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榜

鼻槁

广告
广告
医学百科提醒您不要相信网上药品邮购信息!
特别提示:本文内容仅供初步参考,难免存在疏漏、错误等情况,请您核实后再引用。对于用药、诊疗等医学专业内容,建议您直接咨询医生,以免错误用药或延误病情,本站内容不构成对您的任何建议、指导。本站不出售任何药品、器械,也不为任何药品、器械类厂家提供宣传服务。药品类信息为研究性资料,仅供专业人士参考,请不要依据本站信息自行用药。

1 拼音

bí gǎo

2 英文参考

withered nose[中医药学名词审定委员会.中医药学名词(2004)]

atrophic rhinitis[中医药学名词审定委员会.中医药学名词(2004)]

3 概述

鼻槁(withered nose atrophic rhinitis[1])为病证名[2]。又称鼻干燥[3]。若鼻气恶臭者,又称臭鼻证[3]。槁,枯槁也(《说文》)[2]。鼻槁是指以鼻内干燥鼻塞、鼻痂多、鼻气腥臭,鼻黏膜萎缩鼻腔宽大为主要表现的疾病[1]。可见于热性病[2]发生缓慢,病程较长,是常见的慢性鼻病[3]。以女性为多,且在妇女月经期或怀孕期症状更为明显。本病多发生于干寒地区、干燥的工作环境,症状在秋冬节季比春夏季节为重。

鼻槁病名,最早见于《黄帝内经灵枢·寒热病论》;“皮寒热者,不可附席,毛发焦,鼻槁腊”。《难经》《金匮要略方论》及后世医著亦有“鼻槁”、“鼻燥”等记载,但多系指病变中的症状而言。

难经·五十八难》:“毛发焦,鼻槁,不得汗。”槁,枯槁也(《说文》)[2]

鼻槁相当于西医的干燥性鼻炎萎缩性鼻炎[2][3]

4 疾病科属

鼻科

5 鼻槁的病因病机

鼻槁多因外感热病肺阴亏虚,致鼻失荣润引起[2]

5.1 肺脏亏虚,鼻失滋养

肺为燥金之脏,若过食辛辣炙煿助阳生热之物,或吐利亡津,病后失养,致使气津亏损,无以上输,鼻失濡养,则肌膜枯槁而为病[3]

或可因气候干燥,或屡为风热燥邪熏蒸鼻窍,久则耗伤阴津,蚀及肌膜,以致鼻内干燥,肌膜焦萎[3]

5.2 脾气虚弱、湿蕴生热

脾土肺金之母,主运化水谷精微,若饮食失节,劳倦内伤,脾弱失运,气血精微生化不足,无以上输充肺而濡养鼻窍,肌肤失于濡养,兼以脾不化湿,蕴而生热,湿热熏灼,肌膜渐渐干萎[3]

5.3 肾阴亏虚

肾为一身阴液之根,肾阴不足则肺津亦少,故肾阴亏虚亦可致鼻失滋养而发病[3]

6 鼻槁的症状

鼻槁患者鼻中少涕,干燥枯槁[2]。鼻塞、鼻痂多、鼻气腥臭,鼻黏膜萎缩,鼻腔宽大[2]。可见于热性病[2]

7 鼻槁的诊断

鼻内干燥,甚则鼻咽干燥感,鼻塞,自觉鼻塞嗅觉失灵,鼻气腥臭,脓涕鼻痂多。

检查可见鼻内肌膜萎缩,鼻腔宽大,鼻道内有黄绿色脓稠鼻涕潴留或有黑褐色鼻痂。

自幼发病者,可影响鼻部发育而呈鞍鼻,以致鼻梁宽而平。

8 鼻槁的治疗

8.1 辨证治疗

鼻槁的病因,内因多以肺、脾、肾虚损为主,外因多为受燥热邪毒侵袭,以致伤津耗液,鼻失滋养,加之邪灼肌膜,发生脉络瘀阻,肌膜干枯萎缩而为病。燥热之邪侵袭,多先伤肺,燥气伤肺津液受灼,则枯涸不能上承,致使鼻窍肌膜干萎。邪热伤络,败津伤肌,则鼻涕污秽,痂皮多,时有血丝涕;若肺肾阴虚虚火循经上炎,津液被耗,可致粘膜干燥,涕痂积留,咽干灼热微痛;若肺脾气虚,肺不能输布津液,脾不能生化气血,使鼻失濡养,清窍干燥,故肌膜枯萎,痂皮受湿热薰蒸,化腐生脓则鼻涕如浆如酪,鼻气腥臭难闻。治疗上,肺经燥热,宜清肺润燥;若肺肾阴虚,则宜滋阴润肺;肺脾气虚,则宜补益肺脾,行气逐邪。

宜润肺生津,用清燥救肺汤加减[2]

8.1.1 燥邪犯肺

鼻槁·燥邪犯肺证(withered nose with pattern of dryness assailing lung)是指燥邪犯肺,以鼻内干燥,灼热疼痛,涕痂带血,鼻黏膜充血干燥,或有痂块,伴咽痒干咳舌尖红,苔薄黄少津,脉细数等为常见症的鼻槁证候[4]

8.1.1.1 症状

鼻内干燥较甚,灼热疼痛,鼻内肌膜萎缩,涕液秽浊,带黄绿色,或少许血丝,鼻黏膜充血干燥,或有痂块,伴咽痒干咳,讲话乏力,舌尖红,苔薄黄少津,脉细数[4][3]

8.1.1.2 证候分析

肺虚气津不足,鼻窍肌膜失于滋养,故肌膜干燥而色淡红[3]

邪毒蚀及肌膜,灼于阴津,故肌膜萎缩而痂皮多;伤及脉络则有少许血丝[3]

咽痒时嗽、舌红苔少、脉细数均为阴虚肺燥之证[3]

8.1.1.3 治法

养阴润燥,宜肺散邪[3]

8.1.1.4 方药

可选用清燥救肺汤[备注]清燥救肺汤(《医门法律》):冬桑叶石膏麻仁麦冬阿胶党参甘草杏仁枇杷叶加减治疗:方中以阿胶、麻仁、麦冬润燥而滋阴液,党参、甘草益气生津,以桑叶、杏仁、枇杷叶宣肺散邪,助以石膏清肺热生津。若鼻燥,肌膜萎缩甚者,加沙参天冬首乌当归滋阴润燥养血生肌[3]

清燥救肺汤(喻嘉言《医门法律》)加减处方:桑叶10克,批把叶12克,杏仁12克,麦冬15克,火麻仁15克,石膏15克。水煎服。若鼻干灼热疼痛较甚,加黄芩12克、菊花12克。鼻腔粘膜萎缩甚者,加沙参15克、首乌15克、当归10克。鼻衄者,加白茅根15克、旱莲草15克。

8.1.1.5 中成药

(1)二冬膏,口服,每次9~15克,每日2次。

(2)补肺汤、口服,每次10毫升,每日2次。

(3)扶正养阴丸,大蜜丸每次l丸,每日2次,片剂每次5片,每日3次。

8.1.2 肺肾阴虚

鼻槁·肺肾阴虚证(withered nose with lung-kidney yin deficiency pattern)是指肺肾阴虚,以鼻干较甚,鼻衄,嗅觉减退,鼻黏膜色红干燥,鼻甲萎缩,或有脓涕痂皮积留,鼻气恶臭,伴咽干燥、干咳少痰、或痰带血丝、腰膝酸软手足心热,舌红少苔,脉细数等为常见症的鼻槁证候[4]

8.1.2.1 症状

鼻干较甚,鼻衄,嗅觉减退,鼻黏膜色红干燥,鼻甲萎缩,或有脓涕痂皮积留,鼻气恶臭,伴咽干燥痛、干咳少痰、或痰带血丝、腰膝酸软、手足心热,舌红少苔,脉细数[4][3]

遇冷则头痛头昏加重,咽干不适,咽时微痛。头晕耳鸣腰酸无力,溲黄而少。

8.1.2.2 治法

滋养肺肾,生津润燥。

8.1.2.3 方药

可用百合固金汤加减治疗[3]:方中以百合、二地滋养肺肾为主药,麦冬助百合以润肺生津,玄参助二地以滋肾清热,为辅佐药;当归、芍药养血和阴、贝母桔梗清肺利咽喉,为使药;合而用之,使阴液充足,肺肾得养,则虚火自降,诸症自愈[3]

百合固金汤(汪昂医方集解》)加减处方:太子参15克,生地黄15克,麦冬15克,百合15克,白芍15克,玄参15克,桔梗12克,白芷10克,甘草6克。水煎服。若鼻涕腥秽,鼻气秽臭者,可选加桑白皮12克、黄芩12克、冬瓜仁15克。妇女月经期症状加重者,加泽兰12克、川草10克、五灵脂10克。

8.1.2.4 中成药

知柏地黄丸,口服,每次6~9克,每日2次。

8.1.3 脾气虚

鼻槁·脾气虚证(withered nose with spleen qi deficiency pattern)是指脾气虚弱,以鼻内干燥,鼻涕黄绿腥臭,头痛头昏,嗅觉减退,鼻黏膜色淡,干萎较甚,鼻腔宽大,涕痂积留,伴纳差腹胀、倦怠乏力、面色萎黄,脉缓弱等为常见症的鼻槁证候[4]

8.1.3.1 症状

鼻内干燥,鼻涕如浆如酪,其色微黄浅绿,头痛头昏,嗅觉减退,鼻黏膜色淡,干萎较甚,鼻腔宽大,鼻气腥臭,涕痂积留,痂皮淡薄,患者食少腹胀、倦怠乏力少气大便时溏、面色萎黄,唇舌淡白,苔白,脉缓弱[4][3]

8.1.3.2 证候分析

脾气虚弱,气血生化不足,水谷精微不能上输,则鼻失濡养;肌膜干燥而色淡,脾虚湿停,郁而化热,湿热蒸灼,故鼻内肌膜萎缩、鼻痂黄绿色[3]

食少腹胀,便溏而疲乏少气,唇舌淡白为脾虚之证[3]

8.1.3.3 治法

补中益气养血润燥[3]

补益肺脾,行气逐邪。

8.1.3.4 方药

可选用补中益气汤[备注]补中益气汤(《脾胃论》(《李东垣医书十种》摘出)):黄芪炙甘草、党参、当归、陈皮升麻柴胡白术四物汤加减治疗:其中以补中益气汤健脾益气,升清降浊,培土生金,以四物汤养血活血,润燥生肌,二方合用,有健脾胃而升清阳生气血而润鼻燥之功[3]

对于一些顽固病例,长期治疗不效者,根据“久病多瘀”及“瘀血不去、新血不生”的理论,可适当运用活血化瘀之品如桃仁红花丹参赤芍丹皮水蛭虻虫等配入使用[3]

补中益气汤(李杲《脾胃论》(《李东垣医书十种》摘出)(《李东垣医书十种》摘出))加减处方:党参15克,黄芪15克,当归10克,白芍15克.白术10克,柴胡10克,升麻15克。水煎服。若鼻粘膜溃烂,鼻气腥臭较甚者,加黄柏12克、苦参12克。嗅觉失灵者.加苍耳子10克、辛夷花10克、白芍10克。鼻粘膜萎缩较甚者,加丹参15克、赤芍l5克、桃仁10克。

8.1.3.5 中成药

(1)补中益气丸,口服,每次6~10克,每日3次。

(2)参苓白术散(丸、胶囊),口服,散剂或水泛丸每次6克,每日2次.胶囊每次3粒,每日3次。

8.2 外治法

8.2.1 滴鼻

宜用滋养润燥药物,可选用苁蓉滴鼻液[备注]苁蓉滴鼻液(经验方):肉苁蓉、羊藿叶、当归、桂枝、黄芪各300 g,煎水两次,浓缩成浸膏,加石蜡油500 ml,混合。蜂蜜芝麻油加冰片少许滴鼻,每日2~3次[3]

8.2.2 洗鼻

可用石蜡油、复方薄荷油清鱼肝油滴鼻,也可用蜜糖、将暖生理盐水或暖开水盛于碗盆内,嘱病人低头由鼻将芝麻油加冰片少许滴鼻。水吸入,经口吐出,反复多次,可洗净鼻内痂皮及脓涕。每天洗 1~2次,洗涤后再滴药液,效果更佳。

8.2.3 吹鼻

鱼脑石散[备注]鱼脑石散(经验方):鱼脑石粉9g、冰片0.9g、辛夷花6g、细辛3g,共为细末。吹鼻,每日2~3次[3]

8.3 针灸疗法

8.3.1 针刺

取穴:取迎香禾髎素髎足三里肺俞脾俞等穴[3]

刺灸法:每次2~3穴,中弱刺激留针10~15 min,每日一次[3]

8.3.2 艾灸

取穴:百会、足三里、迎香、肺俞等穴[3]

刺灸法:悬灸至局部发热,出现红晕为止,每日或隔日一次[3]

8.3.3 迎香穴埋线

鼻部周围按一般外科原则消毒,铺小孔巾,在迎香穴位外局部注射1%普鲁卡因,每侧1~2 ml,用带有肠线的三角缝合针穿过穴位内,剪去露出皮肤外面的线头。如有出血,可稍压迫止血,不必包扎。如有线头露出,容易引起感染,或使整条肠线脱落。[3]

8.4 食疗

(1)黑芝麻适量拌糖,每天食适量。

(2)天冬、麦冬各10克,泡水代茶饮服。

(3)南杏桑白煲猪肺:南杏15~20克,桑白皮15克,猪肺约250克,煲汤饮用。

8.5 医案

续名医类案》卷十七:王执中母氏久病鼻干,有冷气,问诸医者,医者亦不晓,但云疾病去自愈。既而去亦不愈也。后因灸绝骨而渐愈。执中也常患此,偶绝骨微疼而著艾,鼻干亦失去,初不知是灸绝骨之力,后阕《备急千金要方》有此症,始知鼻干之去,因灸绝骨也。

《试用大蒜治疗萎缩性鼻毙的初步报告》:康××,男性,25岁,1955年7月20日入院。主诉:头痛、鼻塞、嗅觉消失,已有3年余,于1952年4月即有黄色水样鼻涕,以后渐成脓性并有臭味,1年后鼻内干燥,有时鼻出血,并有多量黄绿色痂皮。头痛以前额部夜间为重。嗅觉初期减退,以后消失。曾用过组织疗法,并内服核黄素,除自觉鼻腔通气较好外,无其他效果。检查:全身检查未见异常。局部情况有轻度鞍鼻,鼻粘膜呈暗灰色,中下鼻甲略有萎缩,前庭及鼻腔内有大块黄绿色痴皮附着,后鼻腔显著增大,可直视鼻咽部,中隔无显著病变。治疗经过;于7月25日开始大蒜制剂治疗,每日2次,大蒜油纱条填入鼻腔(将大蒜捣成糊状,压取其汁用消毒纱布过滤,与生理盐水配制成40%溶液,或与甘油配成50%溶撒),每次3~5 h,3日后,头疼减轻,鼻痂软化,易擤出,五日后嗅觉增强,可闻到苹果味,鼻出血停止。他觉检查:粘膜潮红,湿润、无鼻痴。两下鼻甲略现增大,通气良好,嗅觉近乎正常。住院18天出院。(摘自《中华耳鼻咽喉科杂志》1957年第2号)

9 鼻槁患者日常保健

(1)保持鼻窍清洁湿润,清除鼻内积涕或痂皮,禁用血管收缩剂滴鼻[3]

(2)防治全身慢性疾患,加强营养,多吃蔬菜、水果、动物肝脏、豆类等食物,少食辛辣炙煿燥热食物[3]

(3)锻炼身体,增强体质,预防感冒,积极防治各种急慢性鼻部疾病[3]

(4)改善工作环境,减少粉尘吸入,室内常洒水,保持空气湿润,在干燥或粉尘环境中工作,要戴口罩等[3]

10 参考资料

  1. ^ [1] 中医药学名词审定委员会. 中医药学名词(2004)[M].北京:科学出版社,2005.
  2. ^ [2] 李经纬等主编.中医大词典——2版[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4:1895.
  3. ^ [3] 王德鑑主编.中医耳鼻喉科学[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5:45-47.
  4. ^ [4] 中医药学名词审定委员会. 中医药学名词(2013)[M].北京:科学出版社,2014.

治疗鼻槁的穴位


治疗鼻槁的方剂


治疗鼻槁的中成药


鼻槁相关药物


古籍中的鼻槁


相关文献

开放分类:中医学中医病证名中医诊断学常见病方药治疗中医常见病常见病针灸治疗常见病艾灸疗法中医鼻科中医耳鼻喉科学鼻槁
词条鼻槁abababfengchui合作编辑,由sun进行审核
参与评价: ()

相关条目:

参与讨论
  • 评论总管
    2020/10/20 19:36:58 | #0
    欢迎您对鼻槁进行讨论。您发表的观点可以包括咨询、探讨、质疑、材料补充等学术性的内容。
    我们不欢迎的内容包括政治话题、广告、垃圾链接等。请您参与讨论时遵守中国相关法律法规。
抱歉,功能升级中,暂停讨论
特别提示:本文内容仅供初步参考,难免存在疏漏、错误等情况,请您核实后再引用。对于用药、诊疗等医学专业内容,建议您直接咨询医生,以免错误用药或延误病情,本站内容不构成对您的任何建议、指导。

本页最后修订于 2019年12月20日 星期五 15:02:54 (GMT+08:00)
关于医学百科 | 隐私政策 | 免责声明
京ICP备13001845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非经营性-2018-029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1302001366号