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榜

喉瘖

广告
广告
医学百科提醒您不要相信网上药品邮购信息!
特别提示:本文内容仅供初步参考,难免存在疏漏、错误等情况,请您核实后再引用。对于用药、诊疗等医学专业内容,建议您直接咨询医生,以免错误用药或延误病情,本站内容不构成对您的任何建议、指导。本站不出售任何药品、器械,也不为任何药品、器械类厂家提供宣传服务。药品类信息为研究性资料,仅供专业人士参考,请不要依据本站信息自行用药。

目录

1 拼音

hóu yīn

2 英文参考

hoarseness disease[中医药学名词审定委员会.中医药学名词(2013)]

3 概述

喉瘖(hoarseness disease)为病证名[1]。见《罗氏会约医镜》卷十四。是指以声音不扬,甚至嘶哑失音为主要表现的喉病[2]。瘖同喑[1]。喉瘖即失音[1]

《罗氏会约医镜》卷十四:“瘖者,谓有言无声,非绝然之不语也[1]。”

临床上常可分为暴瘖久瘖[1]

此外舌瘖是由中风舌强转动不灵,语言謇涩,而喉咽声音如故[1]

聋哑人因耳聋,不会说话,不属于喉瘖[1]

4 暴瘖

暴瘖为病证名[3]。又称急喉瘖(acute hoarseness disease)[2]猝痖(见《素问玄机原病式·火类》)。是指以突然声音嘶哑,甚至失音为主要表现的喉病[2]。属喉瘖一种[4]。因其证声音不扬,甚至嘶哑失音,发病较急,病程较短而得名[4]。多因突然冒寒,或寒包热邪,或肺伤津枯所致[3]。本病以冬春两季的发病率较高,无明显的性别差异,从事使用嗓音较多职业的人发病率较高,可并发咳喘等症。小儿急喉瘖易致急喉风

张氏医通·瘖》:“失音大都不越于肺,然须以暴病得之,为邪郁气逆;久病得之,为津枯血槁。盖暴瘖总是寒包热邪,或本内热而后受寒,或先外感而食寒物。并宜辛凉和解,稍兼辛温散之,消风散姜汁调服,缓缓进之,或只一味生姜汁亦可,冷热嗽后失音尤宜。若咽破声嘶而痛,是火邪遏闭伤肺,昔人所谓金实不鸣,金破亦不鸣也。古法用清咽宁肺汤,今改用生脉散六味丸作汤。”

急喉瘖与西医的急性喉炎相类似[4]。可见于西医的急性喉炎、痉挛性失音等[3]

4.1 病因病机

暴瘖多属实证,卒然而起[1]。多因突然冒寒,或寒包热邪,或肺伤津枯所致[3]

暴瘖是由于外感风寒风热之邪,致肺气壅塞,气机阻滞,声户肿胀,开合不利而致。

景岳全书》卷二十八日:“瘖哑之病当知虚实,实者其病在标,因窍闭而痦也……窍闭者有风寒之闭,外感证也,有火邪之闭,热乘肺也。”

4.1.1 风寒外袭

备急千金要方》卷八:“风寒之气客于中,滞而不能发,故瘖不能言及瘖哑失声,皆风所为也。”

证治准绳·幼科》卷九:“此亦为风冷所客,使气道不通,故声不得发而喉无音也。”

风寒外袭,客于肺系,肺气壅遏,气机不利,风寒之邪凝聚于喉,也致声门开合不利而为本病[4][1]

风寒之邪侵袭,先伤皮毛,肺卫失宣,肺气壅遏,气道不清,气机不利,致使脉络壅阻,气血滞留,声户开合不利,则声音嘶哑或失音。

4.1.2 风热侵袭

风热邪毒由口鼻而入,内伤于肺,肺气不宣邪热上蒸结于喉咙,气血壅滞,脉络痹阻,以致喉部肌膜红肿,声门开合不利,而为喉瘖[4]。若邪热较盛,灼津为痰或素有痰热,痰热邪毒结聚于喉咙,气道壅塞,更可发展为急喉风[4]。小儿因脏腑娇嫩,喉腔较窄,患有急喉瘖,尤易引致急喉风[4]

若风热之邪侵袭,或寒邪化热,侵犯咽喉,内犯肺胃,引动肺胃积热循经上蒸,风火热毒结于喉窍,与气血搏结,以致脉络壅阻,声户开合不全,声出不利而声音嘶哑。

4.2 症状

突然失音或语音嘶哑[3]

暴瘖的主要症状为声音不扬,甚至嘶哑失音,一般发病较急,兼有其他感邪症状,局部检查声带红肿[4]

4.3 诊断

急喉瘖以声音不扬,甚至嘶哑失音为主要症状。起病较急,咽喉干燥灼热微痛,自觉讲话困难而乏力咯痰不爽。全身可有发热恶寒,纳差,便结等症状。

检查可见喉部粘膜呈弥漫性对称性充血,声带充血肿胀,有时可见声带有粘膜下出血,发声时声带闭合不全。

4.4 需要与暴瘖相鉴别的疾病

急喉瘖须注意肝郁失音喉白喉相鉴别:

肝郁失音,失音骤然发生,但声带检查无红肿变化,全身尚有肝气郁结的其他症状表现,可资鉴别[4]

喉白喉,患者多为小儿,声嘶显著,咳嗽呈犬吠样,神情萎糜,脸色苍白,全身中毒症状明显,易发生喉梗阻,咽喉部检查发现有不易剥落的白膜,白膜处分泌物涂片或培养可查出白杆菌

4.5 治疗

治疗上,邪毒在肺卫者,治宜疏风清热,解毒利喉,若邪热盛,胃腑积热者,则宜泄热解毒。

杂病广要·瘖》:若暴哑声不出,咽痛异常,卒然而起,或欲咳而不能咳,或无痰,或清痰上溢,脉多弦紧,或数痰无伦,此大寒犯肾也,麻黄附子细辛汤温之,并以蜜制附子含之,慎不可轻用寒凉之剂。

4.5.1 辨证治疗

4.5.1.1 风寒外袭

喉瘖·风寒袭肺证(hoarseness disease with pattern of wind-cold assaulting lung)是指风寒袭肺,以卒然声音不扬,甚则嘶哑,咳嗽声重,声带淡红肿胀,伴鼻塞、流涕、恶寒发热舌苔薄白,脉浮紧等为常见症的喉瘖证候[2]

4.5.1.1.1 症状

卒然声音不扬,甚则嘶哑,或兼有咽喉微痛,吞咽不利,咽喉痒,咳嗽声重,声带淡红肿胀,伴鼻塞、流清涕、恶寒发热,头痛无汗,口不渴,舌苔薄白,脉浮紧[2][4]

检查见喉关及关外可无红肿,喉部微红肿,声带色淡白或淡红,闭合不全[4]

4.5.1.1.2 证候分析

风寒邪毒,壅遏于肺,肺气失宣,寒邪凝聚于喉,致其声门开合不利,故卒然声音不扬,甚则音哑;气血遇寒则凝滞,故见喉部微红肿,声带色淡;寒邪波及于咽,则咽喉微痛,吞咽不利;肺气不利而上逆,故见咳嗽不爽;鼻为肺窍,风寒犯肺,故鼻窍不利而鼻塞流清涕。肺合皮毛,寒束肌表,卫阳被郁,不得宣泄,故见恶寒发热,无汗,头痛,口不渴等风寒表证。舌苔薄白,脉浮为风寒在表之象[4]

4.5.1.1.3 方药治疗

4.5.1.1.3.1 治法

辛温散寒,疏风解表宣肺开音[4]

4.5.1.1.3.2 方药

可用六味汤[备注]六味汤(《喉科秘旨)):桔梗甘草薄荷荆芥穗防风僵蚕加苏叶、杏仁、蝉衣等治疗:方中荆芥、防风、苏叶、薄荷祛风解表,辛散风寒,桔梗、甘草、杏仁、僵蚕宣肺化痰利咽喉,蝉衣祛风开音[4]。咳嗽痰多加法夏、白前[4]

六味汤(屠燮程《喉科秘旨》)加减处方:荆芥10克,防风10克,桔梗12克,甘草6克,苏叶10克,薄荷6克(后下),僵蚕10克,蝉蜕6克。水煎服。若咳嗽痰多者,加北杏10克、法夏12克、白前12克。

可选用九味羌活汤加减治疗[1]

4.5.1.1.3.3 中成药

午时茶,口服,每次1块或1袋。

九味羌活丸,口服,每次6~9克,每日2~3次。

通宣理肺丸,口服,每次6~9克,每日2~3次。

4.5.1.1.4 针灸治疗

合谷尺泽列缺等穴,针用泻法,以散风寒,或用悬灸法[4]

4.5.1.1.5 外治法

用苏叶、藿香佩兰葱白各适量煎水作蒸气吸入,有芳香通窍疏风散作用[4]

4.5.1.2 风热侵袭

喉瘖·风热犯肺证(hoarseness disease with pattern of wind-heat assailing lung)是指风热犯肺,以声音不扬,甚则嘶哑,喉痛不适,干痒而咳,喉黏膜及声带红肿,声门闭合不全,伴发热、微恶寒、头痛,舌边微红,苔薄黄,脉浮数等为常见症的喉瘖证候[2]

喉瘖·痰热壅肺证(hoarseness disease with pattern of phlegm-heat congesting lung)是指痰热壅肺,以声音嘶哑,甚则失音,咽喉痛甚,喉黏膜及室带、声带深红肿胀,声带上有黄白色分泌物附着,闭合不全,伴咳嗽痰黄、口渴大便秘结舌质红,苔黄厚,脉滑数等为常见症的喉瘖证候[2]

4.5.1.2.1 症状

病初起,喉内不适,干痒而咳,音低而粗,声出不利,或喉内有灼热疼痛[4]。喉黏膜及声带红肿,声门闭合不全,伴发热,微恶寒,头痛,肢体怠倦,骨节疼痛等,舌边微红,苔白或兼黄,脉浮数等症状[4][2]

若邪热传里,胃腑热盛,则症状加重,声嘶,甚则语音难出,喉痛增剧,吞咽困难,身壮热,口渴引饮,口臭腹胀,痰黄稠,小便黄赤,大便秘结,舌质红,苔黄厚,脉洪大而数[4]

痰热壅肺,声音嘶哑,甚则失音,咽喉痛甚,喉黏膜及室带、声带深红肿胀,声带上有黄白色分泌物附着,闭合不全,伴咳嗽痰黄、口渴、大便秘结,舌质红,苔黄厚,脉滑数[2]

4.5.1.2.2 证候分析

喉为肺系,声音之门户,风热邪毒壅滞于肺,肺气不降而上逆,故干痒而咳[4]

邪热蕴结于喉,脉络痹阻,使声门开合不利,则音低而粗,声出不利,甚至声嘶,语音难出[4]

热灼肌膜,气血瘀阻,不通则痛,故见喉部灼热疼痛而红肿,甚则喉痛增剧,声带由淡红转至鲜红[4]

喉部有黄色点状分泌物,乃里热炽盛,煎炼津液而成[4]

吞咽困难,为喉部红肿波及咽部之故[4]

由于病在咽喉之深处,故喉关及关外红肿不明显[4]

病初起,风热之邪在肺卫,以致营卫不调,故见发热恶寒,头痛,肢体怠倦,骨节疼痛[4]

舌边微红,苔白或兼黄,脉浮数,为风热在表之象[4]

邪热传里,胃腑热盛,则身壮热,口臭,腹胀,热伤津液,则口渴引饮,痰稠而黄[4]

热结于下,则小便黄赤,大便秘结[4]

舌红苔黄厚,脉洪大而数,为里热炽盛之象[4]

4.5.1.2.3 方药治疗

宜辛凉疏散,可选用银翘散[备注]银翘散(《温病条辨》):金银花连翘、桔梗、薄荷、淡竹叶、甘草、荆芥穗、淡豆豉牛蒡子芦根加减治疗[1]

4.5.1.2.3.1 风热邪毒在肺卫

治宜疏风清热,利喉开音,可选用疏风清热汤[备注]疏风清热汤(经验方):荆芥、防风、牛蒡子、甘草、金银花、连翘、桑白皮赤芍、桔梗、黄芩天花粉玄参浙贝母加蝉衣、千层纸治疗:方中荆芥、防风祛风解表,金银花、连翘、黄芩、赤芍可清邪热,玄参、浙贝母、天花粉、桑白皮清肺化痰,牛蒡子、桔梗、甘草散结解毒,清利咽喉,配用蝉衣、千层纸,而利喉开音[4]

疏风清热汤(广州中医学院《中医喉科学讲义》)加减处方:荆芥10克,防风10克,牛蒡子12克,桔梗10克,甘草6克,千层纸10克,金银花12克,连翘12克,黄芩12克,赤芍12克,蝉蜕6克。水煎服。若肺胃热盛者,则去荆芥、防风,加栀子12克、玄参15克、瓜蒌仁15克、大黄10克(后下)。痰多粘稠者,加浙贝母12克、天竹黄12克、前胡10克。

4.5.1.2.3.2 邪热壅盛,胃腑热盛

治宜泄热解毒,利喉开音,选用清咽利膈汤[备注]清咽利膈汤(《喉症全科紫珍集》):连翘、栀子、黄芩、薄荷、牛蒡子、防风、荆芥、玄明粉、玄参、金银花、大黄加蝉衣、千层纸、胖大海,以泻火解毒,助以通便,使热从下泄,达到清利咽喉,消肿止痛开音目的[4]

若无大便秘结,或服药后大便已通畅,可去大黄、芒硝[4]

因热已传里无表证者,去荆芥、防风[4]

若痰涎多,可选加贝母天竺黄瓜蒌、前胡、竹茹清热化痰药物[4]

若有呼吸困难症状出现者,按急喉风处理[4]

4.5.1.2.4 草药

宜解表清热,解毒消肿,可用穿心莲野菊花五指柑金锁匙苦地胆备15 g,土牛膝根、羊蹄草各30 g,水煎服[4]

4.5.1.2.5 中成药

银翘解毒丸,口服,大蜜丸每次l丸,水泛丸每次5粒,每日2~3次;片剂每次4片,每日3次。

中黄上清丸,口服,每次1~2丸,每日2次。

黄连上清丸,每次1丸,每日2~3次。

4.5.1.2.6 外治法

4.5.1.2.6.1 吹药

冰硼散珠黄散等药吹喉,每日5~6次,以清热消肿,化痰利喉[4]

4.5.1.2.6.2 含法

含服六神丸铁笛丸,每日3~4次,以解毒消肿,止痛利喉[4]

4.5.1.2.6.3 含漱

漱口方含漱,以清洁咽喉[4]。可用内服药渣再煎,取药液含漱。

4.5.1.2.6.4 蒸气吸入

用薄荷、藿香、佩兰、金银花、菊花等各适量,煎水,作蒸气吸入,每日1~2次,每次20~30 min,以芳香通窍,疏风清热[4]

或用以上药液、板蓝根注射液鱼腥草注射液等作超声雾化喷喉。

4.5.1.2.7 针灸治疗

4.5.1.2.7.1 针刺

针刺合谷、尺泽、天突等穴,用泻法,以泻肺利喉开音[4]

4.5.1.2.7.2 耳针

神门、咽喉、肺、平喘等穴,每次2~3穴,针刺留针15~20 min[4]

4.5.2 食疗

橄榄萝卜:萝卜500~1000克,橄榄250克,煎汤代茶,分多次服。

无花果冰糖水:无花果30克,冰糖适量,煲糖水服食,每日1次,连服3~5天。

胖大海冰糖茶:胖大海4~6枚,洗净放人碗内,加冰糖适量调味,冲入沸水,加盖焗半小时左右,慢慢饮用。隔4小时可再泡一次,每口2次。

干冬菜煲粥:干冬菜30~50克,大米50克,加水适量煲粥,用花生油少许调味服食。

4.5.3 按摩导引

4.5.3.1 喉症失音的按摩法

取穴部位重点在人迎穴、天突穴,局部敏感压痛点及咽喉部三条侧线(第一条侧线在喉结旁开一分处直下,第三条侧线在喉结旁开一寸半处直下;第二条侧线在第一、三条侧线中间),操作时,患者取坐位仰卧位,医者先于患者咽喉部三条侧线施行一指推法拿法,往返数次,也可配合揉法然后在人迎、天突穴及敏感压痛点处采用揉法,手法要求轻快柔和,不可粗暴用力。[5]

4.5.3.2 咽喉疼痛的按摩

取穴风池风府、天突、曲池、合谷、肩井。操作时患者取仰卧位,先在喉结两旁及天突穴处用推拿或一指推揉手法,上下往返数次。再取坐位,按揉风池、风府、肩井等穴,配合拿风池、肩井、曲池、合谷等。[5]

4.5.3.3 咽喉保健导引法

每日丑寅时,握固,转颈,反肘后向,顿掣五、六度,叩齿六六,吐纳漱咽三三[5]。具有防治喉痹,暴哑的作用[5]

红炉点雪》卷四:“平时睡醒时,即起端坐,凝神怠虑,舌舐上腭,闭口调息,津液自生,分作三次,以意送下,此水潮之功也。津既咽下,在心化血,在肝明目,在脾养神,在肺助气,在肾生精。”

4.5.4 医案

续名医类案》卷十八:张路玉治一西客,触寒来苏,忽然喘逆声瘖,咽喉肿痛。察其形体丰盛,饮啖如常,切其脉象浮软,按之益劲,此必寒包热邪,伤犯肺络也。遂以麻杳甘石汤加半夏细辛、加大剂藏蕤,二服喘止声出,但呼吸尚有微瘖,更与二陈加枳、桔、藏蕤,二服,调理而安。

《慈溪魏氏验案》:某正月由慈赴泸,舶中感风,鼻塞身倦,自以为虚,欲思进补,适有友人,馈以关东参汁糖,据称其性大补,投其所好,每日食之。不知甜粘滋补,最易恋邪,以致客肺之邪,塞滞不去,因而咽喉哽塞,呼吸不爽,语声不扬,微咳有痰,且睛微黄,脉软舌红,苔薄白。肺痹气塞,遂成失音,所谓金实则不鸣也。恙为伤风误补,治宜轻清开上,若再进滋补,有造成虚劳之虞。冬瓜仁四钱,生苡仁四钱,桃仁三饯,淡竹叶三钱,蝉衣一钱半,薄荷一钱,瓜蒌皮三钱,川贝母一钱半,枇杷叶三片去毛

次诊;肺痹气塞,声嘶不扬,胸阎,乍寒乍热,脉软,青质淡红,苔薄白,拟清轻开闭,水芦根八钱,冬瓜仁四钱,生苡仁四钱,桃仁三钱,全瓜萎五钱,桑叶三钱,苦桔梗一钱,生甘草一钱。

三诊:音嘶稍扬,肺燥气逆,清肃之令不仁,拟甘寒生液,润燥开音法。生蛤壳四钱,生玉竹三钱,原麦冬三钱,大生地四钱,天冬三钱,生甘草一钱,地骨皮三钱,牛蒡子三钱,粉沙参三钱,知母二钱,天花粉三钱,紫菀三钱。

四诊:咳止声扬,咽嚥如常,胃纳甚强,脉滑舌红,拟清补胃阴液,轻宣气机,北沙参三钱,生甘草一钱,冬瓜仁三钱,川贝母二钱,桑叶二钱,紫菀三钱,玉蝴蝶七对,挂金灯七只。

服药二荆,语声响亮,病愈。

4.6 暴瘖患者日常保健

注意减少发音,尤忌大声呼叫,使声门得以休息,防止加重病情[4]

禁食辛燥刺激及苦寒食物[4]。宜食生津润肺,滋水制火,忌苦寒及辛烈动火之品。

坚持体育锻炼,妥善安排作息时间,积极治疗鼻腔口腔疾病。

5 久瘖

久瘖为病证名[6]。见《类证治裁》卷二。又称慢喉瘖(chronic hoarseness disease)。属喉瘖的一种[7]。是指以声嘶失音,日久不愈为主要表现的喉病[2]。即(肺)金破不鸣[1]。多见于成人,男性较女性为多,尤多见于教师、售货员、演员等职业者。久瘖多属虚证,宜滋养肺肾、益气养血

《类证治裁》卷二:“失音大都不越于肺,须分暴瘖、久瘖。暴瘖多是寒包热邪,宜辛凉和解,肺虚伤风,喘咳声嘶,火邪伤肺,咽痛声哑;久病失音,气虚夹痰,宜滋肺肾之化源咽干声槁,润肺为主。”

慢喉瘖与西医的慢性喉炎相类似[7]。可见于西医的声带麻痹喉癌、慢性喉炎、喉部梅毒、喉部结核[1]

5.1 病因病机

慢喉瘖多由肺、脾、肾虚损而致[7]。因声音出于肺而根于肾,肺主气,脾为气之源,肾为气之根,肾精充沛,肺脾气旺,则声音清亮,反之肺脾肾虚损,或病久气滞血瘀痰凝,致咽喉失于濡养,声门开合不利,甚至声窍阻滞,则有声瘖之证[7]

《景岳全书·杂证谟》卷二十八:“声由气而发,肺病则气夺,此气为声音之户也。肾藏精,精化气阴虚则无气,此肾为声音之根也。”

5.1.1 肺肾阴虚

慢喉瘖以肺肾阴虚为多。由于素体虚弱,或劳累太过,或久病失养,以致肺肾阴亏,肺金清肃不行,肾阴无以上承。又因阴虚内热生,虚火上炎,蒸灼于喉,声门失健而成瘖[7]

5.1.2 肺脾气虚

过度发音,耗伤肺气,或久病失调,肺脾气虚,气虚则无以鼓动声门,以致少气而瘖[7]

5.1.3 气滞血瘀痰凝

咽喉病后余邪未清,结聚于喉;或过度发声,耗气伤阴,喉咙脉络受损,皆可致气滞血瘀痰凝,致声带肿胀不消,或形成小结、息肉,妨碍发音而为瘖[7]

5.1.4 妊娠后期阴津不足

妊娠后期,出现声音嘶哑或失音者,称为子瘖,或称妊娠失音,也与肺肾有关,由于胎体渐大,阴津不足,肾精不能上承而致[7]

5.2 症状

患者较长时间的声音不扬,甚至嘶哑失音[7]

局部检查可见声带暗红、肥厚,有小结节或息肉,或声门闭合不良[7]

5.3 需要与久瘖相鉴别的疾病

临床诊断慢喉瘖应注意排除喉癣喉菌而致瘖者:

喉癣而瘖,常是肺痨病的并发症,其病证较重,声带以溃疡为主,全身痨损症状明显[7]

喉菌而瘖者,声带上肿物较大,多呈菜花样,颈部可有恶核[7]

5.4 治疗

临床上久瘖以肺肾阴虚为多,或气阴俱虚,或兼气滞血瘀痰凝慢喉瘖[7]。治疗上以养阴为主,兼以益气开音,或兼行气活血祛痰而开音慢喉瘖[7]

5.4.1 辨证治疗

5.4.1.1 肺肾阴虚

喉瘖·肺肾阴虚证(hoarseness disease with lung-kidney yin deficiency pattern)是指肺肾阴虚,以声音嘶哑日久,咽喉干涩微痛,喉痒干咳,痰少而黏,时时清嗓,喉黏膜及室带、声带微红肿,声带边缘肥厚,或喉黏膜及声带干燥、变薄,声门闭合不全,伴颧红唇赤、头晕耳鸣虚烦少寐、腰膝酸软手足心热,舌红少津,脉细数等为常见症的喉瘖证候[2]

5.4.1.1.1 症状

声音低沉费力,讲话不能持久,甚则嘶哑,日久不愈,每因劳累、多讲话后症状加重[7]。咽喉干涩微痛,喉痒干咳,痰少而黏,常有“清嗓”习惯,当“吭喀”动作后,喉间自觉舒适[7][2]

检查见喉黏膜及室带、声带微红肿,声带边缘肥厚,或喉黏膜及声带干燥、变薄,声门闭合不全,喉关、喉底或红或不红[2][7]

全身或有颧红唇赤,头晕耳鸣,虚烦少寐,腰痠膝软,手足心热,舌红少苔,脉细数[7][2]

5.4.1.1.2 证候分析

肺肾阴虚,喉失濡养,功能衰弱兼以虚火上炎,而致声户开合不利,放见声音低沉费力,甚则声音嘶哑,讲话多则气阴受耗伤,故讲话不能持久[7]

喉部微痛不适,干焮,喉痒,干咳痰少,乃虚火客于喉咙之故[7]

虚火灼烁津液而成痰,故见声带及喉间常有少许痰涎附于其上,通过“吭喀”动作后,将其附着之痰涎清除,故喉间自觉舒适[7]

虚火久郁于喉间,加之发声太过,损及声门脉络,而致气滞血瘀痰凝,故见声带及喉间微红肿,边缘增厚,因病在喉咙,故喉关、喉底可红或不红[7]

颧红唇赤,头晕耳鸣,虚烦失眠,腰膝痠软,手足心热,舌红少苔,脉细数,均属肺肾阴虚,虚火上炎之象[7]

5.4.1.1.3 方药治疗

滋养肺肾,降火利喉开音[7]

5.4.1.1.4 方药

可用百合固金汤加减治疗:方中以百合、生地、熟地滋养肺肾,麦冬、玄参滋阴降火而利咽喉,当归白芍养血和阴,桔梗、甘草、贝母利咽喉化痰,可加蝉衣、木蝴蝶以开音[7]

虚火旺者,可加黄柏、知母以降火坚阴[7]

百合固金汤(汪昂医方集解》)加减处方:百合15克,生地黄15克,白芍15克,玄参15克,麦冬15克,桔梗12克,浙贝母12克,木蝴蝶12克,蝉蜕10克,僵蚕10克,甘草6克。水煎服。若咽喉干痒,咳嗽,焮热感,可加把叶10克、黄芩12克。

咽喉干痒,咳嗽,焮热感为主的阴虚肺燥之证,宜用甘露饮,以生津润燥降气[7]

5.4.1.1.5 中成药

生脉饮,口服,片剂,每次6~8片,合剂每次10毫升,每日3次;冲剂每次l包,每日2次。

麦味地黄丸,口服,大蜜丸每次l丸,小蜜丸每次9克,水蜜丸每次6克,每日2次。

5.4.1.1.6 外治法

含服铁笛丸或润喉丸[7]

5.4.1.1.7 针灸治疗

5.4.1.1.7.1 体针

取合谷、曲池、足三里、天突等,每天1次,中等刺激,留针20~30 min[7]

5.4.1.1.7.2 耳针

耳穴咽喉、肺、扁桃体等,埋针7~10 d[7]

5.4.1.2 肺脾气虚

喉瘖·肺脾气虚证(hoarseness disease with spleen-lung qi deficiency pattern)是指肺脾气虚,以声嘶日久,高音费力,不能持久,劳则加重,喉黏膜色淡不红,声带肿胀或不肿胀,松弛无力,声门闭合不全,伴少气懒言、倦怠乏力、纳呆便溏面色萎黄舌体胖有齿痕,苔白,脉细弱等为常见症的喉瘖证候[2]

5.4.1.2.1 症状

声嘶日久,劳则加重,上午明显,语言低微,高音费力,讲话费力,不能持久[7][2]

检查咽喉粘膜色淡不红,声带肿胀或不肿胀,松弛无力,闭合不良[7][2]

全身可见少气懒言,倦怠乏力,纳呆便溏,面色萎黄,唇舌淡红,舌体胖,有齿痕,苔白,脉细弱[7][2]

5.4.1.2.2 证候分析

因肺脾气虚,气不足以鼓动声门,声带松弛无力,闭合不良,故语言低微,讲话费力不能持久,甚则声嘶[7]

劳则耗气,气更亏虚,故劳则加重[7]

上午为阳气初升而未盛,故气虚者以上午症状明显[7]

气少不达四肢,故倦怠乏力[7]

脾运不健,故纳果便溏[7]

唇舌淡红,舌体胖,苔白,脉虚弱均为肺脾气虚之证[7]

5.4.1.2.3 方药治疗

5.4.1.2.3.1 治法

补益肺脾,益气开音。

5.4.1.2.3.2 方药

可用补中益气汤诃子石菖蒲等治疗:补中益气汤可补益肺脾之气,加以诃子收敛肺气,利喉开音,配合石菖蒲通窍开音[7]。湿重痰多者,可加法夏、茯苓扁豆等去湿除痰[7]

补中益气汤(李杲脾胃论》(《李东垣医书十种》摘出)(《李东垣医书十种》摘出))加减处方:党参15克,北黄芪15克,白术10克,当归10克,升麻15克,柴胡10克,法夏12克,诃子10克,石菖蒲10克。水煎服。

5.4.1.2.3.3 中成药

补中益气丸,口服,大蜜丸每次l丸,水蜜丸每次5~10克,水泛丸每次6克,每日2~3次。

5.4.1.2.4 外治法

含服铁笛丸或润喉丸[7]

5.4.1.2.5 针灸治疗

取合谷、足三里等,用悬灸法,每日1次,每次15~20 min,或直接灸,每穴7~10壮[7]

5.4.1.3 气滞血瘀痰凝

喉瘖·血瘀痰凝证(hoarseness disease with pattern of blood stasis and phlegm coagulation)是指血瘀痰凝,以声嘶日久,讲话费力,喉内异物感或有痰黏着感,常需清嗓,喉黏膜及室带、声带、杓间暗红肥厚,或声带边缘有小结及息肉状组织突起,其上多附有黏液,伴胸闷不舒,舌质暗红或有瘀点,苔薄白或薄黄,脉细涩等为常见症的喉瘖证候[2]

5.4.1.3.1 症状

声嘶日久,讲话费力,喉内异物感或有痰黏着感,常需清嗓[2][7]

检查见喉黏膜及室带、声带、杓间暗红肥厚,或声带边缘有小结及息肉状组织突起,其上多附有黏液[2][7]

伴胸闷不舒,舌质暗红或有瘀点,苔薄白或薄黄,脉细涩[2][7]

5.4.1.3.2 证候分析

因病久气血瘀滞,脉络不利,故声带暗滞,有小结或息肉,而声嘶症状较重,讲话费力,喉内不适,有异物感,因有痰凝,粘附于声带上,故常作“吭喀”以除其痰而清其嗓[7]

胸闷是气滞之证,舌质暗滞,脉涩,是血瘀之证[7]

5.4.1.3.3 方药治疗

5.4.1.3.3.1 治法

行气活血、化痰开音[7]

5.4.1.3.3.2 方药

可用会厌逐瘀汤加减治疗:会厌逐瘀汤以桃仁、红花、当归、赤芍、生地活血去瘀,配合柴胡、枳壳行气理气,佐以桔梗、甘草、玄参宣肺化痰、清利咽喉而开音[7]

痰多者加川贝母、瓜蒌仁、浮海石[7]

根据患者之肺肾阴虚或肺脾气虚情况,分别配用百合固金汤或补中益气汤等[7]

5.4.1.3.3.3 中成药

复方丹参片,口服,每次3片,每日3次。

毛冬青胶囊,口服,每次3粒,片剂每次4~5片,每日3次。

5.4.1.3.3.4 单方验方

丹青三甲散(干祖望《名医名方录》)处方:三棱10克,莪术10克,穿山甲10克,地鳖虫10克,蝉蜕6克,鳖甲10克(先煎),昆布12克,海藻10克,桃仁10克,红花6克,落得打10克。水煎服。偏于气滞者,加九香虫、积壳。偏于瘀者,加五灵脂王不留行。偏于顽痰者,加白芥子莱菔子川贝粉(吞服)。充血较甚者,加蒲公英、金银花、蚤休

5.4.1.3.4 外治法

含服铁笛丸或润喉丸[7]

5.4.1.3.5 手术疗法

手术摘除声带小结或息肉[7]

5.4.2 饮食疗法

胖大海冰糖茶:胖大海4~6枚,洗净放入碗内,加冰糖适量调味,冲入沸水,加盖焗半小时左右,慢慢饮用,隔4小时再泡1次,每口2次。

明矾拌橄榄:取橄榄12枚,明矾1.5克,先用冷开水将橄榄洗净,用刀将每枚橄榄切4~5条纵纹.再将明矾末掺入纵纹内,每 1~2小时吃2枚,细嚼慢吞,有痰吐痰,无痰将汁咽下。

无花果冰糖水:无花果30克,冰糖适量,煲糖水服食,每日1次,连服3~5日。

5.4.3 参照

《景岳全书·声瘖》:瘖哑之病,当知虚实。实者其病在标,因窍闭而瘖也。虚者其病在本,因内夺而瘙也……内夺者有色欲之夺伤其肾也;忧思之夺伤其心也;大惊大恐之夺伤其胆也,饥饿疲劳之夺伤其脾也;此非各求其属而大补元气,安望其嘶败者复完而残损者复振乎。此皆虚邪之难治者也。虚损为瘖者,凡声音之病惟此最多,当辨而治之。凡色欲伤阴病在肾者,宜六味地黄丸附桂八味丸左归丸右归丸人参平肺汤大补元煎之类主之,或兼肺火者宜一阴煎四阴煎人参同本丸之类择而用之。凡饥饿疲劳而致中气大损而为瘖者,其病在脾,宜归脾汤理阴煎、补中益气汤、补阴益气煎温胃饮之类主之。凡忧思过度以致伤心脾而为瘖者,宜七福饮、归脾汤之类主之。凡病人久咳声哑者,必由元气大伤,肺肾俱败,但宜补肺气滋肾水,养金润燥,其声自出,或略加诃子、百药煎之类,兼收敛以治其标,务宜先本后标,庶可保全,若见其假热过用寒凉,或见其痰盛而妄行消耗,则未有一免者矣。

5.4.4 医案

喉痹失音治验:李君,患失音有年,中西医治丝毫无效,一日踵门求治,言谈颇治,先视其喉,用牙押将舌押下,但闻鸣鸣之声,甚响,张口极大时亦有声出,继察其会厌上下,以及悬雍垂等处,则红丝缭绕,间有细白点,挟杂其中,食物咽津,微觉梗痛,余曰,言为心声,心之脉贯肾,系舌本,舌为发音之器,先生必重虚其阴,动摇其精,精俞亏而火愈旺,徒用滋阴,不宣痰气,无益也,伊闻言,点头称是,乃为用南沙参、细生地、川贝母、鹅管石、光杏仁、冬瓜仁各三钱,淡天冬、橘白络、京元参各一钱半,仙半夏二钱,青芦尖二尺,剪去节,水煎服,外加中白、柳华二散,少加秘药,十日后复诊,白点已除,鸣鸣之声,亦细而少,改用西洋参半钱,金石斛三钱,淡天冬,橘白络各一钱半,柏子仁、冬瓜仁、川贝母、大生地、京元参、肥玉竹备三钱,山萸肉二钱,另紫蛤壳一两,先煎代水,共诊六次,不外此方出入,多年痼疾,竟能霍然。(摘自《国医万病自疗丛书·咽喉病》

5.5 久瘖患者日常保健

生活有节,以防劳累耗伤气阴,引致虚火上炎,加重病情。

减少发音,避免大声呼叫,以防损伤声带脉络,加重声带气血瘀滞情况。

禁食煎炒炙煿禁忌酒刺激。

及早防治急喉瘖,是预防本病的关键。

6 参考资料

  1. ^ [1] 李经纬等主编.中医大词典——2版[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4:1711.
  2. ^ [2] 中医药学名词审定委员会. 中医药学名词(2013)[M].北京:科学出版社,2014.
  3. ^ [3] 李经纬等主编.中医大词典——2版[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4:1928.
  4. ^ [4] 王德鑑主编.中医耳鼻喉科学[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5:78-81.
  5. ^ [5] 王德鑑主编.中医耳鼻喉科学[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5:67.
  6. ^ [6] 李经纬等主编.中医大词典——2版[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4:132.
  7. ^ [7] 王德鑑主编.中医耳鼻喉科学[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5:83-85.

治疗喉瘖的穴位


相关文献

开放分类:中医学中医病证名常见病饮食疗法常见病方药治疗中医常见病常见病针灸治疗常见病艾灸疗法中医咽喉科中医耳鼻喉科学常见病穴位按摩疗法
词条喉瘖ababab创建,由sun进行审核
参与评价: ()

相关条目:

参与讨论
  • 评论总管
    2020/10/25 10:09:04 | #0
    欢迎您对喉瘖进行讨论。您发表的观点可以包括咨询、探讨、质疑、材料补充等学术性的内容。
    我们不欢迎的内容包括政治话题、广告、垃圾链接等。请您参与讨论时遵守中国相关法律法规。
抱歉,功能升级中,暂停讨论
特别提示:本文内容仅供初步参考,难免存在疏漏、错误等情况,请您核实后再引用。对于用药、诊疗等医学专业内容,建议您直接咨询医生,以免错误用药或延误病情,本站内容不构成对您的任何建议、指导。

本页最后修订于 2019年12月30日 星期一 18:51:56 (GMT+08:00)
关于医学百科 | 隐私政策 | 免责声明
京ICP备13001845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非经营性-2018-029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3020013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