气厥虚证,则多见于元气素虚之人,加以惊恐、过劳、饥饿、失眠等诱发,因一时气机不相顺接,清阳不升所致,治宜益气回阳;血厥虚证,则多见于失血之人,血虚不能上荣所致,治宜补气养血。至于痰厥乃痰气交阻,上蒙清窍所致,治宜行气豁痰。食厥乃食气相并,气机痞膈所成,治宜消导和中,此型比较少见。[4]

实证常见气壅息粗,四肢僵直,牙关紧闭,脉沉实或沉伏。一般先用搐鼻散[备注]搐鼻散(《医学心悟》):细辛、皂角、半夏取嚏,继用苏合香丸[备注]苏合香丸(《太平惠民和剂局方》):白术、青木香犀角香附朱砂诃子檀香安息香沉香麝香丁香、荜拨、苏合香油、熏陆香、冰片玉枢丹[备注]玉枢丹(《是斋百一选方》):山慈姑续随子大戟、麝香、腰黄、朱砂、五倍子开窍醒神。虚证则见气息微弱,张口自汗,肤冷肢凉,脉沉微细。可急用参附汤[备注]参附汤(《妇人良方》):人参、熟附子、姜、枣灌救,以回阳固脱;若见面白气微,汗出而热,舌红脉象微细数者,宜用生脉散[备注]生脉散(《鲁急千金要方》):人参、麦冬五味子益气救阴。此外,可配合针刺疗法,促其清醒。清醒以后,则应分辨气、血、痰、食诸厥进行调治。[4]

4.6.1 气厥

气厥宜详辨虚实[4]

4.6.1.1 实证

气厥·实证(qi syncope with excess syndrome[1])是指邪实闭窍,气机上逆,以突然昏倒,人事不知,牙关紧闭,两手握拳,呼吸急促,或见四肢厥冷,苔薄白,脉伏或沉弦等为常见症的气厥证候[14]

4.6.1.1.1 气厥实证的症状

多因情志异常、精神刺激而发作,患者突然昏倒,不省人事,口噤拳握,呼吸气粗,或四肢厥冷,苔薄白,脉伏或沉弦[4][15]

4.6.1.1.2 证候分析

肝郁不舒,气机上逆,壅阻心胸,内闭神机[15]

由于肝气不舒,气机逆乱,上壅心胸,阻塞清窍,故见突然昏倒,不省人事,口噤握拳。而肝气上逆,气机闭塞,肺气不宣,则呼吸气粗。阳气被郁,不能外达,则四肢厥冷。气闭于内,则见脉伏,肝气郁滞未畅,则脉见沉弦。[4]

4.6.1.1.3 治法

顺气开郁[4]

顺气降逆开郁[15]

4.6.1.1.4 气厥实证的方药治疗

五磨饮子[备注]五磨饮子(《医方集解》):乌药、沉香、槟榔、积实、木香加减。方中以沉香、乌药降气调肝;槟榔、枳实、木香行气破滞。本方亦可加入白豆蔻、檀香、丁香、藿香之类以理气宽胸。若肝阳偏亢,症见头晕而痛,面赤升火,可加入钩藤石决明磁石等药以平肝潜阳。若醒后时时啼哭,哭笑无常,睡眠不宁者,可加茯神远志酸枣仁等药以安神宁志。若痰声漉漉,痰多气塞者,可加胆星贝母橘红、竹沥等药以涤痰清热。[4]

精神刺激常可导致本证反复发作。因此,平时可服逍遥散[备注]逍遥散(《太平惠民和剂局方》):柴胡、白术、白芍药、当归、茯苓、炙甘草薄荷煨姜以理气达郁,调和肝脾,防止复发[4]

4.6.1.1.5 气厥实证的饮食疗
4.6.1.1.5.1 推荐食材

佛手橙子、丁香、木香、芹菜青皮、薄荷等[15]

4.6.1.1.5.2 推荐食疗方

[15]

1.佛手茶(《本草再新》):佛手5g,花茶3g,用200mL开水泡饮,冲饮至味淡。

2.麦芽青皮饮(《保健药膳》):生麦芽30g,青皮10g。将生麦芽、青皮用冷水浸泡约半小时,入砂锅中煮沸,后用小火煮约1小时,去渣取汁即成。代茶频饮。

3.柚皮粥(《常见病食疗食补大全》):鲜柚子皮1个,粳米60g,葱、盐、油各适量。将柚子皮放炭火上烧去棕黄色的表层并刮净,放入清水中浸泡1天,切块加水煮开,入粳米同煮作稀粥,加葱、盐、油调味服食

4.6.1.2 虚证

气厥·虚证(qi syncope with deficiency syndrome[1])是指元气亏虚,气随血脱,津竭气脱,以头晕目眩心慌气短,突然昏仆,呼吸微弱,面色苍白,汗出肢冷,或小便自遗,舌淡,脉沉细微等为常见症的气厥证候[14]

4.6.1.2.1 气厥虚证的症状

眩晕昏仆,面色苍白,呼吸微弱,汗出肢冷,舌质淡,脉沉微[4]。患者多素体虚弱,因陡受惊恐或过度劳倦、饥饿受寒而诱发[15]

4.6.1.2.2 证候分析

元气素虚,清阳不升,神明失养[15]

由于元气素虚,又因悲恐或疲劳过度,一时气机不相顺接,中气下陷,清阳不升,因而眩晕昏仆,面色苍白,气息低弱。阳气虚衰,难以温通,则见肢冷;卫外不固,则见汗出。舌质淡,脉沉微,为正气不足之征。[4]

4.6.1.2.3 治法

补气回阳[4]

4.6.1.2.4 气厥虚证的方药治疗

四味回阳饮[备注]四味回阳饮(《景岳全书》):人参、制附子、炮姜、炙甘草加减。方中以人参补气;附子、炮姜回阳,甘草和中。若表虚自汗者,可加黄芪、白术等以益气固表。若汗出不止者,可加龙骨牡蛎等以固涩止汗。若纳食不香,咳嗽痰多者,可加白术、茯苓、陈皮、半夏等以健脾化痰。若心悸不宁者,可加远志、酸枣仁等以养心安神[4]

本证亦有反复发作的倾向,平时可常服香砂六君子丸[备注]香砂六君子汤(《时方歌括》):木香、砂仁、陈皮、半夏、党参、白术、茯苓、甘草健脾益气和中,以防患于未然。另可加用甘麦大枣汤[备注]甘麦大枣汤(《金匮要略方论》):甘草、淮小麦大枣养心宁神,甘润缓急,合前方则心脾同调,更可加强疗效。并可治神伤气厥之厥证。四味回阳饮乃治厥脱之重证,临证时必须慎加辨别[4]

4.6.1.2.5 气厥虚证的饮食疗法
4.6.1.2.5.1 推荐食材

粳米、乌鸡、大枣、山药香菇牛肉蜂蜜[15]

4.6.1.2.5.2 推荐食疗方

[15]

1.黄芪枣姜茶(《中医良药良方》):炙黄芪10g,红枣5枚,生姜2片。黄芪切成薄片,红枣剖开去核,生姜去皮切丝。将上述药物置杯中,沸水冲泡,加盖焖15分钟后即成。代茶饮

2.乌鸡汤(《饮膳正要》):雄乌鸡1只,陈皮3g,良姜3g,胡椒6g,草果2个,葱、豉、酱各适量。先将雄乌鸡宰杀去毛内脏,洗净切成小块,再将陈皮、良姜、胡椒、草果四味用纱布包扎,与鸡块同炖,放入葱、豉、酱等熬成汤,分数次热食之。

3.补虚正气粥(《圣济总录》):黄芪30~60g,人参10g,粳米100g,白糖少许。先将黄芪、人参切成薄片,用冷水浸泡约半小时,入砂锅煮沸,然后用小火煮1~2小时,去渣取汁,再入粳米煮粥即成,食时可稍加白糖。每日1剂,分三餐服食。

4.6.2 血厥

血厥宜详辨虚实[4]

4.6.2.1 实证

血厥·实证(blood syncope with excess syndrome[1])是指暴怒伤肝,气机逆乱,血随气升,扰乱神明,以突然昏倒,不省人事,牙关紧闭,面赤唇紫,醒后头昏头痛,舌红,苔薄黄,脉弦等为常见症的血厥证候[14]

4.6.2.1.1 血厥实证的症状

多因急躁恼怒而发,患者突然昏倒,不省人事,牙关紧闭,面赤唇紫,舌红,脉多沉弦[4][15]

4.6.2.1.2 证候分析

怒而气上,血随气升,菀阻清窍[15]

由于暴怒,肝气上逆,血随气升,上蔽神明,清窍闭塞,因而突然昏厥,不省人事,牙关紧闭。面赤唇紫,舌红,脉多沉弦,皆气逆血菀于上之象。[4]

4.6.2.1.3 治法

活血顺气[4]

平肝降逆,理气通瘀[15]

4.6.2.1.4 血厥实证的方药治疗

通瘀煎[备注]通瘀煎(《景岳全书》):归尾、山楂、香附、红花、乌药、青皮、木香、泽泻为主。方中以归尾、红花、山楂活血散瘀;乌药、青皮、木香、香附等顺气开郁。若急躁易怒,少寐多梦者,可加钩藤、石决明、龙胆草丹皮、远志、菖蒲等以平肝潜阳、清肝宁神。若肝阳未平,眩晕头痛者,可加菊花珍珠母枸杞子等以育阴潜阳[4]

4.6.2.1.5 血厥实证的饮食疗法
4.6.2.1.5.1 推荐食材

芹菜、番茄绿茶、青皮、菊花、香附等[15]

4.6.2.1.5.2 推荐食疗方

[15]

1.山楂决明茶(《食疗本草学》):山楂30g,决明子60g,水煎,代茶饮。

2.牛膝海味汤(《新编中国药膳食疗学》):怀牛膝30g,海蜇250g,淡菜60g,油、盐各适量。把海蜇水发浸洗,去其咸腥味待用,将淡菜和牛膝洗净,与海蜇一起放入砂锅,加入适量的清水煎汤,加入食盐等调料即可。佐餐服食。

3.加味桃仁粥(《食医心鉴》):桃仁21枚、去皮尖,生地黄30g,生姜适量,用500mL清水浸泡,绞取汁备用;砂锅加水适量煮粳米100g成粥,加入备好的汁液,稍煮,调入桂心末10g即成。佐餐服食。

4.6.2.2 虚证

血厥·虚证(blood syncope with deficiency syndrome[1])是指气血亏虚,血虚不能上承,以心悸头晕,或眼前发黑,昏厥无知,面色苍白,口唇不华,目陷口张,自汗肤冷,呼吸微弱,或四肢震颤,舌淡,苔薄白,脉芤或细数无力等为常见症的血厥证候[14]

4.6.2.2.1 血厥虚证的症状

常因失血过多所致,患者突然昏厥,面色苍白,口唇无华,四肢震颤,目陷口张,自汗肤冷,呼吸微弱,舌质淡,脉芤或细数无力[4][15]

4.6.2.2.2 证候分析

血出过多,气随血脱,神明失养[15]

由于失血过多,血虚不能上承,故突然晕厥,面色苍白,口唇无华。气血不能达于四末,筋失所养,则四肢震颤。营阴内衰,正气不固,故目陷口张,自汗肤冷,气息低微。舌淡,脉细数无力,乃血去过多而阴伤之征。[4]

4.6.2.2.3 治法

补养气血[4]

4.6.2.2.4 血厥虚证的方药治疗

急用独参汤[备注]独参汤(《景岳全书》):人参灌服。继用人参养营汤[备注]人参养营汤(《太平惠民和剂局方》):人参、甘草、当归、白芍熟地黄肉桂、大枣、黄芪、白术、茯苓、五味子、远志、橘皮、生姜。血脱必须益气,故本方以人参、黄芪为主;佐当归、熟地以养血;白芍、五味子以敛阴。若出血不止者,可加仙鹤草藕节侧柏叶止血。若自汗肤冷,呼吸微弱者,可加附子、干姜等以温阳。若心悸寐少者,可加龙眼肉、远志、酸枣仁等以养心安神。若口干少津者,可加麦冬、玉竹北沙参等以养胃生津[4]

4.6.2.2.5 血厥虚证的饮食疗法
4.6.2.2.5.1 推荐食材

桑椹菠菜牛肝、黑木耳、大枣、山药、龙眼[15]

4.6.2.2.5.2 推荐食疗方

[15]

1.桑葚百合茶(《饮茶与养生》):桑椹30g,百合30g,大枣10枚,青果9g。上药加水煎煮,取煎液代茶饮用。

2.当归生姜羊肉汤(《金匮要略方论》):当归30~60g,生姜30g,羊肉250g。将羊肉去膻后,切成3cm见方小块,和当归、生姜、料酒、盐各少许煮汤,至羊肉烂熟即可。

3.龙眼粥(《中国药膳辨证治疗学》):龙眼肉15~30g,大红枣5~10枚,粳米100g。一并煮粥即成。作早餐服食。

4.6.3 痰厥

4.6.3.1 痰厥的症状

突然昏厥,喉有痰声,或呕吐涎沫,呼吸气粗,苔白腻,脉沉滑[4]

4.6.3.2 证候分析

由于平素多湿多痰,复因恼怒气逆,痰随气升,上闭清窍故突然眩仆。因痰阻气道,痰气相击,故喉中痰鸣,或呕吐涎沫。痰浊阻滞,气机不利,则胸闷气粗。苔白腻,脉沉滑,为痰浊内阻之征。[4]

4.6.3.3 治法

痰厥治宜行气豁痰[4]

4.6.3.4 痰厥的方药治疗

痰厥可用导痰汤[备注]导痰汤(《严氏济生方》):半夏、陈皮、枳实、茯苓、甘草、制南星为主进行治疗。方中以陈皮、枳实理气降逆,半夏、南星、茯苓燥湿祛痰。若痰气壅盛者,可加苏子白芥子以化痰降气。若痰湿化热,症见口干便秘,苔黄腻,脉滑数者,可加黄芩、栀子竹茹、栝蒌仁等以清热降火,或用礞石滚痰丸[备注]礞石滚痰丸(《养生主论》):青礞石、沉香、大黄、黄芩、朴硝以豁痰清热降火。[4]

《医林绳墨·厥》:“有痰厥者,痰气妄行于上,咳嗽连续不已,气急喘盛,坐不得卧,以致上盛下虚而作厥也,名之曰痰厥。宜以二陈汤加厚朴、白术、黄芩、山楂,降下痰气,使复归于脾之脉络,则足可温,不致厥也。”

龚廷贤谓痰厥“卒然不省人事,喉中有水鸡声者是也。用牙皂、白矾等分研末,吹鼻;即以香油一盏,入姜汁少许灌之,立醒。或烧竹沥、姜汁灌之亦可”(《寿世保元·厥》)[12]

如属寒痰迷闷,四肢厥冷者,宜用姜附汤;肢冷,吐涎沫,喉中痰声,一时昏愦不知,胸闷气喘,语言不利,可用稀涎散[12]

4.6.3.5 痰厥的饮食疗法
4.6.3.5.1 推荐食材

痰厥患者推荐食用橙子、佛手、白萝卜薏苡仁、大蒜、菠菜、橘皮等[15]

4.6.3.5.2 推荐食疗方

[15]

1.祛痰宽胸茶(《中医良药良方》):炒枳壳4g,苏子10g,炙甘草5g。枳壳切碎,苏子与甘草略杵,放入保温杯中,用沸水冲泡,加盖焖15分钟,代茶分2~3次饮完。每日1剂。

2.山楂萝卜排骨汤(《中国药膳辨证治疗学》):山楂50g,白萝卜150g,排骨100g。先将

排骨煮熟,再入山楂、白萝卜同煮至熟烂即成。佐餐食用。

3.橘皮粥(《调疾饮食辩》):橘皮20g,粳米60g。橘皮煎汁去渣,与粳米共煮。或单以粳米煮粥,待粥成时加入橘皮末3g,煮至粥成。空腹食用,每日1~2次,5天为1个疗程。

4.6.4 食厥

4.6.4.1 症状

暴饮过食之后,突然昏厥,气息窒塞,脘腹胀满,呕恶酸腐,头晕,苔厚腻,脉滑实[4][15]

4.6.4.2 证候分析

食滞中脘,胃气不降,气逆于上,清窍闭塞[15]:

由于暴饮多食,复遇恼怒,以致食填中脘。胃气不降,气逆于上,清窍闭塞,故突然昏厥。胃府浊气,壅于胸中,肺气不利,故气息窒塞,食滞内停,气与食并,则脘腹胀满。苔厚腻,脉滑实,为食滞不消,浊气不降之候。[4]

4.6.4.3 治法

中消[4]

4.6.4.4 食厥的方药治疗

昏厥时若在食后未久,应先用盐汤探吐以去实邪。再以神术散[备注]神术散(《医学心悟》):苍术、陈皮、厚朴、甘草、藿香、砂仁保和丸[备注]保和丸(《丹溪心法》):神曲、山楂、茯苓、半夏、陈皮、连翘莱菔子加减治之。方中以山楂、神曲、莱菔子消食;藿香、苍术、厚朴、砂仁等理气化浊;半夏、陈皮、茯苓和胃化湿。若腹胀而大便不通者,可用小承气汤[备注]天麻钩藤饮(《杂病诊治新义》):天麻、钩藤、生石决明、川牛膝桑寄生杜仲山栀、黄芩、益母草、朱茯神、夜交藤滞下行。[4]

4.6.4.5 食厥的饮食疗法
4.6.4.5.1 推荐食材

山楂、胡萝卜、白萝卜、粳米、麦芽、青皮等[15]

4.6.4.5.2 推荐食疗方

[15]

1.山楂麦芽茶(《中国药膳学》):山楂20g.麦芽10g。山楂洗净,切成片,与麦芽同置锅中,放入清水煎煮15分钟后倒人茶杯,即可饮用,代茶饮。

2.大麦汤(《饮膳正要》):草果5个,羊肉500g,大麦仁500g,食盐适量。先将大麦仁用开水淘净,放入锅内加水煮熟,再将羊肉洗净与草果一同放入锅内,加水适量熬熟,取汤与大麦仁粥小火炖熟,最后加入切成小块的羊肉,并加少许盐即可。佐餐服食。

3.山楂粥(《中国药膳辨证治疗学》):山楂30g,神曲10g,粳米100g。先将神曲捣碎,与山楂同煮取药汁后,去渣,入粳米一同煮为稀粥即成。佐餐服食。

4.6.5 闭证

[6]

4.6.5.1 症状

突然仆倒,不省人事,面赤气粗,牙关紧闭,喉中痰鸣,两手紧握,或见肢体抽搐,二便不通,苔黄腻或白腻,脉弦滑而数。

4.6.5.2 证候分析

《黄帝内经素问·调经论篇》说:“血之与气,并走于上,则为大厥。”气血上逆,阳升风动,风火挟痰上扰心神,上蒙清窍,则见突然仆倒、不省人事、面赤气粗、牙关紧闭。痰阻气道,故喉中痰鸣。肝气上逆,肝风内动,则两手握固或肢体抽搐。气机闭塞,故二便不通。苔腻、脉弦滑而数,为痰浊内盛、郁而化火之象。

4.6.5.3 治法

化痰通络,醒神开窍。以督脉手厥阴心包经穴为主。

4.6.5.4 针灸治疗

选穴:水沟百会中冲劳宫合谷太冲

随证配穴:热盛者,加大椎曲池。痰盛者,加天突丰隆。牙关紧闭者,加颊车承浆。肢体抽搐者,加后溪筋缩。二便不通者,加支沟中极

刺灸方法:针用泻法。先急刺水沟、劳宫、百会、中冲(中冲可点刺出血),再开“四关”(合谷向后溪透刺,太冲向涌泉透刺)。

方义:厥证病在心、脑,心主神明,督脉通脑,故重点取小腧穴。水沟、百会为醒脑启闭常用要穴。中冲、劳宫泻热开窍,清心启闭。太冲、合谷平肝阳,理气机,熄风而止痉。

4.6.6 脱证

[6]

4.6.6.1 症状

突然昏仆,不省人事,面色苍白或潮红,呼吸微弱,口开手撤,汗出如珠,四肢逆冷,血压下降,二便失禁,舌淡苔滑,脉细弱无力。

4.6.6.2 证候分析

气虚血脱,不能上承于脑,故突然昏仆、不省人事、面色苍白。阳气虚不能温通肢体,故四肢逆冷。气虚不固,因而呼吸微弱、口开手撒、汗出如珠、二便失禁。血压下降、脉细弱无力,为气虚血脱之象。

4.6.6.3 治法

回阳救逆,醒神开窍。

4.6.6.4 针灸治疗

选穴:以任、督脉腧穴为主。取气海关元神阙、百会、素髎足三里

随证配穴:四肢逆冷者,加大椎、三阴交。二便失禁者,加会阴肾俞

刺灸方法:针灸并用,针用补法,重用灸法。神阙、气海、关元均可施行隔盐灸,不拘壮数,以患者苏醒为度。

方义:神阙、气海、关元皆为任脉要穴,重用灸法,以大补元气、回阳救逆。素髎、百会属督脉要穴,均具有升阳举陷,醒脑开窍的功效。任、督脉腧穴合用,针灸并施,即能交通阴阳而清神醒志。足三里补益气血。

4.6.7 内闭外脱并见

临床上有时也可以出现内闭外脱并见的神昏,则应固脱启闭,标本同治

4.7 厥证的其他疗法

注意:厥证为危急重病症之一,在急救的同时须着重注意原发病的诊治[5]

4.7.1 体针

实证取水沟、内关、合谷、中冲、劳宫、太冲、涌泉等穴为主[5]

热甚者加十二井、大椎;痰多加丰隆[5]

虚证取百会、气海、水沟、足三里、关元等穴为主[5]

寒甚加灸神阙;多汗复溜[5]

4.7.2 耳针

4.7.2.1 方一

取心、脑、神门缘中下脚端等穴[5]。每次选2~3穴,实证用强刺激,虚证用轻刺激[5]

4.7.2.2 方二

取心、脑、神门、交感。强刺激捻转留针30min,每隔5min捻针1次。[6]

4.7.3 电针

神昏闭证,可在针刺劳宫、涌泉穴时,加用电针,以快频率、强电流、连续波刺激20~30min。[6]

4.8 医案

张××,男,38岁。因在烈日下劳累过度而突然昏倒,不省人事,面色苍白,口唇青紫,手足厥冷。检查:血压9.3/5.3kPa,脉细微无力。针水沟、内关。水沟用提插捻转手法,内关用捻转手法,持续行针约15min,血压升至13.3/8.6kPa,神志清醒,手足转温。(针灸临证集验

4.9 厥证患者饮食建议

厥证患者发病时,因不省人事,不能进食,待患者苏醒后,才能根据辨证分型制定食疗方案,以辅助治疗,防止复发。总的来说,由于厥证发病时对机体组织热能消耗很大,因此必须供给足够的营养才有利于患者的恢复。[15]

气虚而厥,宜选用益气健脾、补虚固本、有滋补作用的食物为主[15]

气实而厥宜选用疏肝理气、调和脾胃为主的食物[15]

血脱而厥,宜选用益气固脱、气血并补的食物[15]

气逆血菀而厥,宜选用活血顺气的食物[15]

痰厥患者一般多见于形盛气弱的脾胃虚弱之人,宜选用行气豁痰的食物[15]

食厥患者常见食欲不振、脘腹胀满等症状,宜选用消食和中、健脾开胃的食物[15]

4.10 文献摘录

《黄帝内经灵枢·五乱》:“乱于臂胫,则为四厥;乱于头,则为厥逆,头重眩仆。”

医学纲目·癫痫》:“凡癫痫及中风、中寒、中暑、中湿、气厥、尸厥,而昏眩倒仆,不省人事者,皆由邪气逆上阳分,而乱于头中也……邪气逆上则头中气乱,头中气乱则脉道闭塞,孔窍不通,故耳不闻声,目不识人,而昏眩无知,仆倒于地也。”

证治准绳·诸中门》:“中食之证,忽然厥逆昏迷,口不能言,肢不能举,状似中风,皆因饮食过伤,醉饱之后,或感风寒,或着气恼,以致填塞胸中,胃气有所不行,阴阳痞隔,升降不通,此内伤之至重者。”

《景岳全书·厥逆》:“气厥之证有二,以气虚气实皆能厥也。气虚卒倒者,必其形气索然,色清白,身微冷,脉微弱,此气脱证也……气实而厥者,其形气愤然勃然,脉沉弦而滑,胸膈喘满,此气逆证也。”“血厥之证有二,以血脱血逆皆能厥也。血脱者如大崩大吐或产血尽脱,则气亦随之而脱,故致卒仆暴死……血逆者,即经所云,血之与气并走于上之谓。”

石室秘录·厥症》:“人有忽然厥,口不能言,眼闭手撒,喉中作酣声,痰气甚盛,有一日即死者,有二、三日而死者,此厥多犯神明,然亦因素有痰气而发也。”

张氏医通·厥》:“今人多不知厥证,而皆指为中风也。夫中风者,病多经络之受伤;厥逆者,直因精气之内夺。表里虚实,病情当辨,名义不正,无怪其以风治厥也。”

5 癃证之危重者·厥证

厥证指癃证之危重者[3]。《黄帝内经素问·奇病论》:“有癃者,一日数十溲,此不足也。身热如炭,颈膺如格,人迎躁盛,喘息气逆,此有余也。太阴脉细如发者,此不足也……病名曰厥。”

6 参考资料

  1. ^ [1] 中医药学名词审定委员会.中医药学名词(2010)[M].北京:科学出版社,2011.
  2. ^ [2] 中医药学名词审定委员会. 中医药学名词(2004)[M].北京:科学出版社,2005.
  3. ^ [3] 李经纬等主编.中医大词典——2版[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4:1689.
  4. ^ [4] 张伯臾主编.中医内科学[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5:117-120.
  5. ^ [5] 高忻洙,胡玲主编.中国针灸学词典[M].南京: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2010:666.
  6. ^ [6] 石学敏主编. 针灸治疗学[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98:33-34.
  7. ^ [7] 张伯臾主编.中医内科学[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5:209.
  8. ^ [8] 李经纬等主编.中医大词典——2版[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4:315.
  9. ^ [9] 李经纬等主编.中医大词典——2版[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4:661.
  10. ^ [10] 李经纬等主编.中医大词典——2版[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4:1797.
  11. ^ [11] 李经纬等主编.中医大词典——2版[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4:1410.
  12. ^ [12] 李经纬等主编.中医大词典——2版[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4:1861.
  13. ^ [13] 李经纬等主编.中医大词典——2版[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4:1272.
  14. ^ [14] 中医药学名词审定委员会. 中医药学名词(2010)[M].北京:科学出版社,2011.
  15. ^ [15] 施洪飞,方泓主编.中医食疗学[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1986:53-56.

治疗厥证的穴位


治疗厥证的方剂


治疗厥证的中成药


厥证相关药物


古籍中的厥证


相关文献

开放分类:中医学中医病证名常见病饮食疗法常见病方药治疗常见病耳针疗法中医内科学中医常见病常见病针灸治疗
词条厥证banlangfengchuile合作编辑,由sun进行审核
参与评价: ()

相关条目:

参与讨论
  • 评论总管
    2019/8/23 18:16:38 | #0
    欢迎您对厥证进行讨论。您发表的观点可以包括咨询、探讨、质疑、材料补充等学术性的内容。
    我们不欢迎的内容包括政治话题、广告、垃圾链接等。请您参与讨论时遵守中国相关法律法规。
抱歉,功能升级中,暂停讨论
特别提示:本文内容仅供初步参考,难免存在疏漏、错误等情况,请您核实后再引用。对于用药、诊疗等医学专业内容,建议您直接咨询医生,以免错误用药或延误病情,本站内容不构成对您的任何建议、指导。

本页最后修订于 2018年7月28日 星期六 10:59:40 (GMT+08:00)
关于医学百科 | 隐私政策 | 免责声明
京ICP备13001845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非经营性-2018-029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302001366号


链接及网站事务请与Email:联系 编辑QQ群:8511895 (不接受疾病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